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阿木的爱情(下)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阿木无奈地摇了摇头,“懂道理是一回事,可这个道理行不行通,是另一回事。在我们彝人这里,兹莫的话是不能违逆的,何况不仅仅是我的兹莫,还是我的父亲。

    而乌洛那边,想来也是一样的情况。别忘了,乌洛是努尔万的独女,她从小就被父亲寄予厚望,就更不可能不听从父亲的话了。”

    杨怀仁心里不知怎么也感同身受似的心中隐隐作痛,应该在一起的一对相恋的人却因为世间的不合理的规矩不能在一起,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他难免有些意气用事的说道,“那你们就没想过离开这里,远走高飞?”

    阿木低下了头去,喃喃道,“想过,可我和乌洛却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幸福,背弃了父亲,还有那么多的家人,也太自私了。”

    杨怀仁有点无语了,这不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富贵人家懂事的孩子,也是一样从很小的时候起,便背负了家族的重担。

    一个是长子,而另一个是独女,谁都不愿意为了一级的私欲,而背叛了父亲和整个家族交到他们还幼小的肩膀上的责任。

    “那发生了如今的事情,你和乌洛两个,要怎么面对,又要如何自处?”

    阿木抬起头来,目光望向了努尔万寨子的方向,“所以我已经写了封信给乌洛,把我们这边的情况告诉她,希望她能和我一起,能想出一个好办法来,一定要组织两家因为这件事儿交恶,甚至发展成大规模的争斗。”

    “所以你也愿意找我帮忙?”

    阿木点点头,“是的。父亲大人本来是不愿意让任先生知道我们和努尔万之间的事情的,一是怕任先生知道了会影响了和父亲之间的买卖合作。

    二是怕努尔万那边知道了先生的好买卖,会抢了您这位财神爷回去。

    但如今我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想着能化解双方之间的矛盾,能把那些被努尔万强行带走的族人给找回来。可这又谈何容易呢?”

    杨怀仁觉得这孩子真不错,有责任感,有担当,宁愿牺牲了自己的幸福,也要族人好,没白费杨怀仁接下来的一番苦心。

    他故作神秘地道,“要是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既能让你的族人能安全归来,又能化解了拉鲁克部和努尔万部之间一直以来的不睦,最关键的是能让你和乌洛能在一起,你愿意配合吗?”

    阿木忽然精神一振,立刻激动地大声回答道,“若是先生能有如此的妙计,阿木定当感激不尽。”

    杨怀仁伸出手指示意他噤声,“小声点,别让外人听了去。”

    阿木忙闭上嘴,耳朵往前凑了凑,杨怀仁接着说道,“这办法不一定就能成功,但咱们可以试一试……”

    他在阿木耳朵边上轻声嘀咕了一会儿,阿木的面部表情时而惊喜时而忧虑,到最后,杨怀仁问道,“你觉得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么办,行不行?”

    阿木闭上眼睛仔细回顾了一下杨怀仁的计策,最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如今的局面,也之后试一试任先生的妙计了,我立即再给乌洛写一份信。”

    ……

    另一边,同样在彝族年回到家的乌洛已经换上一身女孩子的装束,只是她的面容,好像阿木说的一样,总是给人一种男孩子才有的那种非常英气的感觉。

    受到阿木的信,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而她读信的表情,似乎和阿木写信时候的表情如出一辙,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又忧虑起来。

    她是喜欢这个男孩子的,他热心,善良,还懂得如何对一个女孩子好,最重要的,是阿木对她一片真心。

    但世俗总是会为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增加许多阻隔,拉鲁克部和努尔万部之间的复杂关系,便是一道如何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而如今又出事了,阿木的信里说她父亲努尔万掳走了拉鲁克部近千的人口去做苦力,拉鲁克已经令手下人写了信来,告知努尔万若是不尽快还钱还人,不日便会带人杀到。

    单纯比拼武力,乌洛自然知道拉鲁克部和他父亲努尔万比起来明显不是对手,但是如果真发生了冲突,对两边的人造成的伤害是一样的。

    她不愿意任何一方的人受到伤害。她知道父亲这么做,有点太野蛮了,但是作为父亲唯一的女儿,她更知道父亲这么做也是为了挖矿赚钱,让自己的族人过上更好的日子。

    她知道父亲的性格,一向都是非常野蛮的,而且更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谏,包括她这个父亲一向疼爱的女儿。

    若是明日拉鲁克部的人来要人,那么父亲是根本不可能让拉鲁克如愿以偿的,结果一定是一场争斗,而有争斗,就意味着两边一定会有人会受伤,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乌洛最担心的事,如果阿木也跟着他父亲来了,两边打起来的话刀剑无眼,若是阿木不幸受了伤,或是有个什么意外,她该怎么办呢?

    一种矛盾的心理让她愁眉不展,本来英气的脸上也布满了愁容,阿木让她想办法,可她又有什么办法?

    一个女人在寨子里地位实在是太低了,就算她是兹莫的女儿,也并没有什么话语权,而且父亲一向把她当一个孩子看待,就更不会认真听她说了什么。

    这时候,乌洛忽然听见房顶的露台上又有信鸽扑腾着翅膀飞了回来,紧接着便听到了“咕咕”的叫声,她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和阿木怕分离的时间太久,便各自把家中的三只熟练的信鸽交换给对方,以便思念对方的时候互相通信之用,可这才回到家中一个来月的工夫,阿木就把三只信鸽全用完了?那接下来的两个月要怎么办?

    她冲上露台,抓住了那支信鸽,从腿上除了解下了另一封信,还有一个小巧的包裹。

    她疑惑不解地读着信,又不时地去看了看那个小包裹,自言自语道,“这样做,真能能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