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捣乱的客人(中)
    铁香玉在一边摇头道,“还说我捣乱,好像你这样买东西的,才是真正的捣乱。”

    这话根本不用杨怀仁反驳,绸缎庄的掌柜早就笑开了花,“哎,这要是捣乱的话,那我天天盼着这样的客人来捣乱呢。”

    因为杨怀仁支付的可是真金白银,上千两银子转眼间花了出去,他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成车买的蜀锦,自然让店家给送回去,一行人还要去大慈寺里拜佛,但寺院里香火旺盛,特别是今天这个庙会的大日子,人是一点也不比门外的少。

    杨怀然既然不想表露了身份,那就只有当一般的香客,可一般的香客烧香拜佛是可以的,拉住人家一个忙坏了的和尚问东问西,人家就不乐意搭理你了。

    又花了足够的香火钱,才见到人家一点笑脸儿,但一听杨怀仁只不过是来打听礼仪的,并不是诚信来拜佛的,人家又不乐意了,看着倒出来的茶水,好像都不舍得了一般。

    杨怀仁心说你不乐意,我还不乐意呢,你们出家人不是讲究四大皆空嘛,你管我来你家寺院里是干什么的呢?

    然后……就被人家礼貌的请出去了。杨怀仁嘀嘀咕咕地暗骂,“你这样的出家人,和人家唐僧和尚和差得远了,人家起码不是看钱看人下菜碟的!”

    兰若心想劝,却又觉得这一次是杨怀仁有点小题大做了,铁香玉在一边瞧热闹似的幽幽道,“其实都是你自找的,你明天换了你的官府再来一趟,一分钱不用拿,想知道什么事情,恐怕他们都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吧?”

    话是有点尖酸,可说到了问题所在。杨怀仁便发觉铁香玉这人和兰若心的不同之处了。

    同样是江湖中的侠女似的人物,又同样在各自的门派里有极高的地位,年龄其实也差不了很多,可兰若心只不过是心中要强,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而铁香玉也是要强,也许还没做到,但她看问题很透彻。

    确实是杨怀仁自找的,他的原意里也许是不愿意做事太高调,太抛头露面了,更不愿意因为他来到了成都,因为本地官员的折腾而劳民伤财。

    所以如果你想像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样的活着,就注定了要遇到老百姓会遇到的事情,也能体会到百姓的真实生活状态。

    铁香玉看着杨怀仁好似在思考了些什么,便又问道,“你会改变本心吗?”

    杨怀仁不喜欢这种被看透了的感觉,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回答了她的问题,还是在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态度确实是有点捣乱了。

    出家人四大皆空是真实的,看人或者看钱下菜碟也是真实的,所以想活的真实,就得接受这些矛盾的存在着的人和事,保持自己的良好心态,继续前行。

    不过杨怀仁还是说了另一句话,“愿意思考的人,自然受益良多。”

    铁香玉也搞不清楚这话是不是说给她听的,但是她明白杨怀仁的意思了,点头微笑了一下,能被人听懂了自己话中的意思,的确是件难得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有种难以言明的默契,不一定非得是最亲近的人。但有默契,不代表要把这个人变成自己最亲近的人,默契和感情,是两回事。

    你懂我,很好,但太懂我,让我没有秘密了,就不那么好了,这是个很难说得清的问题。

    杨怀仁还分得清和铁香玉的关系,一句两句说到你心里最深层次的话,也许只是一个插曲,但并不是你最想听到的主旋律。

    天霸弟弟和杨怀仁之间的默契就简单和纯粹的多,天霸弟弟一个眼神,杨怀仁便知道他又饿了。

    庙会上小食不少,可总难填饱肚子,一顿正餐,才是每一个寻常的日子里必不可少的那部分。

    向东走到解玉溪边,便是成都府最大的酒楼云锦楼了。说云锦楼大,除了规模之外,更重视的应该是它的名气。

    走到云锦楼前,正门前最显眼的位置上,挂的并不是云锦楼的招牌,而是一句话——“川味第一家”。

    话很简单,却霸气到家。入川之后杨怀仁便听过不少传说,特别是有关饮食的,不管故事的长短,杨怀仁总是会听得津津有味的。

    而关于云锦楼的传说里,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巧妙情节,而是被那些游玩过成都府的文人墨客们渲染得成了当地人闲暇里摆龙门阵的必须话题。

    文人们来到成都府,总不忘去大慈寺里观摩唐代诸位大画师的精妙壁画,赞叹过了之后,是一定要来云锦楼登楼饮酒的,也总要做些自以为会传世的诗作出来。

    杨怀仁不会作诗,只会背诗,若是拿出旁人作得绝妙诗词去云锦楼里显摆一番,自然是会留下一段文坛里传扬的佳话的,但盗人诗作,哪怕那位大诗人如今还没有出生,杨怀仁还是觉得跟挖了人家祖坟一般不合适。

    那就不如老老实实吃饭,享受一下这个年代的川菜美味,起码不枉费他来了一趟成都。

    云锦楼的朱梁碧栋,也许好京城里他曾经见识过的许多大酒楼差不太多,但步入楼内,便是别有洞天了。

    无论是建筑的格局,还是内部的构造和摆设,都有一种透露着文雅的大气,磅礴却又不失温婉,便是接待得了贵宾,同样也让文人墨客们趋之若鹜。

    要一边吃着美食,一边欣赏江边的竹林美景,自然是要登上五楼的最高顶的,但杨怀仁不知为何却被店里的小二给拦了下来。

    “这位客官,本店的一楼便有座,不如小底给你寻个靠窗的位置?”

    杨怀仁心道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不像是个有钱人的样子?便摆了摆手道,“我要登楼,不差钱。”

    小二客气地一笑,“那便请几位客官二楼的雅间就坐。”

    “二楼?”

    杨怀仁打趣道,“二楼能看到什么风景?我要上五楼,我再说一次,不差钱。”

    不料小二还是不肯让路,依旧笑眯眯地道,“几位客官,实在是抱歉了,本店三楼以上,只招待特殊的客人?”

    杨怀仁这下是真不开心了,心说你觉得我不够特殊是吧?那我不光要做个特殊的客人,还要做个捣乱的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