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不公平与公平
    杨怀仁早就知道,这些西南边地大山中生活的少数民族,还处于半封建半奴隶制的社会形态下,表现出来,就是他们还施行着等级森严的等级制度。

    兹莫,彝族语中是“权力”之意,也就是彝人之中被汉人叫做土司的一种最高的阶级了,简单点说,就是一个少数民族族群的领主阶层,世袭制的,被大宋朝廷承认的,并颁发了他所在领地的统治权力的证明文件,是认可他们的领主地位的。

    大宋朝廷里,其实很多人也是不同意这种奴隶制度的存在的,但是这些制度存在的地方大多都是些蛮荒边地和山区,天高皇帝远,大宋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治理,只得放任这些少数民族按照他们自有的制度去治理。

    而且不仅如此,临近他们领地的汉人地方官员,基本也不太敢干涉他们的内部事宜,只要他们不惹事,当官的也尽量不去和他们打交道。

    大凉山和小凉山这一大片地方,便有大大小小的兹莫有十几个之多,基本是按照民族或者血缘关系,以及继承的祖上的土地的区域来划分和分部的。

    诺和,彝族语中“主体”或者“主人”之意,汉人称作黑彝,是仅仅低于兹莫的第二个统治阶层,用汉人的意思去理解,便是拥有自主土地和生产资料的一群近似于贵族或富人的阶层。

    一个兹莫所属的领地可能很大,所以他会把领地分成若干的小块,然后委派这些跟他有血缘关系或者姻亲关系的诺和帮助他对领地内的人民进行有效的统治。

    曲诺,汉人称作白彝,是平民阶层,也是被统治阶层中的最高阶层,也是人口数量最多的一个阶层,超过彝人总人口的半数。

    曲诺有一定的人身自由,但是还是隶属于兹莫的一群百姓,每年要向兹莫缴纳税赋,还有服一定量的无偿劳役。

    阿加,彝族语意思是“门里门外的手足”,汉人称作“安家娃子”,人口数量占彝人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阿加就是一种奴隶阶层了,人身权利完全隶属于兹莫,但还是有一定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只是无偿为兹莫劳作。

    最低的阶层就是呷西了,意为“主子锅庄旁边的手足”,汉人称作“锅庄娃子”,是一种完全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阶层,主人可以任意处置他们,甚至包括生命。

    杨怀仁知道这是不公平的,但现状就是如此,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从彝族老汉口中话语判断的话,他们这个村子,应该就是曲诺和阿加居住的一个村子,兹莫和诺和只是让他们代为种植庄稼,只留给他们少量的收成维持生命而已,所以自从他们进村以来看到的穷苦景象,也就不难解释了。

    三个孩子把杨怀仁给他们的那一小包干粮收了起来,应该是见了那么细腻的食物,不太舍得立即吃掉,而是收藏起来一半,取了另一半切成了片,然后放置在一个粗陶制作的像是锅的东西上。

    他们把烧开了的陶壶换下来,又挂上了那个陶锅,就这样加热了那些干粮给杨怀仁他们吃,而他们则是取了碗挨个给客人倒水喝,却没有要一起吃的意思。

    兰若心问道,“怎么?你们怎么不坐下来一起吃?”

    两个男孩子明明直勾勾地望着那个陶锅中的炊饼,却装作听不见似的没有答话,小丫头咬着嘴唇答道,“你们是客人,你们先吃,我们过会儿再吃,也是一样的。”

    杨怀仁觉得这几个孩子真是心地善良,生活淳朴,但这却让杨怀仁越来越觉得他们太可怜了,几个炊饼,在他眼里就是最简陋的食物了,可这几个孩子,却当做了宝贝一样收藏起来。

    老汉不好意思道,“山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招待客人的东西了,还请几位客人不要介意。”

    杨怀仁把剩下那几包自制的点心和饼干取出来,塞到了小丫头怀里,嘴里叫着,“我介意,怎么不介意?

    我也知道你们节省,想留着一点一点的吃,可这不还有很多吃的东西嘛,我都送给你们,今天就让咱们大吃一顿好了,我来下厨!”

    说着他解开了一个装了饼干的包袱,抓出几块来硬塞到三个孩子手里,并扬着手示意他们尝尝。

    几个孩子请示似的看了看他们的外公,得到了应许的眼神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饼干放到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小口。

    面对陌生的食物,孩子们这样的举动也不算是奇怪,但是当他们把饼干吃到嘴里的时候,那种油味和甜味便让他们发自内心的露出了笑脸。

    “好吃吗?”

    杨怀仁笑着问道,“要是吃不惯,还有另一种点心,是咸味的。”

    三个孩子忙点点头,大孩子说道,“很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谢谢你,尊贵的客人。对了,这个好吃的东西,叫什么?”

    “叫饼干。”

    年长的老汉还是有些见识的,他望了望外孙女怀里的点心和饼干,虽然样子和他见过的不同,但他也认出了是汉人作为茶点吃的甜品,便问道,“几位客人,这些……是点心吗?”

    “对啊。”

    老汉听罢忽然伸手把外孙女拽了过来,把她怀里的几包点心和饼干拿了过来,从新又递回到杨怀仁面前,“几位客人,老汉虽然是山民,可也有些见识的,你们拿出来的这些点心,一定是非常贵的吧?你们还是拿回去自己吃吧,老汉代这三个孩子谢谢你们的好意。”

    杨怀仁是懂老汉的意思的,也许他们的生活很艰苦,又遇上了难以解决的巨大困难,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失去一个人应该有的人格和自尊,他们不需要施舍。

    杨怀仁想了想,“那个,这些东西就算是我们几个暂时留宿在这里的房钱,你看如何?”

    说着便又把那几个装了食物的包袱塞回到了小丫头的怀里,再抬头见老汉脸上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便又说道,“你们请我们几个住宿,我们请你们吃饭,这样最公平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