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鬼村(上)
    ,!

    出成都府向南,过眉州和嘉州之后,便到了盆地的边缘,地势像一堵墙一样拔地而起似的,再向南便是一片群山了。

    大凉山便是这些群山里比较出名的一座,杨怀仁印象里后世从这里走出来好多歌手,不论是民族唱法还是流行唱法,好像这座山赋予了当地人一种天生的好声音。

    山路没有那么崎岖,不过进入了腊月里之后,山里显得格外的冷,雾气有时候到了临近中午还不肯散去,好似为这山还有山里人增加了不少神秘感。

    杨怀仁一行五人,依旧扮作了行脚的客商,两辆简陋的马车,便是所有的行装。

    大一点的马车在山路上走不开,只有信的马车才能在蜿蜒山路上行进,车棚小的可怜,勉强可以挤进去两个人,所以杨怀仁只得让兰若心和铁香玉两位女子在车棚里坐舒服了,他们三个男人赶车。

    路上人烟稀少,也许是就要走出大宋地界,或许是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少数民族散居的地区,杨怀仁并没有听到想象里从山间传来的悠扬山歌。

    享受不了美妙的音乐,想享受美食也是找不到地方,都说有路的地方就有人,就有供人歇脚的地方,可一路走来,出了百余里才能路过的零星市镇,小路上还真的没有茶摊或者小饭馆。

    杨怀仁也只能吃些随身带着的干粮和肉干,从林间的溪边取些清冽的泉水解渴,倒是偶尔能遇上几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老汉,可惜不知为何,他们见了生人都躲得远远的,等你走过去了,他们才从山林里出来继续赶路。

    雾还是没有散去,接着又下起了雨来。山雨细如丝,却没有让人觉得惬意的韵味,因为如丝的细雨是冷的,淋在人露在外边的脖颈上,那感觉像是一根冰针扎上去一样难受。

    于是山路变得泥泞起来,马儿也不愿意走了,任由天霸弟弟“吆哈”,才不情愿地走几步,大有尥蹶子的趋势。

    坐在另一侧的杨怀仁见状也只能无奈的叹气,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条通往山里的小路,他便伸着脖子望了望,对天霸弟弟和赶着另一辆车的小七喊道,“路上全是冰冷的泥水,马儿不肯走了,不如咱们顺着这条小路走进去看看。

    虽然是深山里,可既然有路,就说明路的另一头可能是个有人居住的村子,咱们休息一天,等雨停了再行不迟。”

    天霸弟弟瘪了瘪嘴,“唉,心姐儿说走大路的,是你不听,非说什么走什么捷径,顺便欣赏少数民族的风情,可这一路上啥风情也没见着……”

    “就你话多,难道你不觉得饿了吗?”

    天霸弟弟本来还没觉得,听杨怀仁这么一说,瞬间便觉得肚子里空荡荡的,想想实在不想啃干粮了,便摇着缰绳把马车引入了那条小路。

    又走了好一会儿工夫,雾气里终于显现出一个山谷间的小盆地来,盆地里开始出现了房子,确实如杨怀仁所说的,是一个彝族人的小村庄。

    村子不大,只有二三十座木制结构的简陋的房子建在北面山阳的一侧,而另一侧则开拓出了些水田,进了腊月里也没种东西,空荡荡地很是凄凉。

    村子里很奇怪的是没有人,也许是阴雨天天色黯淡的缘故,可那些房子里连一点灯火的光都没有,就让人觉得有点诡异了。

    天霸弟弟放缓了马车的速度,便让马儿自由地踱着步缓缓前行,等两辆马车走进了村子里,靠近了一座破旧的房子的时候,杨怀仁便从马车上跳下来,来到门前,“咚咚”地在木板门上敲了敲。

    “屋里有人吗?”

    杨怀仁稍等了一会儿,又敲了几下,“请问屋里有人吗?我们是过路的客商,如今山雨下得道路泥泞,便来这里借宿一宿。”

    屋里还是没有动静,杨怀仁心道难道自己走进了一个一个人都没有的**?他侧着脸把耳朵靠到门板上仔细地听了会儿,却被门板另一边的呼吸声吓了一跳。

    他心说这不屋里有喘气的嘛,那就不是**,可是这个村子的气氛真的太寂静了,让人忍不住觉得有点阴森森的。

    他又敲了敲门,用一种和气的语调又说道,“请里边的人打开门说话,我们不是坏人,是过路的客商,山路泥泞马儿不肯走了,才转到你们村子里来的,请你们给我们五个人腾一间屋子留宿一宿,我们给钱的。”

    屋里还是没动静,气氛越来越诡异了,小七谨慎地戒备起来,眼神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好像突然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跳出来一般。

    天霸弟弟性子急,走过来问道,“仁哥儿你确定屋里有人吗?”

    杨怀仁点点头,天霸弟弟气呼呼地道,“既然有人,那为何不给咱们开门?要咱们在外头淋雨,他们好看热闹吗?”

    说着他便要抬脚去把那扇破破烂烂的木板门给踹开,杨怀仁忙撸着他的蛮腰给拦了下来,“你干吗?你给人踹烂了大门,不怕人家全村的人出来揍你?”

    “怕他个球,老子快冻成个鸟了,这些鸟人还不给开门,是何道理?”

    不光天霸弟弟觉得没道理,杨怀仁这会儿也觉得事情太奇怪了,完全没有道理,进山之前听外头人说此地少数民族都非常淳朴热情的,就算见他们是外来的生人,谨慎小心一些是有必要的。

    但他都和和气气地敲了三次门了,也说明了缘由,还要给钱他们,可门后边明明就有人,为何却一直不肯开门呢?

    兰若心和铁香玉这会儿也走了过来,二人把两个男人拉到一边,也仔细地听了听屋里边的动静,然后兰若心竟然蹲下去,又轻轻地敲了两下,温柔的说道,“姐姐是好人,给姐姐开门好吗?外边太冷了。”

    杨怀仁觉得很好笑,兰若心的姿态好像是在哄一个孝子一般,可没等他笑出来,那扇他和陈天霸敲了半天都没打开的木门,忽然打开了一条两指宽的缝隙来,从那个阴暗的门缝里,露出了一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