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杨神医摆谱
    杨怀仁边走边心里琢磨着,看来今天阿木和乌洛的戏都做的很真,接下来他这位主角要是不秀一秀奥斯卡金像奖的演技,那可真是要被长江的后浪拍在沙滩上了。

    来到了乌洛的闺房,一些身份较低的人便只能停住了脚步留在门外,而只有努尔万和他的心腹领着杨怀仁一众人等,以及拉鲁克和阿木跟着上了楼。

    那几个小丫鬟依旧在啼哭,她们也不懂医术,见乌洛的脸色越来越差,气息越来越弱,身体也渐渐开始发冷,也只能用热水洗了布巾不断地给她擦脸。

    努尔万把她们扒拉到一边,请杨怀仁走到床边。杨怀仁则摸着根本就没有胡子故作深沉,凑近了瞧了瞧乌洛毫无血色的脸色,心道这丫头生得还真是英气,不过和阿木到算是一对妙人儿。

    龟息散还是起作用了,杨怀仁心里忍不住发笑,想着若是叶公公知道他的秘药除了干坏事之外,能在这里被杨怀仁用来成就一对姻缘,也算是他的遗物帮他做了一件难得的好事,想来他如果泉下有知,也能死而瞑目了。

    阿木虽然知道乌洛不会死,但是看到心上人的样子,还是心理咯噔一下,想象着他真的失去了乌洛,不知道接下来的人生该如何面对。

    努尔万看了看宝贝女儿的样子,又去盯着杨怀仁的表情看,想知道这位看上去实在不像是一个神医的年轻人,到底有没有办法救他的宝贝女儿。

    杨怀仁的余光看到了努尔万紧张而焦急的神色,便把眉毛皱成了个倒八字,苦着脸不断的叹气,“唉……唉……”

    努尔万问道,“这位……神医,我女儿可还有救?”

    杨怀仁扭头看了他一眼,又再返回去看了看乌洛,继续摸着他不存在的胡子摇了摇头,“唉……唉……”

    这可把努尔万给急坏了,他性子本来就急,这会儿一颗心快要爆炸了,忍不住开口又问道,“神医,你老叹气,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女儿到底还有没有救?”

    杨怀仁自然是不能一上来就施展什么仙术妙手回春让乌洛起死复生,那样显得整个戏就太假了,不折磨折磨努尔万,他不会知道什么才是他最应该珍惜的东西。

    杨怀仁开口缓缓地说道,“要说有救也有救,只不过……”

    听他说有救,努尔万心中大喜,忙问道,“只不过什么?需要什么药物?我努尔万就是舍尽了家财,就算是把我这条老命赔上,也要救回我女儿的性命!”

    “你别急啊,”杨怀仁说道,“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

    努尔万快憋疯了,心道这个神医既然说有救,却又不说如何救,光这么叹气,还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真是让他无所适从。

    “神医,不是钱的事那是什么的事?”

    杨怀仁道,“这位小娘子是服毒自杀,按照常理,首先要知道她是服了什么毒,然后用药石去中和毒药的毒性,便能保住她的性命。

    但是现在再去找寻她服了什么毒,然后再配药煎药,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时辰上不够用了。”

    努尔万心中好不容易燃起来的希望之火被这话一瓢冷水灭了个干净,整个人瞬间便跟石化了一般。

    却不料杨怀仁接着说道,“不过嘛……”

    “不过什么?!”

    努尔万重新又清醒过来,一双大手钳住了杨怀仁的双臂,“神医,我求求你了,你要有办法就赶紧救救我女儿吧,再迟,怕真来不及了……”

    “哎呀哎呀,疼……疼!”

    努尔万赶紧松开手,一个大老爷们快哭成了个泪人儿,他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了,伏下身去竟恭敬地给杨怀仁行了个叩拜礼,口中喃喃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是不在了,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呢?”

    杨怀仁赶紧去扶了他起来,“哎呀,努尔万兹莫,这又如何使得?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我身上倒是有一服我出门的时候家里长辈给我,让我随身携带的神药。

    此神药是我家祖上所传下来的,据说可以解百毒,要说让人起死回生,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我若今日给你女儿用了这神药,我出门在外的,万一有个什么意外情况,我自己又要怎么办呢?”

    努尔万算是听明白,这位神医有个什么神药,指定能救活了乌洛,但是人家就这么一份,人家出门在外也难免遇上什么凶险的情况,要是今天把这药给了乌洛,他将来遇到类似的情况,便无药可用了。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坚定的说道,“神医,你要是能慷慨把这服神药拿出来救我女儿,那你就是我努尔万的大恩人,从今以后我努尔万做牛做马也好,上刀山下火海也罢,也一定会报答您老的这份大恩情,我求求你了!”

    杨怀仁似有所动,又转向了阿木,阿木也赶紧躬身施礼道,“我阿木也是一样的,只要任先生能救回乌洛的性命,阿木的这条性命,就是先生的了,以后任凭先生差遣便是。”

    二人说得情深意切,努尔万也为阿木这孩子对乌洛的真挚感情感到感动,可杨怀仁还是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又转向了拉鲁克,众人的目光也随着杨怀仁的目光注视向了拉鲁克。

    拉鲁克楞了一下,心道你们都看我做什么?

    本来努尔万的女儿活不活死不死的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如今这情况,自己的儿子阿木还口口声声说过要是乌洛不治而亡,他也要生死相随,那就是做好了殉情的打算了,这就让拉鲁克也不得不担心起了乌洛的安危。

    最让拉鲁克心里暗爽的是,那个一向对他野蛮粗鲁的努尔万,如今竟也乞求似的看着他,那种满足感让他也不再固执,便也对杨怀仁施了个礼,“任先生快快救人,我拉鲁克也对天发誓,只要您救了我儿子阿木的心上人,我拉鲁克部上下,任凭先生差遣。”

    杨怀仁觉得自己的计划算是圆满完成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唉,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丸来,塞进了乌洛的嘴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