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被困密道
    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大理城地理位置很好,背靠苍山,面朝洱海,加上大理近百年来也没有什么外敌的威胁,所以大理城是没有护城河的。

    通往大理城的主干道是南门外的官道,而出东门,一路走下去便能到洱海边。

    因为这一片地方地势平坦,土地肥沃,便有不少当地的居民开垦了田地来耕种,一年下来如果和风沐雨的话,收成也算是不错。

    也正因为这样,东门外便逐渐形成了一片居民区,特别是不少城内的商家富户,都在东门外盖起了大宅,一来收租方便,二来住在城外,毕竟更加清静。

    正是是在这片祥和的居民区里,有一座看上去还算普通的占地二三十亩的大院,院子也不知道是城里哪位富贵人家的,由于和邻里之间很少打交道,所以周围也没有人关心隔壁住的是谁。

    这天夜里院子里和以往一样安静,只是正堂里还亮着灯,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中年汉子,和一个年纪相仿的汉人汉子坐着在说着什么。

    汉人汉子的脸上似乎带着些忧虑,不过用花布缠了头的汉子总是大大咧咧地哈哈大笑着,仿佛并没有在意。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又走进来一个年轻人来,眼神奇怪地看了一眼汉人汉子,躬下身去趴在缠头汉子耳朵边上说了些什么。

    年轻人本来这样说话好像是防范了外人,可缠头的中年汉子好像蛮不在乎,听罢竟惊讶地大叫了起来,“你说什么?密道的机关被触发了?这……怎么可能呢?!”

    缠头汉子本来还大声笑着,说完了这句,脸色便沉了下来,瞪大了两只牛眼看向了汉人汉子。

    汉人汉子也明白发生了什么,疑惑道,“难道我被人跟上了?”

    缠头汉子有些生气,埋怨道,“真他女马的放大废屁,不是你还能有谁?这密道我们可是挖了快三年才挖通,叫你用了一次,便被人发现了,要是坏了我的大事,看我怎么跟你算账!”

    汉人汉子似乎很镇定,他凝眉想了一下,便猜到了什么,特意放缓了语速道,“乌蛮王莫急,柴某已经猜到是谁了。既然他触动了机关,那么可以肯定他现在已经被困住了,所以并不会走漏了这条密道的消息。”

    缠头汉子听罢摸着下巴想了想,觉得柴致祖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密道里虽然进了人,可如今那人触动了机关,一定已经被困住了,既然不会暴露了这条密道,那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阿满,带几个人把困在密道机关里的人抓住,关在地牢里,过会儿我便去看。”

    那个被称作阿满的年轻人眼睛很阴郁,还是怀疑地看了一眼柴致祖,这才对乌蛮王抱拳施了礼,然后退了下去。

    ……

    “仁哥儿!仁哥儿!你……俩,没事吧?”

    兰若心忍着浑身剧痛爬起来,一直爬到石门边上,有气无力地拍打着石门,而杨怀仁在另一边也冲向了石门,不过这一次他十分小心,特别注意到了脚下,没有再一次踩到石门这边的机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杨怀仁回头看了一眼铁香玉,见她也已经爬了起来,看样子不想是有事,便答道,“我和铁总镖头都没事,你呢?还好吗?”

    “我没事,你没事就好。”

    铁香玉这会儿也走了过来,有点不耐烦地说道,“没工夫让你俩唱卿卿我我的催泪大戏,兰当家的,你要是没有什么大碍,赶紧起来,去扭动机关把门打开。”

    兰若心这才想起石门是可以打开的,赶忙爬起来,找到跌落在地上幸好没有摔灭了的油灯,找到了那块凸起的石头,用力扭了下去。

    石头像刚才一样转动起来,发出“嗤嗤”的摩擦声,但奇怪的是,石门这一次并没有开启,而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兰若心见状心中大急,松开那块石头,等它转回到原位,又扭了一次,可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杨怀仁在石门另一边疑惑地问道,“若心,你扭了吗?”

    兰若心有些急躁,想着心上人被关在里另一边,感觉好像就这么与世隔绝了一般,忍不住鼻子一酸,带着哭腔道,“我扭了,和你刚才一样也扭动了,可是石门却没有打开,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杨怀仁心中大叫不好,却还是温柔地说道,“你别着急,冷静一下,也许是你扭错了方向,你朝另一边扭一下试试。”

    “哦。”

    兰若心刚才有点慌神,也不记得杨怀仁是朝哪个方向扭动的石头,这回等到石头转回到原位,又试着用力朝另一个方向扭动。

    可另一个方向根本就扭不动,无论她怎么用力,好像卡住了一般,怎么都没法让石头转动半分。

    “另一边,另一边扭不动,是死的!”

    杨怀仁忽然意识到什么了,便对铁香玉说道,“完了,可能是刚才我踩到了地上的陷阱,另一边打开门的机关自动被锁死了,若心再怎么拧也不管用了。”

    “那咱们真死定了。”

    铁香玉说着给杨怀仁指了指石门这边的石壁上一块凸起的石头,“这边的机关我也试过了,也不管用了。”

    接着又给杨怀仁指了指另一边,“喏,另一边也是死路。”

    杨怀仁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去,另一边大约二十步之外,是另一道石门,不用猜也知道,如果设计这些石门的人为了提防和抓住意外的入侵者,只要触动了一次陷阱,那么另一边控制打开石门的开关也一定锁死了。

    很奇怪的是,杨怀仁觉得自己从井口进入到这个密道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害怕的,可这会儿他和铁香玉被关在了这么一个地方,反而不觉得害怕了,心里还觉得有些好笑。

    他冲着铁香玉苦笑了一下,摊了摊手,“死就死吧,只是连累了铁总镖头,我心里还真有点过意不去。”

    铁香玉对杨怀仁的表现也觉得很奇怪,实在搞不懂这个人到底是胆子小还是胆子大、是真的镇定自若还是没心没肺了,只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都是我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