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各怀鬼胎 下
    拉鲁克兹莫听了阿木的回答心中大喜,心道对上了,终于对上了,那个姓任的也说那个什么郡公卖神仙果就是按十贯钱一个卖的,看来姓任的所说非虚。

    “那在成都府这种地方,阿木你说能买的起这么贵的神仙果的富人,多吗?”

    阿木难为情的点点头,“多,很多。宋人里有钱人很多,就成都府一个地方,神仙果就供不应求,听说很多人有钱也买不到呢,就是因为神仙果的供应量太少了,京城里想来可能要多一些。

    阿大,你送阿木去汉人那里读书,阿木一直是很用心的去学汉人的文化的,并没有沾染上宋人那些坏毛病,更不敢把那些宋人里的奢靡风气带回来。”

    阿木是怕他父亲误会他去宋人地方没好好读书,却成了一个纨绔子弟,但拉鲁克却不这么想,让大儿子出去读书涨见识,是为了将来能安心的把兹莫的地位放心的传给他。

    至于那些宋人的风气嘛,要说一点也不沾染上,那也是不可能的,自从儿子这次回来,他就发现阿木对家里很多生活习惯有点不适应了,也特别讲究生活的方式和品质,连吃饭都变的斯斯文文的。

    拉鲁克觉得这是好现象,说明阿木长大了,也学了汉人的高贵礼仪回来,将来阿木要是继承了他的领地,在大凉山这片土地上,一定是个最体面最有文化的兹莫。

    再说了,原来家里也没多少银子可供儿子出去挥霍,他自然是会担心的,可现在不同了,将来他拉鲁克会发大财,而且很有可能成为大凉山最有钱的兹莫,有了钱如果不让儿子帮忙挥霍一下,他都觉得脸上没有面子。

    俄鲁沙有点惊呆了,心道十贯钱买一个果子吃,这帮宋人是不是有钱没处花了?

    而乌尔堆好像见多识广一些,对兹莫说道,“宋人的财富,不是我们山里人可以想象的,我听说有钱的汉人有时候为了和青楼里的一个什么头牌的小姐儿吃一杯酒说几句话,都能一掷千金,啧啧……”

    拉鲁克欢喜地点着他那个胖脑袋,从眼下所知的一切来看,如果那个姓任的真的弄到了神仙果的种子,那么这桩生意要是能做起来的话,不出三年,他就能成为大凉山彝人兹莫里首屈一指的富人。

    而且这买卖要做也不是只做三五年的,可能做上十年,几十年,甚至世代相传,他们这一脉彝人便可以成为最富贵也是实力最强的一支。

    矮胖子想象着未来的景象,免不了信心爆棚,也让一种野心渐渐在心底里滋生,彝人人数也不少,可散居在大凉山里,由各个兹莫分别统治着,但却没有一个像大宋那样集权似的政权。

    他倒不敢去奢望成为大宋那样强大的国家,但是像大理这样的一个小国的国君,他觉得他还是可以奢望一下的。

    而这一切,都需要钱。只要有了钱,他想做什么都会事半功倍,畅通无阻。

    阿木见父亲笑哈哈地不知再幻想着什么,便小声问道,“阿大,阿大,你刚才说来了一帮汉人,要跟咱们合作?可是要在咱们这里种植神仙果,然后卖回到大宋去,赚大笔的银子?”

    拉鲁克听到儿子唤他,这才回过神来,“嗯嗯,是的,一个姓任的汉人菜商,据说他走门路托关系,得到了三十八颗神仙果的种子。

    他怕在大宋种植神仙果会被那个什么郡公所不容,便到大凉山里来想寻个有人有地的兹莫合作,阿大听了他的合作建议觉得不错,便应了下来,而且已经签订了协议了。”

    阿木也觉得这门买卖要是真的能成,确实是一条特别容易发财的捷径,但是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可一直之间又想不出哪里不对来。

    乌尔堆是拉鲁克兹莫的狗头军师,一直在为他出谋划策,他想了想忽然问道,“兹莫大人,你刚才说的和汉人订了合作协议,具体是怎么个合作法?利益又是怎么分的?”

    拉鲁克拿出那一份刚跟杨怀仁签订的合作协议来,交到乌尔堆手里让他自己看。

    乌尔堆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读完了,才说道,“协议里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只不过……那个姓任的只是出种子,其他的事情基本是咱们来办,又是要出人出力,还要出地,最终获得的利益却是要两家五五分账,咱们是不是有点亏啊?”

    矮胖子闭紧了嘴巴从两个鼻孔里长出了一口气,无奈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方才的情景你没有见,姓任的因为手里攥着神仙果的种子,说话也趾高气扬的很得意。

    因为咱们的地方离的汉人地方近,所以他才先找上了咱们,要是咱们不答应他的要求,他就会去找别的兹莫去谈合作。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样的合作方式咱们肯定是吃亏了嘛,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样的好机会,一辈子也许只有这么一次,要是错过了,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的什么兹莫发大财了,咱们只能喝西北风。”

    乌尔堆听完点点头,表示兹莫这么做不错,必须先把这个买卖抢到自己手里来之后再做别的打算。

    不过他挤着小眼阴险的一笑,对拉鲁克道,“兹莫大人你也不用觉得烦恼,第一年,咱们就跟他按五五分账,因为这买卖里,有了种子才是最关键的。

    只要咱们能在自己的地方种上了这种神仙果,让底下人学会了怎么种,怎么育种,等来年咱们就有了自己的种子了,咱们就能自己种自己卖,还有那个姓任的什么事?

    他要不服,他也没有办法,一他不敢在大宋报官,报了官那个大宋京城里的郡公自然会知道他暗地里种神仙果和他抢买卖,会有办法来整治他。

    二是就算大宋的官府真要办案,他们也拿咱们没有什么办法!”

    拉鲁克兹莫哼哼一笑,“乌尔堆你不愧是本兹莫的心腹,我想到的你也想到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