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水煮白菜(下)
    杨怀仁按理也该自我介绍一下,可他又不能暴露了身份,便随意地说道,“在下是个来成都府游玩的书生,这几位都是与在下同行的好朋友。”

    出门在外,有些时候对陌生的人不会报出姓氏名谁和家门出身来,也是一种出门在外的人对自己的保护,所以老人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各自有各自的苦衷。

    “方才听你的这位兄弟说你会煮水煮白菜,不知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那老夫还真是想向小官人请教请教了。”

    杨怀仁也不好对一位八十来岁的老人扯谎,只好瞒下必要的情况,把剩下的实话实说,“您还真猜到了,其实小子也懂一些皮毛的厨艺,不过这道水煮白菜,小子也只是见过别人做过一次而已,并没有真正吃过,也实在谈不上是会做。”

    “哦?”

    老人惊奇地问道,“小怪人此话当真?不知能否告知老夫,你是见过谁做过这道水煮白菜呢?”

    杨怀仁自然不能说是看过他老爹做过,只好含蓄地撒了个小谎,“那个,是我见过我师父做过一次,做给一个友人吃的。所以我才说我曾经见过,却没有吃过。”

    老人的脸色忽然变得很激动,“不知小官人的师父是?”

    杨怀仁不敢再说下去了,只好立即停止了这个话题,“小子的师父早已看破了红尘,隐居云海茫山之中了,而且还曾经告诉过小子,师父不再出世,名讳也不许讲于人前,所以……还请老公公见谅,小子实在不便透露。”

    老人有点失望,不过还是理解了一位隐居高人的淡泊,接着说道,“那老夫有个不情之请,小官人能不能跟老夫去云锦楼的后厨里,根据你当时的记忆,看看是否能试着做一下这道水煮白菜呢?”

    面对着老人殷切的眼光,杨怀仁也不好拒绝了,心说自己找的事,最终还是落在了自己的头上,这下看来是躲不过了。

    “这……那我就试试吧。”

    说罢老人脸上立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竟猛地站起身来,伸手挽了杨怀仁的胳膊,便要拉着他去云锦楼的后厨,杨怀仁也只得跟着老人的步伐慢慢的站起来跟着走,兰若心和天霸弟弟也一脸好奇地跟了上来。

    罗掌柜的和付大厨自然知道师父心中所想,便立即在前边引路,同时又派人去后厨做准备。

    陈大厨上了年纪,腿脚总是有些不灵便,虽然心里急,步子却急不得,只能迈着小步缓慢的移动,也许是怕气氛尴尬,便聊起了这道水煮白菜的由来。

    “我们蜀地土生土长的人,生性就热情,小官人不要见怪。自先秦时候的百姓,骨子里便有这种与生俱来的热烈了。

    若是家里来了尊贵的客人,而家里又穷得没法用大鱼大肉招呼客人的时候,便只能说给客人烧些水喝。

    不过这烧水,也不是真的烧水,而是点了灶,用白水给客人煮一个自家老母鸡下的鸡蛋。

    蜀地自古便产糖霜,家家户户里也不是稀罕物,便在这碗开水荷包蛋里加上一些,最后在碗里剜上一块大大的猪油,便是他们接待客人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饭食了。

    我说这个,并不是自夸蜀地百姓至诚的待客之道,而是想说,就是这样的性格之下,才产生了那道传说中能代表川菜最高技艺的水煮白菜。

    既然川地的百姓说烧开水都不是真正的烧开水,那么老夫年轻的时候便想到了,这一道水煮白菜,也并不是用真正的‘水’去煮白菜,而是用了特殊的处理方法,让‘水’变得美味。”

    说道这里,杨怀仁心中也觉得这个陈大厨并不一般,能想到这一点,便是猜到了水煮白菜这道菜的奥秘的皮毛了。

    菜名叫水煮白菜,白菜自然不必多说,是这道菜的主料,而煮,是说了做这道菜最主要的手法,而水,就不能简单的理解为寻常意义的热水了。

    要是那么理解的话,永远都做不出这道水煮白菜来,杨怀仁在后世的经历,便说明了这一点。

    水煮白菜,在后世其实有两个完全不同的含义。第一个含义,便是被人们提到水煮白菜这个菜名便想到的最简单的印象,清水煮白菜。

    而后世也确实有这样的菜,饭馆里常见的醋溜白菜,最后一个步骤换成了用水煮的话,那么做出来的就是一碗酸味汤汁的水煮白菜。

    这道菜作为开胃菜,确实也被很多人喜欢,吃大鱼大肉之前,先来一份水煮白菜,酸酸脆脆吃上几口,既清心又开胃。

    后来不知道怎么传扬的,很多要减肥的女性朋友们,把这道菜猛加了醋,便成了一道不那么可口,却能起到减肥效果的菜式。

    水煮白菜减肥法,也确实让很多肥胖的,或者害怕发胖的女性朋友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苗条身段,不过把自己当兔子养,天天吃这样的菜,也真是为难了她们。

    而水煮白菜的另一个含义,便是传说中的川菜第一菜了,因为大家都这么说,所以也没有人怀疑过,水煮白菜和后世寻常的川菜无论是口味还是烹饪手法上,都是具有天壤之别的,但这道菜,确实是最能代表一个川菜厨子的最高技艺的正宗的川菜。

    其实这道菜发展到一个相对完善的程度,也是到了清末的时候了,川菜厨子进了御厨房,结合其他菜系的特点,把这道水煮白菜不断改善,达到了至臻完美的境界。

    很多人认为川菜口味太重,上不了席面,但是以水煮白菜为代表的精致川菜,照样成了后来国宴上的常客。

    有很多有趣的国宴小故事里,那些外宾们见了中国的国宴上还有一道简单的白菜,起先以为中国人太寒酸,竟然拿普通的煮白菜来应付贵宾。

    但当他们尝过了这道菜之后,才真正明白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一道看似普普通通又简简单单的煮白菜,却让他们懂得了中国人自古就有的一种含蓄,简单和平凡之中,却包含着更深刻的内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