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6章:拉鲁克讨债(特为盟主小眼嘉加更!)
    山里的天气真的变化多端,更加不合常理。

    刚下了一寸厚的雪,可经过了一天的艳阳高照,雪便化了,雪水滋润了干燥的大地,为来年种植庄稼提供了大量的土壤蓄水。

    路也算是能走了,当然山谷里道路偶尔还有些泥泞,不过倒没有那么难行了。而山顶和背阳的山阴一侧,依旧被白雪覆盖着,倒是形成了一道不错的风景。

    努尔万也有一个城堡,城堡的围墙其实也比拉鲁克的强不到哪儿去,但是寨子的面积,似乎要比拉鲁克还大了许多。

    拉鲁克带着二百多名带了武器的族人汉子们堵在了努尔万家门前,俄鲁沙代表拉鲁克站出来向不高的城墙上喊着,“叫努尔万兹莫出来,我们拉鲁克兹莫来讨债来了!”

    城墙上的人见下面来了好多人,而且还各自手持武器气势汹汹,便知道来这不善,他们不敢开门,便立即回去禀告努尔万。

    努尔万年近五十的中年汉子,人生得也高大威猛,只是却只生了一个女儿。他知道自己的领地早晚要交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乌洛手上,怕一个女兹莫可能不那么容易让人信服,这才费尽了心思给自己建立一个野蛮的形象,让别人听了他的名字便心中敬畏。

    而开矿,其实也是想多为女儿积攒一些财富,因为在山里,多一些钱总是好的,有了钱,就算遇上了困难,也能用钱来找人帮忙渡过难关。

    铜矿山,是前年发现的,尽管不是富铜矿,但产出的铜矿石卖到汉人那里,依然能每年给他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因为山里实在没有什么产出能卖上个好价钱。

    山里的野味,咬下去汁液饱满味道奇特的山果,还有每年春末夏初采集的山蘑,这些就算卖了也不过是些小钱。

    倒是有汉人的木材商人来他们山里考察过,山里有一些非常原始的树干粗壮的大树,应该是很值钱的,可惜砍了也运送不出去,后来也只能作罢。

    指望种粮食,就更赚不到什么钱了,大宋的粮食很富余,粮食价格也不高,而他的领地里那些贫瘠的土地那点产出,除了让族人填饱了肚子,也没多少剩余了。

    所以开矿卖矿石,就是如今唯一能赚到一笔大钱的办法,努尔万对矿场很重视,也就不难理解了。

    努尔万的领地里人本来是不少的,要跟临近的拉鲁克兹莫比较,差不多是拉鲁克部的两倍人口还多。

    但是努尔万为了让家族里的人将来支持他把兹莫的位置传给他唯一的女儿乌洛,不想冒着得罪人的危险,让家支里诺合们家里的呷西去干开矿那样的苦力活。

    这样一来在用人上就显得捉襟见肘了,自家的呷西毕竟人数有限,直接就导致了矿场的产量不高,为了扩大生产,他只有从周边的兹莫领地里借人或者直接掳人回来干活。

    实力强大的兹莫他是不敢得罪的,所以也只能去想拉鲁克这样相对弱小一些的兹莫领地里找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劳动力的来源,于是便引发了这一切的事情。

    努尔万平日里操心劳神的,明明还不到五十岁,却也觉得老了许多,每日起来吃过了早饭,他都要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小憩一会儿。

    可今天不知怎么了,心里总是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躺在舒服的床上逼着眼睛,却如何也不能睡过去。

    正在烦躁的情绪里翻来覆去,便听见门外的人小心的喊着,“兹莫大人,拉鲁克带着几百人手持武器杀到咱们寨子门口了,说是来讨债要人的。”

    努尔万虎地坐了起来,嘴里恶狠狠却又充满了不屑地骂道,“拉鲁克这个胆小鬼,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有胆子来我家门前叫板了?”

    他起床套了件外套便跟着那个下人来到了门楼上,往下边瞅了瞅,心里还真是惊了一下,拉鲁克这个胖子这一次不像是开玩笑的,竟然带了这么多人来找事。

    可转念又一想,按以往他对拉鲁克的了解,这个胖子不像是这么有胆色的人啊,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他如此忽然间腰杆子都挺直了几分呢?

    拉鲁克在城下见努尔万出现在了城头,双腿并拢夹了夹胯下的马儿,上前几步冲着努尔万的方向喊道,“努尔万,你欠我的钱是不是该还了?还有我们家族的人,是不是也该归还给我了?”

    努尔万打心底里看不上拉鲁克兹莫来,这小子长得就难看,但是不知为何这小子子孙缘倒是出奇得好,四十岁出头的年纪,竟然娶了十几个老婆,然后这些老婆们给他生了十几个孩子。

    再想想他自己,也是有几房妻妾的,但除了大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乌洛之外,其他那些婆娘们竟然一无所出。

    这件事在大凉山兹莫的圈子里被当做了笑柄来传扬,搞的他努尔万觉得脸上无光,最可气的是,每次兹莫们一起参加重大的庆祝或者节日,拉鲁克都故意在他面前吹嘘他的什么老婆又给他添了一个儿子之类的气人的事。

    努尔万嗤鼻一笑,对拉鲁克喊道,“要银子?现在没有,等我卖了矿石自然会有大把的银子,到时候自然会一分不少的给你送去。

    要人?那不可能,你最好别惹我努尔万生气,赶紧带着你的这帮娃子们回你们自己的寨子里去,要不然的话,哼哼,我努尔万发起火来,别说就这几个人,在来这么些人,我也不放在眼里!”

    拉鲁克觉得努尔万这些话,跟当中羞辱他没有什么区别了,心道我带了人来也不是非要跟你打架的,哪怕你说几句软话,先把钱还了,人等到明年开春再还回来,我这趟也没有白来,起码有面子不是?

    但你这样一点面子不给,就让我下不来台了,我要是就这么忍气吞声的扭头回去,我的脸面还要吗?

    拉鲁克要发作,阿木赶忙上前来劝慰父亲不要跟一个野蛮人一般见识,正在此时,努尔万身后一个家人忽然大叫着冲上了城头,“兹莫大人,不好了,乌洛她,她……晕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