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有鬼?
    ,!

    铁香玉这一路上一般很少说话的,但她一张嘴,总是要拿出一种话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来。

    不论她的身份是不是龙门镖局的总镖头,她终归是个古代的年轻女子,好奇心和迷信思想固然是有的,听了彝族老汉的说辞,她惊疑道:“难道……你们这山里真的……有鬼?”

    倒是天霸弟弟和小七听了铁香玉的话笑了出来,放以前他们也许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可跟在杨怀仁身边久了,杨怀仁潜移默化之间,通过讲故事侃大山的方式,不断地给他他们灌输了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让他们也开始相信了这世上是没有鬼魂这种东西存在的。

    “哪里来的鬼?别闹了。”

    天霸弟弟说话越来越有杨怀仁那种口气,“知道什么叫疑心生暗鬼吗?鬼这东西,都是从人心而生的,而这世上,原本是没有鬼的。”

    小七十分同意天霸弟弟的观点,符附和着点了点头,有点不怀好意的坏笑着接话道,“铁……姑娘武功高强,难不成还怕鬼不成?呵呵……”

    铁香玉扭过头来用犀利的眼神扎了小七一下,又转向了老汉,“就算出了意外,那么多人,总是能寻见一具两具尸首的,是不是那些进了山的人,没有一个能找到尸首?”

    年长汉子想了想,默默点了点头,铁香玉这下好像找到了证明自己观点的证据似的,“怎么样?你们对此有什么样的解释啊?一个人,是如何也不可能突然就消失不见了的,就算死了,也总要在这世上留下一副尸骨的。”

    “那不一定。”

    杨怀仁自然是站在陈天霸和小七这边的,“这世上是有很多事情没法靠常理来解释的,但是并不能因为如此,就用一些神啊鬼啊一类的歪理来解释。

    这个村子里发生的事情,也许是一些寻常非常罕见的自然现象,也或许是有其他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原因,但肯定不是像你说的,是闹鬼了之类的昏话。”

    铁香玉不屑地“切”了一声,“别人说出了个原因,你不承认,便用这种我听不懂的话来敷衍,实际上你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也是瞎说一通罢了。”

    杨怀仁笑了,接着又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的确是在瞎说,不过再怎么瞎说,也比她有鬼的言论更靠谱。

    但他更担忧的,是这个彝族村子的将来,村里没了青壮年,那就意味着没有了足够的劳动力去种植庄稼,收成会大幅减少,就代表他们将没有饭吃。

    也许将来这些孩子们总是会成长起来,但是如今呢?像这一对小姐弟一样的家庭村子里一定还有很多,今年也许还有存粮,那明年呢?

    “那……将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老汉被杨怀仁提到了他心中担忧的事情,脸色更凝重了,“别说将来了,今年,老汉都觉得村子里剩下的老人孩子都要过不下去了。”

    杨怀仁这才想起刚才那个少年竟然不要银子要那几个炊饼,还有那小姐弟俩面黄饥色的样子,忽然意识到看来他先前觉得村子里目前还有存粮的美好想法也是不太可能了。

    “村里……难道没有多余的存粮了吗?”

    老汉惨然地摇摇头,“不多了,都被兹莫……呃,也就是你们汉人称作的土司给收走了,如今剩下的,也是几个胆子大的偷偷藏起来的。

    虽然说村子里剩下的人还有一百来口子,可那点粮食要喂饱这一百来张嘴根本就不可能,老汉算来也就是这些人一个月的口粮,就算省吃俭用,顶多也就能应付两个月。

    可要明年能打了新粮食下来,最少还有半年多的时间,这剩下的四五个月,村里的老人和孩子们要靠什么活下去,老汉也发愁呢。”

    杨怀仁扬起头来想象了一下,这村子要熬过这一关,确实很难。

    都说靠山吃山,可这片山地,虽说有大片的林地,按说是不应该饿死人的,林子里能充饥的食物有很多,但林子里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谁也不知道,剩下的人又是老的老小的小,谁也不敢冒险再进到林子里去。

    杨怀仁很想帮助这个村子渡过这个难关,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给他们钱让他们去山外的汉人镇子上买回来些粮食不难,但要让这个村子重新恢复生机,那就不是这么简单能做到的事情了。

    所以,还是要从事情的根源上下手,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找到那些青壮年忽然间消失不见了的原因,也防止有更多的人遇上这样的情况。

    他想了一下,先要搞清楚的便是这个怪现象是个独立事件还是**,便开口问道,“老伯,这附近是不是还有你们彝人的村子?他们那里,是不是也遇上了这样被称作‘闹鬼’的事情?”

    老汉点点头,“山那边还有个我们彝人的村子,听他们村里人说,也是遇上类似的情况,虽然不如我们村子那么严重,但是还是有好几十个青壮劳力,进了山或者出了村,就再也没有回去。

    再远的地方,这种小村子还是很多的,具体的情况,老汉就不太清楚了,不敢乱说。”

    “那这些怪事,你们有没有告诉你们的兹莫?他属下领地的村民凭空消失了,也是他的损失,难道他不管吗?”

    说道这里老汉有点气愤,可又不太敢发作出来,他郁闷道,“我们早就跟兹莫禀报了,可是兹莫住在石头围起来的城里,他安全的很,所以他不管我们这些小村子的事情。”

    铁香玉又听不下去了,怒喝道,“什么?!收粮食的时候他怎么那么积极?到需要他的时候了,他就说不管了?”

    老汉一脸苦涩,“我们能有什么办法?人家生来是就是兹莫,那是人家的命,而我们曲诺和阿加,这就是命,唉……”

    杨怀仁皱着眉头冲铁香玉摆摆手示意她不要那么激动,不但不起一点儿作用,还白白勾起了人家老汉的伤心事。

    不过从这些话里,他也听明白了另一件事,这些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还保留着奴隶制社会的一些特点,比如所有的人,都是被划分了严格的等级和阶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