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6章:简陋的美食
    杨怀仁说要下厨,可等他真要下厨的时候,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就这个小家里,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门边上有些交不上名字的来的山野菜,杨怀仁不能确定味道,所以也不敢使用它们作为材料。

    而村里边剩余的粮食,就更不能动了,那是人家救命的粮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恐怕村民都不舍得吃。

    山上应该有些能吃的东西,可现在这样的天,也是没法出去寻找,而剩下的,也只有杨怀仁随身带来的一些干粮了,用这点东西,又要怎么下厨?

    铁香玉似是从杨怀仁的脸色上看出来他的难处,便说道,“算了吧,就这么凑合凑合就挺好,还下厨?你拿什么下厨?”

    杨怀仁必须承认这话有道理,但是有道理不代表他就一定要听。材料少,也不代表就不能转变食用它们的方式,让它们适合这样的环境。

    他对小丫头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撒,弟弟叫阿吉。”

    那个少年也抢着答道,“我叫曲沙,你可以叫我阿沙。”

    “嗯嗯,不错,你们的名字很好听。”

    杨怀仁呵呵笑着,心道之前三个孩子对他似乎还没有这么喜欢,看来是他给的点心和饼干起了作用,让孩子们对他不再防备着,而是当做了可以亲近和信任的人。

    他接着说道,“哥哥我想做点吃的给大家吃,不过眼下无论条件还是材料都不太好,而且我也不太熟悉你们家的用具,你们可以给我当助手,帮我的忙吗?”

    几个孩子毫无防备的点了点头,可点完了头,小丫头又说话了,“可是,家里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了,除了……”

    她指了指那一堆山野菜,“那些山菜怕客人们吃不习惯。”

    “是啊,”老汉接话道,“实在没东西招待,要是天色好,也许能从附近的林子里寻一些山蘑菇,再远的深林子里倒是有些野味,可惜现在去不了了。”

    杨怀仁笑了笑,“没关系的,咱们谁也不用出门,就利用现有的材料,我照样也能做一道大家都喜欢吃的菜出来。”

    老汉觉得杨怀仁这些人确实是好人,把在他眼里十分珍贵的汉人甜点都送给了他的孙子和外孙们,心里总是有些过意不去,便站起身来道,“不如我去讨一碗米来,总不能让你们饿着……”

    杨怀仁忙拉着他让他坐了回去,“真的不用,我很厉害的,特别会做饭,您坐着看就行,不用米的。”

    兰若心知道杨怀仁敢这么说,便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照他的厨艺水平,即便是材料再有限,也是有可能做出来一道美味的,便也跟着他劝老汉不必麻烦了。

    杨怀仁寻思着,这个家里看来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厨具,那个烧水的陶罐,还有热菜的陶锅,可能就是他们家里仅有的厨具了,而他也只能利用这些厨具,做一道大家都能吃到菜出来。

    这时候天色越来越暗了,明明还是下午,天色阴暗得却像是渐渐入了夜一般,不过好像听不见淅淅沥沥的雨声了,但情况更糟,雨滴在骤冷的空气里冻成了冰粒,小雨变成了小雪。

    山里的气候就是这样多变的,这种雪虽然不似北方冬天里的鹅毛大雪,却也很快就把整个大地漂染成了一片白色,山和树林便变得更加朦胧了,村子里还是死一样的寂静,让人不自觉地心里发冷。

    陶锅上干烤着的炊饼都烤硬了,杨怀仁是故意这样做的,把烧干的炊饼取下来,让天霸弟弟这个力气大的在案板上一压,便成了粗颗粒的熟面,再压碎上些干点心和饼干粉掺杂到里边,便有了咸味和甜味两种味道。

    加少许水把这些“面粉”从新和一下,可以制作成面疙瘩,如果下到锅里煮一下,所有人都能吃上一碗热乎乎的疙瘩汤。

    而疙瘩汤的汤,也是必须有味道的,那个简陋的陶锅是没法用来下面疙瘩的,只好把那个陶罐,临时充作了汤锅。

    陶罐里蓄上水,把肉干撕成干肉丝放进去,汤水便有了味道,罐子里水烧熟了,便可以下面疙瘩了。

    面疙瘩本来就是熟的,再稍微煮一下便可以食用,自身的甜味配合上肉干汤里的淡淡香味和咸味,这一罐子疙瘩汤虽然非常简陋,可也算是一道不错的美食了。

    从陶罐的出水口里冒出来的香气,还是让孩子们欢欣鼓舞起来,杨怀仁见面疙瘩都差不多熟了,便掀开盖子,先给三个孩子和老汉各舀了一碗。

    孩子们也很懂事,虽然口水都流出来了,可并没有因此失去了作为一个主人应有的礼仪,而是把先盛出来明显面疙瘩比较多的那几碗让出来给杨怀仁他们几个吃。

    天霸弟弟其实早就饿了,可这会儿见孩子们那么懂事,似乎让他想起来他当初吃不上饭饿肚子那会儿的光景来,也口口声声说着“哥哥不饿,你们先吃,罐子里还有。”

    饥饿,也确实不是杨怀仁他们接如今面临的最大问题,起码比起这些孩子们来说,他们还真没有人喊饿,罐子里剩下的热汤能够温暖寒冷天气里的身体,这才是他们最需要的。

    老汉见这些客人们这么善良,心里就越是有点过不去,不过看到孩子们呼啦啦地吃得香甜,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也忍不住感慨让这些孩子们受苦了。

    一大碗冒着热气的疙瘩汤吃下去,孩子们原本腊色的脸上也仿佛有了些血色,眼神里的满足感,也是让杨怀仁这位大厨得到满足感的最大来源。

    最小的阿吉把自己的碗舔了好几遍还不肯放手,姐姐阿撒称赞了好几遍这是她生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来表达对杨怀仁的谢意,让杨怀仁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痛苦了。

    孩子们的生活真的太苦了,若不是杨怀仁亲眼所见,亲自经历了这一切,他以前是绝对不能相信的。

    一份最简陋的饭,在纯真善良的孩子心里已经是最美味的所在了,让杨怀仁觉得这些孩子们,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