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2章:忽悠兹莫(上)
    杨怀仁装作很有城府的样子笑道,“拉鲁克兹莫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破卖菜的?这大冷天的,道又那么难行,要不是为了钱,我也没必要费这么劲跑到这深山老林来说大话。

    再说了,卖菜的商人那叫菜商,而且谁告诉你的卖菜的就不能拥有万贯家财了?”

    大胖子兹莫听了这些话稍微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个年轻的汉人说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要不是有好处的话,他也不相信他们会在这样的季节到他这里来。

    “呵呵,那本兹莫倒要听听,这位……你怎么称呼?”

    杨怀仁抱了抱拳,“本人姓任,叫任怀阳,大宋开封人士。”

    “哦哦,”胖子继续说道,“这位任菜商,你是如何靠卖菜这般寻常的买卖,赚到了万贯的家财?怕是摆摊卖一辈子菜,也赚不了那么多吧……”

    杨怀仁心道你个小样挺会装啊,明明心里来了兴趣,却装作不相信,不就是为了套哥们的话嘛,哥们这样的故事随口就能编十个八个的,绝对不用打草稿的。

    “拉鲁克兹莫真会开玩笑,摆摊子卖菜,确实一辈子都赚不到万贯家财,可谁又告诉你我任怀阳是摆摊子卖菜的小贩了?

    也许是你们山里消息闭塞,未曾听说过大宋东京城里的新鲜事。大宋皇帝新赐封的一位郡公大官人,就是靠卖菜,一日之内,便赚了十几万贯钱呢。”

    胖子兹莫惊得张大了嘴巴,不经意间嘴巴里的肥猪油都流了出来,他赶忙抹了一下嘴巴子,心道本兹莫都没有十万贯钱那么多的家财呢,人家大宋一个郡公大官人就卖了一天菜,就赚了十万贯?

    “那个……东京城里的什么郡公,是如何靠卖菜一天之内赚了那么多银两?”

    杨怀仁笑道,“那还不简单嘛,据说人家有个神仙师父,从仙界带回来一些菜种给他,他便偷偷在自家庄子里种植。

    也就是种了几百亩的样子吧,大概也就三个来月,这些仙界的菜种便发芽,长大,还顺利结了果,那些果子被京城的人称作神仙果,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不过好看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这些神仙果有一种特殊的功效……”

    杨怀仁故意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装作无奈的样子摇了摇头,“唉,可惜拉鲁克兹莫不感兴趣,我多说了也是白费口舌,不如留着口水去别的兹莫那里问问,说不定能一起合作发点财。”

    说把他便转向了强巴老汉,“老伯,你还认得别的什么兹莫吗?最好是有眼光的,有远见,喜欢和我们汉人合作一起赚钱的,有的话赶紧给我们介绍一下。”

    强巴老汉听蒙了,他也没搞懂这个年轻人是在干什么,起先在村子里的时候这个年轻人表现的十分和善成熟,却不知为什么到了兹莫这里,便变了一副奸商的样子,让他实在弄不懂他这是在做什么。

    兰若心他们几个,脸上已经快绷不住了,心说这仁哥儿这次又是要忽悠火力全开,不管他要玩的是什么计策,不如配合着他,听他继续演下去。

    铁香玉虽然没搞懂杨怀仁为何突然来了个大转变,但从兰若心他们几个的表情里,似乎猜到了什么,便也一言不发地期待着杨怀仁又要玩什么鬼把戏。

    天霸弟弟见矮胖子兹莫脸色有点犹豫不定,便嘀嘀咕咕地埋怨道,“哥哥何必在这里浪费时辰?那个胖子一看就是穷鬼的命,白给他钱他都不一定会数,和他啰嗦个鸟。

    如今天色尚早,有这工夫,不如另寻一个长得不那么奇形怪状的兹莫,把买卖做成了便是。”

    话传到拉鲁克兹莫耳朵里,自然是非常气愤,那个被天霸弟弟加重了语气说的“奇形怪状”,便是反击他刚才的话了。

    但是话说到别人脸上是有些无礼,可从任怀阳讲了一半的故事里,似乎这种神仙果真的很珍贵的样子,他可能就是靠着贩卖这种神仙果才发了家,不如把方才的不快先撇在一边,先问明白了这钱怎么赚之后再做别的打算。

    “几位客人,请先留步。我想……方才咱们之间……大概是有些误会。大凉山这里的人都知道的,我拉鲁克兹莫是最愿意和你们汉人打交道的兹莫了,要是真有生意,还是咱们之间好好谈一下比较好。”

    “哦?”

    杨怀仁做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惊讶样子,“这,是真的吗?”

    话是问老汉的,胖子兹莫却瞪了强巴老汉一眼,然后重新把油滋滋的脸上堆满了笑意,对杨怀仁说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出去打听,再往南边走,那些烂七八糟的兹莫们连汉话都说不好,哪里懂得和你们汉人做生意?

    所以说啊,要是你们真的有一笔好买卖要找彝人合作,那一定是找我拉鲁克兹莫,我最会做买卖了,有钱大家一起赚,是不是?”

    说着他又转向了下人们,厉声喝道,“你们这些不长眼的,客人来了怎么也不给看座?连茶都不知道给倒一杯吗?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要多学汉人的礼仪的?真是白费了我一番心思。”

    那些站在一边服侍的男男女女们吓得赶紧端了椅子出来请杨怀仁等人坐下,又赶紧去烧水准备泡茶。

    杨怀仁给陈天霸他们打了个眼色,大家便领会了他的意思,随着他一齐坐了下来,只有强巴老汉低着头站在原地,不敢随着杨怀仁他们一起坐下。

    “老伯,你怎么不坐啊?”杨怀仁说着装作不明就里的望向了胖子兹莫。

    胖子见杨怀仁对强巴老汉比较尊重,可能是因为他带路才找到了这里来,便一脸假笑的对强巴说道,“强巴,你也坐下吧,你把尊贵的客人带来,也是有功劳的,等会儿便去账房那里领赏,我拉鲁克兹莫最是大方了。”

    强巴也不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向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兹莫忽然间也好似变了性子,竟然让他也坐下,还要赏他,他不敢违拗兹莫的意思,只得很别扭地也蹭着椅子边沿坐了下去。

    胖子兹莫这才转头对杨怀仁说道,“刚才客人说道哪里了,请继续说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