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乌洛自杀(上)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就更别说乌洛是努尔万唯一的女儿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把乌洛当做掌上明珠来对待,如今做的一切,也大都是为了这个女儿将来能生活无忧。

    如今乌洛无缘无故竟然晕倒了过去,这如何不让努尔万这个当爹的心惊?他什么也顾不得了,拔腿便推开报信的人冲下了门楼。

    城下拉鲁克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回骂回去,便看见努尔万急匆匆地转身下了城。

    这下可把拉鲁克气糊涂了,心道你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我怎么说也是带来二百多人来到你家门口,汉人有个词叫兵临城下,你懂不懂?

    就这样的危机场面,你就来城头上羞辱了我一番,然后就懒得理我了?我今天要是不跟你玩真格的,我拉鲁克的脸面何在?

    阿木见拉鲁克的样子好似立刻就要失去了理智,便忙上前拉着父亲的手臂道,“阿大,可能是努尔万家里出了什么状况,咱们先不着急动手,不如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再说。”

    这会儿恐怕出了阿木这个他疼爱和重视的长子,拉鲁克也听不进别的什么人的话了,他细琢磨了一下,确实如阿木所说,刚才还想有个下人上来跟努尔万说了些什么,才让他火急火燎又反身下了城楼。

    拉鲁克想想确实没白送了儿子去汉人那里涨见识,这才几年的工夫,阿木的成长让他十分惊讶,面对这样的场面,还能心思缜密又一直这么冷静,可见他真的长大了,也成熟了,可不像他那么容易冲动。

    阿木其实心里也是有些惶惶恐恐的,昨夜任先生给了他出了个主意,让他把一小包药粉用信鸽给乌洛送了过去,说只要依计行事,不但能化解拉鲁克和努尔万之间的矛盾,还能让他和乌洛走到一起。

    任先生说过那包药粉乌洛吃了之后,大概半天到一天之内,她就会晕倒过去,算算时辰确实过了半天多点了,努尔万忽然间走掉,大概就是家里下人来禀报他说乌洛晕倒了。

    他是强行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的,心里其实早已经心乱如麻,那包药粉,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人说晕倒就晕倒呢?

    任先生说过药只会让人暂时晕倒,还会进入一种假死的状态,可说到死,而且是他最在意的心上人乌洛,总是让他胆战心惊的。

    不过既然选择相信任先生的计策,那就要坚持下去,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情况,会不会像任先生说的一样顺利呢?

    努尔万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女儿乌洛的房间,却只见宝贝女儿乌洛安静的躺在床上,床边几个服侍她的侍女只知道“呜呜唧唧”地啼哭。

    努尔万一下就火大了,一脚踹飞了一个板凳,开口大骂道,“你们哭什么?人只不过是晕倒了,你们哭个球?”

    一个侍女摸着眼泪断断续续地说道,“兹……兹莫大人,方才,郎……郎中说乌洛情况……不,不,不……妙了……”

    “放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女良的狗屁!”

    努尔万听了这样诅咒他宝贝女儿的话,有点气急败坏的骂道,他冲到女儿床边,发现乌洛脸色惨白,他心中便有点慌了神了。

    他伸手去试探乌洛的鼻息,发现女儿气息很奇怪,特别的微弱,好像……快要没了气息一般!

    “究竟是怎么回事!?!昨天不还活蹦乱跳的吗?”

    那个侍女被他喝得竟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抽泣着答道,“昨天……乌洛确实……还很好,可是……可是早上起来,吃过了早饭,她……她忽然就晕倒了过去。”

    “郎中呢?!”

    努尔万大吼着,这时才想起寻大夫,满屋子扫了一眼,发现家里那个郎中蹲坐在一边,嘴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说着说着又不时地摇摇头,好似再想乌洛这时的了什么病症,却一时没找到她忽然间晕倒并气若游丝的原因。

    努尔万几个大步迈过去,一只手便钳住了郎中的肩膀把他提溜了起来,瞪大眼睛质问道,“乌洛这是怎么了?你赶紧想法子啊,要是乌洛有个什么闪失,我要你全家陪葬!”

    那个郎中也是山里郎中,平时看些头疼脑热、跑肚拉稀的小病还比较在行,可这种疑难杂症,他实在是没见过,也就更没有办法去治了。

    努尔万的态度和话语也确实把他吓坏了,他全身都抖似筛糠一般,牙齿也咯咯作响,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话来。

    “兹莫大……大人,小底也不知道……乌洛是怎么了,这……这完全不……不合常理啊,这怪……怪病,小底根本从来就没……没见过,实在是……是束手无策啊……”

    努尔万快崩溃了,一个高大的汉子,忽然间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般,眼泪夺眶而出,他甩开郎中,大叫着“备马”,便回身去抱了乌洛起来,准备带她去最近的汉人县城里去寻个靠谱的郎中来医治。

    他刚抱起乌洛来,却忽然发现乌洛枕头下压着一封信,努尔万只是瞄了一眼,却忽然看见那封信的笔迹就是乌洛的,而且好像是女儿写给他的一封信。

    努尔万心慌又疑惑不解,乌洛有什么话不能跟他说,还要写信告诉他?他小心翼翼地又把乌洛轻轻地放回床上,把那份信从她枕头底下抽了出来。

    等他把那封信读完,他闭上眼睛,使劲仰着头,忽然撕心裂肺的嘶吼了一声!接着他忽然又转身飞奔了出去!

    拉鲁克在门外等得有点不耐烦,派了人去跟努尔万家城楼上的人喊话,想问明出了什么情况,可努尔万的家奴不敢冒然把主人家的事情说出来,只好推说努尔万兹莫有点急事需要处理,少倾便会回来。

    乌尔堆见状对拉鲁克兹莫说道,“怕是这些话只不过是努尔万命他手下人说来消遣咱们的,说不定那家伙早就回去吃酒去了,偏偏晾着咱们在这门外喝西北风。”

    拉鲁克听着这话又开始冲动了,气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他大手一挥,大喊道,“娃子们,给我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