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拯救村民计划 下
    杨怀仁道,“你也不用自责,我知道你只是救人心切罢了。但这里毕竟不是咱们自己的地界,有些事,不是按照咱们的方式来就能行的。

    正如铁香玉说的,大山里的人遵循着这样原始的生活方式和准则生活了成千上百年了,不是一朝一夕,凭着咱们看不惯就能改变的了的。

    别看大凉山这里一多半还都在大宋的疆域内,可咱们的官家根本不管这里的事情,他只不过每隔几年,才会想起还有这么个地方,然后便舒舒服服坐在他的龙椅上说一句话,或者写一份圣旨,让人带到山里来安抚一下这些彝人,让他们不惹事就好了。

    要是这里真出了什么乱子,而且还是咱们惹出来的,你觉得官家会站在咱们这一边吗?还有那些朝堂上整天之乎者也的大佬们,自顾清高他们擅长,真处理这样的矛盾,他们才没那心思,更没有能耐。

    别忘了,咱们这趟出来是做什么的,官家让咱们来大理当和事佬,就是不想大宋的西南出什么乱子,大宋北边有契丹需要防范着,明年西北还有大事要发生,所以西南是一定不能出乱子的。

    不管是大理还是大凉山里,都不能出什么意外,所以这一趟虽然带了些龙武卫的禁军出来,那也不过是摆摆样子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冒然动用武力的。”

    “不动武这一点我现在倒是理解了,可是如果不跟努尔万来武的,怕是那小子不会那么轻易的放人。

    他开了矿,便是要把矿石卖给咱们汉人赚钱的,开一个矿山,一定是需要大量的劳力,他自己的不够,才会想到租借或者掳劫了矮胖子的人回去干活。

    照这么看来,努尔万是一定不会放人的了,万一拉鲁克去要人,把努尔万惹急了,很有可能两家会大打出手,导致不好的结果出现。”

    杨怀仁笑道,“你能这么冷静的思考问题,很好。所以我才让铁香玉和若心去盯着拉鲁克和他的手下们的动向。

    既然我跟拉鲁克谈了一笔能让他发财的买卖,想必他一定不会不动心,他想赚这份钱,就得有足够的人手,而如今他的人手却在努尔万手里。

    他是一定会想办法去努尔万那里把他的人要回来的,只不过是用什么方法的不同。

    假如他或者是他的心腹们能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来,能把人找回来,又不会导致拉鲁克和努尔万两家争斗起来,那是最好的局面。

    如果他们没有那样的计谋,那两个兹莫都为了赚钱,是一定会起争执的,而他们起了争执,真动起手来,怕是两边的普通民众都会遭殃。

    所以咱们要想一个完全的办法,让这件事尽量能以一种相对平和的方式解决,既要救了人回来,又不会导致争斗的出现。

    但是万一搞不好把事情闹大了,到了咱们不得不出手用武力干预的时候,咱们也不能无动于衷,只是尽量把影响降低到最小罢了。”

    另一边,拉鲁克把事情交代下去,便回去休息了。兰若心盯着拉鲁克的两个得力干将俄鲁沙和乌尔堆,二人合计了一下,也没有想出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来。

    于是乌尔堆决定,先代表拉鲁克给努尔万兹莫写一封信,一来是告诉他欠的拉鲁克兹莫的用工的钱已经延误了付款,要努尔万尽快把钱拿来。

    二来是表明明年拉鲁克要干的事情也需要大量的人手,除了把人要回来之外,也表示明年不会继续租呷西给努尔万使用了。

    乌尔堆要维护拉鲁克的尊严,所以这份追债的信是写的言辞比较激烈的,与此同时,他也跟俄鲁沙召集了一些拉鲁克家支中的诺合,要他们把自家手下的人手都汇集起来。

    如果努尔万不肯还钱也不肯交人,那就带人去努尔万的矿上去把人抢夺回来,虽然知道自己人数量上肯定不如努尔万那样多,但是如果突然行事,打努尔万一个措手不及,把人弄回来的机会也是非常大的。

    兰若心看在眼里,心里却在叹气。虽然没见识过努尔万这个人,但是从一些事情上还是可以判断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

    努尔万的领地比拉鲁克的大,人口也多,意味着手下的人比拉鲁克多,要是拉鲁克应允了乌尔堆的行动方案,这是非常危险的。

    抢人计划很可能变成了双方大规模的械斗,而夹在中间的无辜村民和苦力们,可能会在这场械斗中受到伤害。

    这样的蠢办法,实在不像是能解决问题的途径。

    而阿木这边,铁香玉发现他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之后便也取了笔墨开始写信,一封信看样子字数也不是很多,但阿木确实琢字酌句地,每次落笔都想了很久。

    从阿木的表情来判断的话,铁香玉觉得阿木是在给一个对他来说似乎很重要的人在写信,所以才想了很久,又写的很认真仔细。

    而且阿木写信的时候时而思考时而忧虑,又时而欢喜,让铁香玉也搞不懂这是一份什么样的信件,竟然能让一个十五六岁的大孩子有如此多的表情和心境的变化。

    二人各自打探了消息之后,趁人没有发现什么便又回到了杨怀仁这里,等她们把事情一说,杨怀仁也搞糊涂了。

    乌尔堆和俄鲁沙的行使方式,明显是他们意气用事了,为了他们的兹莫和自己的面子,要鲁莽行事还比较好理解。

    但是阿木的行为,就不太好理解了,他作为拉鲁克的长子,未来兹莫的接班人,遇上此等重要的事情,不去和俄鲁沙以及乌尔堆一起商议,却回到自己房间里写了一封奇怪的信件,这让人实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又在干什么。

    杨怀仁想了想,“这两方面的信,都送出去了吗?”

    兰若心道,“乌尔堆写完便派人送去给努尔万了。”

    铁香玉仔细回想了一下,“阿木这边,他写完了信,并没有交给下人立即去送,而是交给了一个他身边的类似丫鬟似的女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