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乌洛自杀(下)
    努尔万对阿木已经没有了什么敌意,见他紧张的样子,便悲痛欲绝的答道,“乌洛……乌洛她……快不行了……”

    阿木嘶吼道,“你说什么?!什么叫快不行了?!乌洛是得了什么病吗?难道努尔万兹莫手下的郎中不能救治吗?我家里恰好有一位汉家的神医在做客,不如请他来瞧瞧。”

    “不是得了什么病……是……服毒!”

    努尔万说着,忽然灵光一闪,好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大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神医?”

    阿木说,“服毒?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他捂着胸口缓了一会儿,才平静下心情说道,“这位汉家的隐士本来是一位神医,不过他这人性格有点怪,特别贪嘴,便做起了卖菜的生意……”

    拉鲁克在后边一直没明白阿木说的神医是从哪里来的,他根本就没见过什么汉家的神医,但是听到后边,他听出来阿木这是说的那位菜商任先生了。

    他怕努尔万知道了姓任的的存在,便要抢了他这门买卖,忙制止道,“阿木!别说了!”

    阿木转过头来,对他父亲深怀歉意地示意了一下,“阿大,有件事阿木一直没有告诉你,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说出来了。

    阿木在成都府读书的时候,认识了努尔万兹莫的女儿乌洛,我俩日久生情,如今已经是情投意合了。

    若是……若是……”他咬了咬牙,“乌洛有个什么意外,阿木也绝不苟活于世!所以,为了救乌洛,阿木只能对不起阿大一次了!”

    说罢他跪下来给拉鲁克磕了三个响头,每一次磕下去,都发出“嘭”地一声,绝对是用足了力气的,而他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正中间便通红通红的,还渗出不少细细地血丝来。

    拉鲁克一直还把阿木当做是个孩子,可今天他的举动,不知为何让拉鲁克竟无言以对,阿木爱上了努尔万的女儿,却不敢告诉他这个父亲,他不得不心生惭愧,他这个当爹的,怎么连自己最疼爱的儿子都不了解了呢?

    阿木转过头来对努尔万继续说道,“努尔万兹莫,我知道咱们两族从来没有通婚的先例,也知道我和乌洛两个都早已经订了亲事,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纯真的,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请我家那位汉家的神医前来救治乌洛。

    不管能不能救过来,我阿木在这里对天,对地,还有这绵延的群山发誓,我一定会和乌洛在一起,不管生或者是死!”

    阿木说得斩钉截铁,在场的人无不因为他为了爱情的坚定的誓言而动容,就连努尔万也禁不住有些迟疑了,比起女儿的生命和一生的幸福来,那些规矩和自己的面子,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他现在也没有工夫去想那些,如果真的有位神医能救他女儿的命才是当前最要紧的事。

    “阿木,先不管别的,我努尔万请求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赶紧回去把你说的那位汉家的神医请到我家里来,乌洛……乌洛真的快没有气息了……”

    努尔万想来以野蛮和固执的性格著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去求一个他从来都看不上的兹莫的儿子,看来他为了自己宝贝女儿的性命,面子也完全不要了。

    阿木重重地应了下来,随即便转身要了一匹马来,准备回去请神医,而包括拉鲁克在内的其他人,则愣在了原地,没搞清楚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了这样。

    阿木刚策马狂奔了出去没多久,旋即便又调转马头跑了回来,他对努尔万指着身后不远处喊道,“我说的那位任先生来了!”

    众人翘首向远处望去,果然来了两辆汉人的简易马车,马车慢慢悠悠驶到了努尔万寨子门前,众人便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这是从前边的一辆马车里露出一个年轻男子的脑袋来,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咦?怎么回事?我任怀阳见拉鲁克兹莫大清早了带了许多人出门,本想跟着来看个热闹的。

    怎么大家这么搞得这么正式,还对我夹道欢迎上了?呵呵……”

    阿木跳下马来,奔到马车前边,拽住了拉车马儿的缰绳,对杨怀仁道,“任先生,你来的正巧,昨日咱们闲谈,你不是说你祖上是神医,你们家是神医世家吗?”

    杨怀仁哂然一笑,摆了摆手道,“哪里哪里,阿木你太过奖了,我祖上倒真的曾经出了位神医,医术嘛,也在我们家传了好几代,可到我这一代不肖子孙,恐怕连祖宗一成的本事都留不住了,说来真是惭愧,惭愧啊……”

    努尔万见刚来的汉人也就刚刚二十来岁的样子,无论是言语上还是面目上更像是个汉人的酸臭秀才,一点儿也不想阿木说的神医,便又开始有点信不过阿木说的话。

    阿木急切地说道,“任先生,您就别谦虚了,如今便有个女孩子服了毒,您要是再不出手妙手回春,她可就,可就……不行了啊……”

    说着阿木竟也伤心的“呜呜”哭了出来,杨怀仁故作惊讶壮,“阿木兄弟,阿木兄弟,你别哭啊,我最见不得人家哭了,快快起来,我就算是想救,也得先看看这位小娘子的状况再说啊是不?”

    阿木只得转向努尔万,情深意切地去征求他的同意。努尔万这边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年轻的汉人男子会是位神医,可如今乌洛眼看就要不行了,他也只能病急乱投医,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努尔万也跳下马来,亲自上前来请杨怀仁这位神医。杨怀仁从马车里走下来,对着努尔万抱了抱拳,“这位是努尔万兹莫吧,久仰,久仰啊……”

    努尔万快被他的酸儒性子给急死了,心道你久仰个屁啊,咱们又没见过!可毕竟他有求于人,又不好发作,只得耐着性子躬了躬他那高大的身躯,然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杨怀仁这才撩起长衫的裙裾,正儿八经地迈着官步随着努尔万往乌洛所住的房子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