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1章:大理三塔(上)
    离开猎人村子前往大理城的时候,杨怀仁心情还算不错,唯独有一点让他有点不爽,从时间上看,除非他去大理只待两三天便把事情办完了立即回京,否则无论他怎么赶路,都来不及敢在春节之前回家过年了。

    大理城的城郭不算大,跟大宋的东京城是完全没法比的,不过城内城外的建筑风格上却是独具特色,给人的感觉,总是透着一股清新。

    扮作了商贾的杨怀仁进了城,便打听到一个他早已预料到的消息,高升泰已经登基为帝了。

    不过让杨怀仁觉得怪异的是,大理国生了这样的大变故,但大理城内的百姓们却好似没有什么生过一样,依旧悠闲或者忙着,市井里嗅不出一丝紧张的味道。

    杨怀仁等人有点迷糊了,实在搞不懂原因,按说之前不是听说大理段氏深受大理百姓爱戴吗?怎么高升泰谋权篡位,百姓们没有一点反应呢?

    以目前杨怀仁的身份,是进不了皇宫一探究竟的,只能先带着商队找个客栈住下来,慢慢从老百姓的口中寻找这一切的原因。

    大理皇宫西北,有一家规模算是城内比较大的春来客栈,而且与其说这家店是客栈,不如说是客栈加酒楼加茶馆的综合体。

    沿街的楼面被当做了酒楼,平时不是饭店的时候,店家也提供茶点,便变作了茶馆,而宽敞的后院则另有二层的排楼可以供来往的客人住宿,还有单独的库房供客人存放货物。

    杨怀仁一行人住了进来,三十多人包下了后院里一栋单独的楼宇,从二楼窗户往西北方向望去,便能清晰的看到大理国寺崇圣寺的三座巍峨的白塔矗立在广阔的大地上。

    三座白塔西对苍山,东面洱海,加上白塔在密宗佛教中的象征意义,让人不自觉地感到了一种神圣和庄严。

    主塔千寻塔目测高约七十米,两座小塔也高逾四十米,在杨怀仁看来,这样的建筑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可以说是建筑学上的奇迹了。

    修整片刻之后,杨怀仁先带着众人来到前边的楼面先吃饭,春来客栈的掌柜的见他们是汉人的商人,出手又非常阔绰,便向杨怀仁推荐了他们白族迎宾的一种高规格的宴席——土八碗。

    杨怀仁是见识过后世的大理白族土八碗的,不过此时的土八碗和后世的还有很大的区别,材料上和制作手法上都还比较具有原始的风味。

    杨怀仁此时也没有心情享受具有白族原始风味的食物,而是急于搞清楚大理城内最近究竟生了什么。

    他向掌柜的问道,“不知大理城内最近是不是生了什么大事,怎么让我觉得有种暴风雨后的怪异的宁静呢?”

    春来客栈的掌柜的似乎听出了什么,但是他好像不愿意细说,只是呵呵笑着,摆摆手说,“客官你们多虑了,不管有什么事,绝不会影响你们的生意的。”

    说罢便微笑着退走了,搞得杨怀仁越来越迷糊。等吃过了饭回到房间,不等杨怀仁开口,兰若心先话了。

    “这件事很奇怪,似乎当地的百姓不太愿意议论。刚才咱们吃饭的时候,我好想听见相邻桌上的本地人似乎谈起过,不过他的朋友及时制止了他,那个话题便没有继续下去。”

    杨怀仁仰着脖子活动了下筋骨,“是很奇怪,难道是高升泰篡位之后,搞高压政策,在城内禁止百姓谈论此事?”

    铁香玉嗤鼻一笑,“你还说你多么聪明呢,你看街面上的百姓一副安居乐业的样子,哪里像有人堵住了他们的嘴巴?”

    杨怀仁被铁总镖头反驳习惯了,而且每一次她总是说的很有道理,而且也说到了点子上,让杨怀仁想反驳回去,都找不到理据。

    不过回头想想确实是如铁香玉所说,大理城内百姓仿佛不曾经历过什么一般,但事情又确实生了,那么照如此说来,原因似乎没有之前想的那么复杂。

    原因之一,便可能是老百姓不太关心上位者们之间的事情,他们更关注的,是自己的生活,不管宫里和朝堂上生了什么权力的更迭,他们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那么事情生后不久,也就没人关心了。

    而原因二,似乎是针对想他们这些外人的,自己国家生了谋朝篡位的事情,总是有些不光彩的,也许自己人私下里还会谈论一些的,但是在杨怀仁这样的外人面前,就难以启齿了。

    杨怀仁想了一下,吩咐道,“小七哥哥你去找几个人,装作出门去采购当地的特产,顺便尽量和当地人多交谈,争取打探出点什么消息来,咱们这样一无所知,实在是太被动了。”

    小七点点头,立即转身走了出去。他打开房间的门之后,似是看到了什么人走上了楼来,便回头给杨怀仁打了一个眼色,这才匆匆离去。

    杨怀仁会意,立即示意众人收口,这时春来客栈的一个小二哥端着一壶茶水走了进来。

    “几位客官,这是我们当地最好的普洱茶,掌柜的叫小底送来给几位客官享用。”

    杨怀仁笑着点点头表示了谢意,等小二哥放下茶水,杨怀仁又从腰间掏了一块碎银出来,抓着小二哥的手塞到了他手里。

    “这位小哥,我们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不懂,我想打听点事,不知道可不可以。”

    那个小二手里攥着杨怀仁塞过来的银子,早就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块碎银虽然不大,却也顶的上他两个月的月钱了,以前他可从来没遇到过出手这么阔绰的,便不自觉地笑容满面,小鸡吃米似的急忙点了点头。

    “客官有什么话尽管问,小底一定知无不言,嘻嘻……”

    杨怀仁和蔼地问道,“我听说你们大理国刚换了新的国君,不知道会不会对我们来大理行商的汉人有什么影响啊?对了,为什么你们大理的段氏当权好好的,又忽然换了一位国君呢?”

    小二听完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可手里的银子又让他忍不棕头瞅了瞅,见没有客栈里的人,才不情愿的指了指窗外的白塔……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