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厨艺宗师
    杨怀仁还未答话,陈大厨先笑逐颜开了,“你兄弟既然喜欢,再来一盅也无妨,锅中还有高汤,还可以再做一些的。

    对了,还有小官人的三位友人,应该在院子里也呆得烦了,这会儿水煮白菜也做出来了,不如也拿去给他们尝尝这道绝世的美味。

    至于最后一份嘛,”老头转着眼珠子想了想,又用一种柔和的目光看向了罗掌柜和付大厨,“你们师兄弟也曾经为了这道菜废寝忘食苦恼了好久,这一份你们两个端出去给你们的几位师弟也尝一尝罢。”

    “多谢师父。”

    二人行了礼,找了一个托盘把剩余的四盅水煮白菜放了上去,这才告辞退了出去。

    天霸弟弟自然笑呵呵地做贼似的伸手把另一盅水煮白菜端了过去,这次也学机灵了,也学会了陈大厨的样子,一点一点的品位起来。

    等小厨房里就剩下三个人的时候,陈大厨才挽着杨怀仁的手,示意他坐下说话。

    杨怀仁也没多想,便顺着老头的意思坐在了椅子上,不了他刚坐定,老头却突然在他面前整了整衣袍,竟行了一个工工整整的跪拜礼。

    杨怀仁根本没想到老头为何会行如此大礼,吓得他忙跳起来去扶了老头起来,口中讶异道,“老公公,这如何使得?”

    陈大厨愧疚地笑了笑,“杨郡公莅临小店,老夫不能倒履相迎也便罢了,还支使钦差大人给老夫做菜,真是罪该万死。”

    杨怀仁的身份暴露了,他都不知道是他哪里做的不谨慎露了馅儿,只得苦笑着说道,“老公公言重了。”

    天霸弟弟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一口汤没咽下去,差点喷了出来,可想想这高汤味道实在鲜美,吐出来就可惜了,于是便下意识的使劲闭着嘴巴,腮帮子鼓的圆滚滚的,双颊憋得通红,那样子倒是十分有趣。

    杨怀仁把陈大厨扶着坐稳了,从桌上拿过茶壶来倒了三杯,先敬了一杯给陈大厨,又送了一杯到天霸弟弟手里,才说道,“是小子过意不去,在老公公面前扯了谎了,不过小子这次出来确实是游玩成都府的,是不是官身,并不重要。”

    “好好好!”

    老头儿又连说了三个好字,慈祥地笑着,“小官人的大名,老夫其实早有耳闻。若是放在以前,以老夫的脾气,是如何也不相信一个不到二十的娃娃儿,能成为一个人们口中竞相传扬的所谓‘少年厨神’的。【】

    不过这次看来,是老夫狗眼看人低了,小官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无论厨艺还是人品,都达到了宗师的境界,老夫是打心底里佩服得紧呢。”

    “哎呀,什么宗师不宗师的,老公公这话真是折煞小子了,小子可不敢当。”

    杨怀仁心想自己从来没想过成为什么宗师,下厨做菜,也不过是如今的爱好罢了,而追根究底的原因,也许只不过是为了方便满足自己的口舌之欲罢了。

    陈大厨摆摆手,“小官人莫谦逊了,老夫这么说,并不是信口胡诌,或者是为了说些好听的话奉承小官人。

    老夫年过八十了,也没有什么好巴结的人物,说出那样的话来,是真的心中敬佩小官人的厨艺和人品。

    厨艺自然不必老夫多说,这一道水煮白菜,是早已失传多年的川菜第一菜,别说老夫和老夫的徒子徒孙们了,就是老夫的师父和师祖,当年费劲了心神,也没有做出来过。

    可小官人只不过是从尊师那里见过了一回,便能烹制出来,还制作的如此完美,这样的天赋,这样的神乎其技,老夫自负厨艺在成都府无出其右者,却也只能望小官人项背。

    所以说小官人的厨艺之精湛,下厨手法之精妙,这天底下老夫想来也只有南北厨神两位神厨能与之相比了,如果小官人不敢自认是厨艺界的宗师,那么天下还真没有人还认这样的名头了。

    如此想来,小官人被嘉王爷成为少年厨神,还真是一点儿也不为过,不仅如此,眼下南北两位厨神相继消失于人世间,那么这世上唯一还能被称作厨神的,非小官人莫属。”

    杨怀仁被老头儿夸的心里乐开了花,连天霸弟弟也因为有个老头这么夸他仁哥儿而沾沾自喜。

    不过杨怀仁还是谦逊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并不是他故作清高,而是他心里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他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也并非在厨艺上就比当时的著名大厨和像南北厨神那样真正的厨艺大师们那么绝妙和精深,而是在于他见多识广。

    厨艺的发展历经数千年,整个发展过程中,因为年代的不同,战乱的年代自然发展迟缓,和平昌盛的年代自然发展迅速,所以整个发展的历程是艰辛的。

    但是越是往后,越是靠近近现代的时候,这种发展就越是迅速,随着科学的进步,随着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越来越详尽,一个厨子对于食材,对于调味的理解,也越来越清晰而深刻。

    古法做菜,还是停留在考验食材,考验一个厨子的刀工火候等技艺的层次上,而到了后世,除了这些之外,还发展出了融合了很多科技的新型厨艺,像分子料理这种食物都开始渐渐普及了,人们可以更多的享受到用科技直接提炼的美味。

    杨怀仁在古代人眼里的精湛厨艺,也不过是因为他的技法,是历经了千年发展之后,不断改进和完善之后才有了一套更科学的厨艺技艺罢了。

    再加上杨怀仁的家庭环境和从小的成长历程,还有他与生俱来的一点点的天赋,便早就了如今的他,当这种由于各种原因融合在一起的厨艺被表现出来的时候,难免古人见了便惊为天人了。

    陈大厨似乎对杨怀仁一再的谦逊表现出了一种非常满意,又非常欣赏的态度。

    “小官人,你以为老夫这么说,只是简简单单因为见识了你的厨艺吗?”

    老头儿也摇了摇头笑道,“老夫敬佩的,除了小官人高深的厨艺之外,更难得的是小官人对食物理解的境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