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埋在土里的美食
    杨怀仁等人走近了之后,老汉便把母猪重新拴紧了,让另一个猎人把猪拉到了一旁。而他却小心的趴在土地上,直接用手去仔细地一点一点的刨土。

    天霸弟弟好奇地问道,“仁哥儿,这个老汉,他这是在挖什么东西吗?难不成挖就是他口中所说的宝贝?”

    小七彻底懵逼了,一只手挠着下巴,另一只手指了指母猪,又指了指老汉在刨的那个土坑,实在是想不通这一切跟宝贝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杨怀仁看到这里已经弄明白了,便解释道,“这位老伯,他正在挖的确实是一种宝贝,不过这宝贝不是金银宝石,而是一种吃的东西。”

    “吃的东西?”

    这回轮到铁香玉无法相信了,这深山老林的,就算有吃的东西,不应该也是长在外边吗?怎么又会是埋在土里,还需要母猪帮主来搜寻?

    杨怀仁看着他们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这东西大家可能不太熟悉,在不同的地方,人们对它的叫法也不太一样。

    我个人对它的叫法,叫做黑松露。是一种长在松树下附近的泥土里的一种东西,确切的说,它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而是一种类似蘑菇的东西。”

    “松露?”

    兰若心惊讶道,“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但是想不起是在哪里听说过的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在酒楼里听过。在东京城了的一些酒楼里,就有用松露制作的菜式,不过这东西确实很少,产出的季节性又强,所以用它做的菜非常贵,还不是什么时候想吃就能吃到的。”

    兰若心如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像……确实是在酒楼里听过这个名字。”

    “嗯,松露也被叫做块菰,也有叫地菌的,据说食用了它之后可以延年益寿,青春常驻,还有种说法,它有一种特殊的功效,就是壮阳,所以京城里很多达官贵人都……”

    说到这里,杨怀仁不好意思地咳了几下,兰若心和铁香玉两个女子也尴尬地扭过头去看老汉挖土,天霸弟弟和小七则坏坏地对视一笑。

    杨怀仁心说我也没有骗人,松露里确实含有丰富的活性蛋白质,多种有益人体健康的氨基酸以及多种微量元素。

    除此之外,它还含有大量脑苷脂、雄性酮、松露酸、甾醇、松露多糖以及松露多肽等保健抗癌物质,对于杀死癌细胞以及抑制其再生,抗衰老和增强免疫力方面都有突出的功效。

    而其中的雄性酮,便有滋阳益精的功能,古人便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让松露成为了很多富贵人竞相追逐的一种保健食品。

    天霸弟弟又问道,“那他们这些猎人怎么用母猪来搜寻这样宝贝呢?”

    杨怀仁答道,“之前我也没想到,但是后来我回想起黑松露那种特殊的气味,便知道这些猎人进山还牵着母猪是怎么回事了。

    黑松露并不会长在地表上让你看见,而是生长在地表以下的土壤里的。绝大多数情况下,它们都是依附在松树根上汲取养分生长,所以在松树下才能找到它们。

    不过它对生长环境的要求特别高,要绝对没有污染的深山老林里,才能寻觅到它们的踪迹……”

    天霸弟弟插话道,“哦,我懂了,越是这种深山老林里,才越是能让这种叫松露的宝贝吸收日月之精华,对吧?”

    杨怀仁笑道,“嗯,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吧,但即便人们知道它生长在松树下的土壤里,但林子实在太大了,也不好寻找它的身影。

    所以就用到了母猪了。因为松露有一种特殊的气味,咱们普通人是不容易察觉的,但是这种气味有点近似于发情的公猪分泌的一种吸引异性的一种分泌物的气味。

    而猪本身的嗅觉就非常的灵敏,特别是母猪,就会很容易发现这种气味,然后被这种气味吸引到松露生长的地方来。而这些猎人们就可以利用这一点来把松露挖出来采集了。”

    众人恍然大悟,连那些猎人也因为杨怀仁说的很有道理,竟也向他投过来崇敬的目光来。

    老汉边挖边笑道,“这位客人还真是见多识广,你们所说的松露,我们山里人就叫它作松下宝。

    刚才你说的这些道理,我们在这片林子里挖松下宝挖了一辈子的老猎人都说不清楚的,只是知道老一辈子的人如何教我们的,我们便跟着做就是了,没想到今天遇上了一位高人,老汉我真是受教了。”

    杨怀仁摆摆手谦逊道,“哪里哪里,我也只不过是从书上看到过罢了。”

    老汉说道,“还是你们汉人的读书人好啊,懂得事情和道理就是比我们山里人多。”

    正说着,老汉的手忽然放慢了速度,把有些湿润的掺杂着些枯草枯枝的土壤更小心地用手指拨拉到一边,随着土被拨走,渐渐露出了一个有鸡蛋那么大,浑身黑黑的还长满了小疙瘩的东西来。

    老汉从怀里掏出一块布巾来铺在松露旁边,然后双手各只用食指和中指两根指头,从松露的四个角插进了土壤里,顺着松露的体型插下去,然后手指在土壤里把它和土下跟松树根系连接的部分轻轻地分离开来。

    天霸弟弟又看不懂了,不耐烦的说道,“既然都看见宝贝了,直接从土里揪出来不就完了嘛,弄那么费劲干啥啊?”

    杨怀仁解释道,“天霸,你不懂,不要乱说。这位老伯这么小心翼翼地去把松露挖出来,是不想破坏了它的整体性,采集的是它鼓出来的部分,但也不能野蛮地将它整个给破坏了。

    因为松露这宝贝真的太稀有了,采集的地方你也看见了,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我们要跋涉了一个多时辰才能到达。

    而且采集的难度也很高,老伯这样的手法,就是为了保护它剩下的部分,目的是让它明年还能长出新的来,后人还可以来采集。

    如果像你说的那样连根带土的全拔出来,恐怕明年这棵松树下就不会长出新的松露来了,这也是一种传承,懂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