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美味的三重境界
    ,!

    “这天底下每个人都喜欢美食,追逐享受美食,但却不知道,美食,也是有它独有的境界的。”

    “哦?”

    杨怀仁听陈大厨这个老头竟然把美食也分出了三种境界来,那种感觉好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知音一样,便笑着问道,“不知是哪三种境界呢?”

    陈大厨似乎也有和他一样的感觉,淡淡的笑意里透露出一种骨子里对杨怀仁的欣赏和相惜之意,“难道小官人也这样的想法?那不如让老夫先卖弄一番,看一看是否和小官人心中所想相同呢?”

    杨怀仁笑而不语,只是轻轻颔首,陈大厨便说道,“美食的第一重境界,自然是美味。人活于世,复杂的东西太多,可最简单的便是吃喝拉撒睡,这吃是第一位的。

    既然要吃,那不如追求好吃的东西,这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想法,普通的百姓们也许没有充足的财力和条件,去享受不同的美食,但是根据他们所拥有的,材料或者调味料,也要想尽了办法,去把最简单的食材做出鲜美的味道来。”

    杨怀仁接话道,“不错,这是人的一种本能,也正是这种本能,催生了我们厨子这个职业的诞生。老公公,您继续说。”

    陈大厨点点头,“嗯,有了厨子这个行业,才有了相对专门的人去做专门的事,也造就了更多的美食,所以这第二重境界,便是除了享受美食之外,还能创造美食。

    只会享受美食,却不会创造美食,到最后也就没法享受到美食了。这世上最好吃的美食,无论是皇帝吃的,还是哪个地位高的人吃的,都少不了厨子做出来,而厨子,便是那第一个享受了这道美食的人。

    会吃,又会做,便是意味着一个人懂得享受美味的同时,又懂得这道美味是如何来的,知道用不同的方法出处理食材,用不同配方的调味或者火候,做出来的食物的味道是有天壤之别的。

    所以说懂得美味产生的过程,更能够亲手去制作一道美食,便是美食的第二重境界了。”

    杨怀仁很开心有个在食物上和自己理解非常相似的前辈,好像遇到了一个同好一种美食的人一般。

    陈大厨顿了顿,“前边的两重境界,其实并不难做到,只要肯下功夫,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也是能做到的,并不一定非得是一个专门从事这个行业的人。

    但是第三重境界,便是在享受美食或者创造美食的过程中,理解到食物的内涵,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包括很多自称是美食家或者大厨的人。”

    知音就是知音,能说道这一点的,陈大厨是这世上是杨怀仁遇到的第一个人,因为很多人只是吃过了全国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的美食,便自称是美食家,其实他们顶多是个见多识广的食客罢了。

    美食家,既然是家,那么他是有足够的思想深度,能理解一道食物的文化内涵的,食物的历史,发展的历程,期间的变化和不断的完善,以及各种小故事小趣事,是和食物融合在一起,并赋予了食物人文情怀的。

    享受美食,除了品位食物的鲜美味道,更重要的是享受它的文化内涵和人文情怀,把自己置身于其中,那种快乐和满足感,是除了美味之外更大的一种享受。

    就像看一部电影,听一首歌,读一本书,除了享受宏大的场面,优美的旋律,激荡的情节,还要去享受它内在的东西,那种也许在一瞬间,悄悄拨动了你心灵深处那一根柔软的心弦的那一种感觉。

    看完了听完了,不光是视觉和听觉上有了一种美好的享受,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而且能在以后的岁月之中成了你珍惜的一段宝贵记忆,每一次想起来,都让你感到整个人的状态达到了升华。

    进而这部电影,歌曲或者书影响了你,让你变得更好,更有内涵,成为一个有品位有思想,值得别人欣赏和敬佩的人。

    陈大厨指了指那个吃完了的汤盅,“就像小官人刚刚制作的这道水煮白菜,论味道,它就是不仅仅是川菜中的极品,也是所有菜式中的精品。

    但是除了味道之外,小官人的整个制作过程,每一步都让老夫感到惊叹,方才老夫不表现出来,不道出老夫早已猜到了小官人的身份,便是不想打破了你享受这个过程。

    就说老夫那两位徒儿,他们这一次也是见识了整个水煮白菜的过程了,难道他们下一次就能自己做出来吗?

    老夫看很难,也许能做出来八成像,但是很难很难做出来和小官人一样的味道,因为他们的厨艺和小官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差距,并不是说华丽的刀工,或者对火候的掌握,而是对这道菜的理解,制作这道菜的时候心中所想的这道菜内在的东西,他们暂时还是达不到的。

    假如把这道菜拿出去卖,无论是什么人,美食家也好,富贵的人也好,他们享受了这道美味,也还是不理解水煮白菜的内核是什么。”

    杨怀仁忽然想到了一句话,不知觉之间竟然和陈大厨异口同声说了出来,“吃鸡不见鸡,吃鸭不见鸭……”

    一老一少感受到了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忽然对视着大笑起来。

    “呵呵,”老头儿笑道,“水煮白菜乍一看是到素菜,眼睛里看到的只有清汤寡水和最简单最常见的白菜,可是它却是一道不见半点油腥的荤菜。

    这道菜的高明之处,便在于菜名叫水煮白菜,可味道却是鸡鸭猪牛肉里边的精华,通过一种繁琐和复杂的处理方式,把这些美味的精华从肉里转移到了‘水’中,在用这样的‘水’去煮了最寻常的白菜,便是这道菜的文化内涵了。

    我们汉人,最讲究的就是外在不张扬,内在包罗万象,外表平凡和内里乾坤之间,一种不同的味道精华之间相互的调和和融合,便是我们汉人精神追求的极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