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0章:女徒弟(上)
    牛二娘说完了也意识到她对一位高高在上的钦差大人直呼其名是非常无礼的举动了,赶忙又要伏下身去跪拜。

    杨怀仁立即伸出双手虚扶了下,示意她赶紧起来,他又怕自己的名头吓坏了这个小丫头,便尽力让自己显得平易近人一点,和蔼地答道,“是啊,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杨怀仁,如假包换。不过嘛,厨神二字是人家的玩笑之语,我就实在不敢当了。”

    牛二娘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用一种质朴的目光盯着杨怀仁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忽然又觉得这样看人家也不好,可目光一直时间又不知道往哪里放,便斜眼看向了门外。

    门外的围观百姓们已经渐渐散去,只剩下几个临近的店铺里的人,装作做着手里的活计,眼神却远远的向面馆里张望,想看清楚传说中的杨怀仁到底长了个什么样。

    杨怀仁见门外占了一队护卫,阻止无关人等进门,以为是牛二娘怪他们当了大门耽误了牛记牛肉面馆的生意,便安慰道,“你家面馆里今天让赵四和雷双庆他们一闹,怕是也做不了生意了。”

    他又看了一眼店里的情况,忽然愧疚地说,“哎呀,这事也怪我,刚才判了半天,竟然忘记让他们陪钱了,你看我糊涂不,平时一点亏不肯吃的主,如今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牛二娘忽然觉得眼前这个钦差大人非常有意思,明明是个大人物,对待那些恶人生气起来的样子也确实令人心生畏惧,可对待像她一样的老百姓的时候,却又和蔼可亲,完全没有一个当官的人的架子。

    她咬着嘴唇低头沉思,似是心里有话要说出来,可是又觉得眼前这个人毕竟是个钦差大人,好像是活在云里雾里的人物一般,和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觉得这话说出来显得又太过唐突。

    杨怀仁察觉到了这一点,便问道,“牛二娘你可是有话要说?尽管说好了,不要把我当做一个什么钦差大人,其实我和你平时见的普通老百姓,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也是吃喝拉撒便过了一天的。”

    这时天霸弟弟不自觉的捂着肚子皱起了眉头,被牛二娘看在了眼里。

    “这位大个子哥哥,可是肚子不舒服?”

    天霸弟弟以为她误会他吃了他家的牛肉面肚子疼了,便笑呵呵道,“不是的,你家牛肉面挺好的。是我……”

    小七这时抢了话道,“是他饿了。你是不知道,这一位可是御封的‘大胃王’,刚才他点的二十碗牛肉面都没上齐呢,就被那几个泼皮闹事给搅和了,这位大胃王才吃了十来碗面,根本没吃饱。”

    牛二娘立即重新整了整围裙,“那奴家立即给这位官人去再做些牛肉面出来。”

    牛大似乎非常懂他妹子的心思,便拦住了她道,“你陪大人说话,哥哥去下面。”

    说完牛大非常知礼的躬身对杨怀仁行了礼,转身便要去后厨里下面,天霸弟弟这下心里不好意思了,人家店里刚刚遭了难,如今人家还要照顾他的肚子,他紧跟着牛大也去了厨房,嘴里说着,“那我来给你打下手帮忙吧。”

    小七也是感觉到这个牛二娘有什么话要对杨怀仁说,也许是当着太多人的面不好说出口,便也学着他的样子摸了摸肚子,“方才我也好像没太吃饱,我也去帮忙。”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了杨怀仁、兰若心和牛二娘三人。兰若心同样作为女人,比牛二娘只大了一岁的样子,便走到她身边,推着她并和她一起坐在了一条长凳上,“妹子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他不给你做主,姐姐给你做主。”

    牛二娘还是弓着身子跟个虾米似的有些害羞,毕竟她是个寻常的小老百姓,跟一个钦差大人有些话要说,总是有压力,会感到紧张不安的。

    杨怀仁逗趣道,“你要是有话说就是了,不用害羞,你要是不说,那我可也要去后厨里帮忙了?”

    说着他也作势要站起来,牛二娘这才急切地说道,“我……我想拜你为师……只不过……是我痴心妄想了……”

    杨怀仁没料想她扭扭捏捏了半天,只是支支吾吾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其实收徒这种事,杨怀仁并不拒绝,只不过他从来不讲究那些繁琐的收徒仪式,所以最初收了羊乐天这个大徒弟之后,像何之韵原来山寨了来的半大孩子们,还有后来莲儿从人牙子手里陆陆续续赎买回来的孩子里,又收了很多徒弟。

    对杨怀仁来说,他也不计较什么师徒的名分,只要是有人愿意跟他学厨,他也愿意教授些他的厨艺知识给他们。

    直到后来他投入二十万贯钱建设庖厨学院,也是要把他所学的后世的相对先进、完善和成体系的厨艺知识传授给更多的人,并愿意让他们帮助他传承下去,让广大的大宋百姓能够吃到更多的美食。

    只不过主动要求拜师学艺的女孩子,他还是头一次见。其实在当时有很多出名的厨子都是女性,只不过她们很少抛头露面走到前台来,所以很多人不知道罢了。

    杨怀仁走进牛记牛肉面馆,从吃到第一口面的时候,便意识到了这家面馆的厨子并不一般,能把他的随园牛肉面模仿到九成像的地步,起码比起京城里那些所谓的名师大厨山寨的牛肉面可强太多了。

    等他知道这个他心中欣赏的厨子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的时候,也许是厨子之间有那么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心有灵犀吧,杨怀仁便知道这个丫头在厨艺方面是有过人的天赋的,他们之间,必定会有更多的故事。

    收她为徒,说来也不算什么难事,不过杨怀仁也明白,一个女子做了厨师,在这个年代也意味着她会失去一个正常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有的东西。

    “牛二娘,你真是这么想的?”

    牛二娘忽然抬起头来,眼神里充满了渴望似的,紧咬着牙,用力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