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乌洛自杀(中)
    那些拉鲁克部的汉子们听搭配他们的兹莫下了命令,忙重新整了整衣服,攥紧了手里的各式的武器便准备冲击努尔万家山寨的大门。

    可没等他们走到门口,忽然之间那扇门却自己打开了,一个高大的汉子骑着一匹壮马从门里飞了出来。

    他手持一杆一丈长的锋利长刀,用刀刃尖指着拉鲁克大声地怒骂道,“拉鲁克!你个天杀的,生了个杀千刀的短命娃子好大的胆子!今日我努尔万便来取你父子二人狗命,来给我女儿陪葬!”

    说罢便闷头策马冲了上来,努尔万马壮,地势上来说又是自上而下,而拉鲁克这边冲在前边的兵丁们根本早已经被努尔万这天神下凡似的气势给吓坏了,哪里有人敢拦他?众人早已经纷纷下意识地闪到了一边,恐怕被他胯下的壮马直接给撞死。

    拉鲁克哪里见过这等架势,他矮胖的身躯更不是努尔万这种壮汉的对手,见努尔万气势汹汹瞪着杀气满满的通红眼睛冲过来,也是吓得只得勒着马往后退。

    拉鲁克这边的阵势瞬时间便乱作一团,阿木大叫着“保护我阿大!保护我阿大!”一边用力拽着拉鲁克的马缰往一边闪。

    乌尔堆手持一杆长枪迎了上去,却还连努尔万的马身都没碰到,便被努尔万手中长刀一下用力格在了乌尔堆的长枪上,而便顺着这股子蛮力,便把乌尔堆从马上挑翻了下来。

    眼看着努尔万就要冲到拉鲁克面前,那长刀抡足了力气自上而下就这么竖劈了下来,矮胖子尿都吓出来了,另一个身影忽然挡在他面前,手里一杆生铁棍高高举起来,硬生生挡住了那力道十足的一刀。

    是俄鲁沙舍命挡在了拉鲁克身前,他高举铁棍的确是挡住了努尔万势大力沉的一刀,但是他那支心爱的铁棍子却也被这一刀砍得变了形,他双手掌心也好似酸麻地失去了知觉,只剩下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再也无法拿得住那杆铁棒,让它自顾地跌落在了地上。

    这样的场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心里清楚,大凉山里兹莫和兹莫之间,总是有些矛盾的,矛盾闹到不可开交的时候,大不了各自领了人打上一架便是。

    既然是打群架,双方自然都会有伤亡的,不过那些运气不好在这种斗殴里丢了性命的,大都不过是些地位卑下的呷西和阿加,从来没有地位高的诺合死亡过,就更不用说兹莫这种首领了。

    这种事也是有山里的规矩的,大家打架械斗都没什么,但是不能要了对方兹莫的命,要不然,那就是大事情了,可能会引起所有山里兹莫的不满。

    可努尔万今天好似疯狂了一般,一上来便直接攻击拉鲁克,那样子跟中了邪一般,那一刀更是冲着要了拉鲁克的命去的,这就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了。

    乌尔堆好不容易从马身子下边抽出腿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冲过来指着努尔瓦怒吼道,“努尔万,你是不是疯了?!”

    努尔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刀没要了拉鲁克的命,忽然想起自己唯一的女儿就要离开人世,便有了一种生无可恋的悲戚,一股子劲似乎也泄了。

    想想他为了乌洛做了那么多事情,似乎都已经是枉然,那股子复仇的怒火忽然间也消散了,他耷拉着脑袋,手里长刀也扔在了地上,竟然就那么坐在马上捂着脸嚎啕大哭了起来。

    努尔万的手下人见主子只身冲杀了出去,生怕他有什么危险,便也收拾了武器叫喊着跟着冲了出来,很快便把努尔万围在了中间。

    而拉鲁克的人也只能后退,两边的人马便这么诡异地对峙了起来。本来吓坏了的拉鲁克这下也懵了,搞不懂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努尔万突然像野兽一般发狂,还要要了他的性命,有为何忽然间嚎啕大哭了起来。

    阿木心有余悸地抹了抹额上的一头冷汗,又去把差点从马上跌落下来的父亲扶正当了。

    他心中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不便把实情立即就说出来,只得装作惊讶和疑惑不解地向努尔万问道,“努尔万兹莫,你到底怎么了?可是家中出了什么事情?方才听你说要我父子二人给你女儿陪……究竟乌洛怎么了?!”

    努尔万听见是阿木问他话,这才抬起头来心情复杂的看着他。听到他最后一句话说得特别重,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个年轻人对乌洛的关心和紧张,从这样的口气里,也确信了乌洛留给他的遗书中所说的事情,并不是假的。

    乌洛枕头下的那封信,的确是留给她父亲努尔万的,不过那可不是一封一般的信件,而是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她在成都府读书的时候认识了拉鲁克兹莫的儿子阿木,两个人一开始是朋友,但因为二人都是只身在外求学,因为孤独而渐渐走到了一起。

    这种日久生情的感情也随着日子的周而复始逐渐牢固,也渐渐刻进了两个年轻人的心里。

    但是乌洛和阿木都知道,他们俩的身份,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他们各自都早被父亲订了亲事,而且两家之间,也严禁通婚。

    乌洛因此非常苦恼,最后因为实在无法忍受不能和心上人在一起的生活,便决定离开这个她觉得不快乐的世界。

    努尔万知道了自己的宝贝女儿选择自杀是因为拉鲁克的儿子阿木,便发了狂要亲自来杀了他们父子给女儿陪葬。

    但是如今见到了阿木,忽然觉得这个年轻人长得文质彬彬眉清目秀的,若他不是拉鲁克的儿子,还真是一个良婿的佳选。

    可如今一切都晚了,女儿已经服下了不知道什么毒药,眼看着气若游丝即将断气,自家的郎中又没有本事救治,想到这里,他又无奈地悲伤了起来。

    阿木装作猜到了什么似的,也不顾自己身份了,上前走了几步,任凭努尔万手下人已经把刀架到了他脖子上,还是大气凛然地对努尔万质问道,“努尔万兹莫,我阿木求你告诉我,乌洛到底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