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1章:铁香玉的情愫
    杨怀仁一字一句、回味深长地重复了铁香玉的话,“都、是、我、自、找、的。”

    接着长吁了一口气,“我听不出你这句话,是真心的还是违心的,唉……”

    铁香玉也不知怎么了,别人对这句话怎么理解她不清楚,但杨怀仁说出这句话,她总是能捕捉到这句话更深层次里的含义。

    “随你的便。”

    她笑了笑,随即自若地坐了下来,“这会儿咱们被人家瓮中捉鳖,你还有心思考虑别的事情,真不知道你是真慌张还是假镇定。”

    杨怀仁也翻身坐了下来,正对着另一边的铁香玉道,“你就当我有病吧。不过这位大姐,你用词不太恰当,什么叫瓮中捉鳖?骂谁呢?!”

    铁香玉忍不住噗嗤一笑,身陷困境下的杨怀仁还有心情开玩笑,便说明他并没有慌乱,接着给他示意了下石门的另一侧,“幸好兰当家的没被困住,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杨怀仁镇定的来源被人家这么容易便识穿了,也并不觉得没面子,扭头对着石门说道,“若心,我知道你现在很担心我们,不过这样解决不了问题,你现在还是回头,回到入口,和天霸弟弟去找人来救我们。”

    兰若心在石门另一边本是有些慌乱的,眼泪从她通红的眼睛里涌了出来,她心中悔恨刚才那一刻为什么是铁香玉纵身一跃救下了杨怀仁,她觉得应该和杨怀仁一起被困的,应该是她,而不是铁香玉。

    但听到杨怀仁镇定的声音,她才冷静了下来,对啊,也幸亏她在石门的这一侧,还有机会回去找人来救他们。

    可这一刻,作为一个女人,她却不愿就这么离开自己的心上人,心中莫名的就有一种非常可怕的想法。

    好像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石门的背后好像还有什么致命的机关陷阱,或是什么獠牙巨口的怪兽一般,顷刻间就会要了杨怀仁的性命,这次离别便是永别。

    杨怀仁在石门的另一侧自然是听到了兰若心的啜泣声,他安慰道,“若心,还记得曾经清平关城墙之上吗?我们并肩战斗,正是那一刻,让我觉得身边的你,真的很有魅力。”

    兰若心听了这句话立即就懂了,从她对杨怀仁的了解里,他明明是喜欢她柔弱的另一面的,也许大多数有本事的男人都有这种心理暗示,保护他的女人,才能显示他男子汉的阳刚之气。

    但当日清平关上,却是兰若心拼命救下了杨怀仁,兰若心也清楚的知道,正是那一刻她展现出来的勇气和奋不顾身,感动了杨怀仁,也正是从这一刻起,才让他对她的感情,有了一个重新的定位。

    勇气,对,勇气。兰若心扣紧了腮帮子对自己说道。

    她深吸一口气,脑袋里也变得清明起来,眼下的情况,她留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办法,想要救人,只有回头,只有离去。

    兰若心忽然站起身来,拾起了地上的煤油灯,看着石门的眼神里充满了深情。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哥哥,我立即去喊人回来,你们……保重。”说罢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听着兰若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杨怀仁安心地长出了一口气,看向了对面的铁香玉,勉强挤出了点笑容。

    这一刻,两个人被同时困在两道石门中间的密道里,他不需要再掩饰什么,也没必要非要装出一副胆大或者无忧无虑的样子,一个安慰的微笑,足矣。

    铁香玉表情淡然,不知为何躲开了杨怀仁的目光,扭头看向了另一边。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要躲避杨怀仁的目光,可就是下意识的这么做了,眼睛不看他,但脑子里却都是他那副坏坏地笑着的讨人厌的样子。

    讨人厌?不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这样的。不过有些时候,比如现在,他的样子好像没那么讨人厌了。

    思绪仿佛忽然回到了一个月前,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他明明一点武功都没有,可在她这个江湖中人面前,却没有半点畏惧之意,甚至言语表情上,还有些得意和嚣张。

    她想起了他说过的人生三大错觉,人总是会觉得自己掌控了局面。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里,还会这么想吗?

    她又想起了她在走马观花的比试中抢到了花球中的纸条,却没有念出来的那句话,“我要给杨怀仁生孩子”,这一刻心中默念出来,心里竟然没有半点抗拒了,这是为什么?

    好奇怪啊,脸上羞得像火在烧,这一刻,一定是脸红了吧?

    铁香玉目光里看到了那一盏油灯,忽然觉得它很讨厌,如果没有它,也许杨怀仁不一定能看到她脸上的红晕。

    可等她偷偷瞄了一眼杨怀仁,却发现杨怀仁换了个姿势,那样子好像是在打坐,双眼紧闭,嘴唇一张一翕的动着,不知念了什么,却好像是入定了一般。

    铁香玉便又开始埋怨,这家伙真是讨人厌,果真是个没心没肺的,这会儿还有工夫去打坐,你真当你颂一道经文,就有满天神佛来救你吗?

    或者让他看到自己害羞的脸色,才是最好的吧,铁香玉心里忽然觉得有点可惜,以前她听说很多翩翩公子和美丽的小娘子们,就是从一个害羞的眼神开始的。

    把眼神从杨怀仁身上收回来,再看向了那盏油灯,便俏皮地对它道了歉,刚才的埋怨,都是违心的,也许对面的那个男人,已经在她心中如何都抹不去了。

    油灯似乎不接受她的道歉,火焰开始渐渐地小了下去,光线也开始黯淡了下来,眨眼间的工夫,火苗最后变成了一个小亮点,最后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杨怀仁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他似乎也知道是油灯的灯油烧尽了,心里总是觉得铁香玉武功虽高,可毕竟是个女人,这样的处境,难免心中会害怕,便开口打趣道,“你要是怕黑,可以坐到我身边来。”

    铁香玉心里一暖,可却不知为什么身体本能得抗拒了这个要求,发出违心地“噗嗤”一笑,“怕是你心中害怕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