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另一股神秘势力
    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两人同时看向了另一侧石门的方向,也同时安静了下来。

    石门另一侧似乎有人在说话,不过声音不大,杨怀仁和铁香玉离的太远,听不真切。

    “嘘,别出声,咱们不如到那边石门边上仔细听听。”

    杨怀仁说罢缓缓站起身来,可能是也感觉到了铁香玉站起来了,黑暗里担心谁都看不清脚下,便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恰好抓到了兰若心的手。

    兰若心霎时浑身一颤,从手上传来了一阵酥麻之感,可不知为何她的右手好像不听了她的使唤,竟没有收回来,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被杨怀仁握在手里,轻轻牵着往另一侧石门的方向摸索着慢慢走去。

    两道石门之间的密室大概也就二三十步的长度,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杨怀仁怕这道石门边也有陷阱机关,便在走了二十步的时候渐渐慢了下来。

    不知为何,他感到此刻各种感官都特别清明,虽然看不见,但是从石门后的说话声,判断出了石门大致的位置,牵着铁香玉移步到离石门大概还有四五步的距离之时,便停了下来。

    然后他再尽力向前探出身子,竖起来耳朵,想尽力从石门外不知什么人的谈话里得到点什么讯息。

    铁香玉就这么被杨怀仁一直牵着,好似他都忘记了还抓着她的手,铁香玉也想听听外边人在说什么,可这会儿她浑身燥热,双颊羞红,竟什么也听不进耳朵里了。

    杨怀仁听了一会儿,可还是听不出门外的人在说什么,可能说的本就不是汉话,或者是当地的口音的原因,听到他耳朵里,实在是没法分析出任何讯息来。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的谈话停止了,接着又是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似是门外的人又重新走开了,并没有理会他们。

    杨怀仁疑惑地轻声问道,“你说他们是不是不知道咱们被困在了这间密室里?”

    铁香玉这才回了回神,眼神像是盯着根本看不见的右手幽幽道,“应该不会的,咱们既然已经触动了密道的机关陷阱,他们应该是会知道的。”

    杨怀仁此刻也没往别的事情上想,根本就是忽略了他的手还牵着铁香玉,更没从铁香玉不同以往的柔弱语气里听出什么不对。

    “哦,那就好。”

    “好?有什么好的?要是刚才那些人不知道我们被困,只要等兰若心喊了人回来救我们出去,那才是好。”

    杨怀仁摇摇头,“就算我们被救出去,柴致祖也跟丢了,搞不懂他在搞什么鬼,我总是心里不放心。”

    “我们如今这种处境了,你还想着柴致祖?”

    “对啊,”杨怀仁口气非常认真,“我越来越感觉柴致祖的阴谋,比咱们原来想象的还要大。”

    “这……还有比密谋造反还大的阴谋?”铁香玉有点难以相信。

    “也不是不可能啊。而且这个阴谋,牵扯的人,或者未知的势力,比咱们起先猜测的要多,也要大。”

    “你又是从而得知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杨怀仁苦笑了一下,“你想啊,这条密道规模这么大,还机关重重,绝对不可能是一股小势力有能力开凿和建造的。

    柴致祖,就更不可能了。他的目的毕竟还是在大宋,不可能跑到这么远的大理来开密道玩,从做买卖的角度讲,付出和回报完全不成比例。

    而且他的势力也都是在大宋,他的能力和声望也到不了影响大理局势的地步,加上从他最近的行踪来判断,他也只不过比我们早到了大理没几天而已,但这条秘密的隧道没有个两三年,不可能开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这条密道早就有了,而且是大理国境内一股强大的势力开挖的?”

    “嗯,”杨怀仁点点头,“而且应该和大理段氏,还有如今当权的高氏也没有关系。”

    铁香玉想了想,“和大理段氏没有关系比较容易理解,但柴致祖刚才刚从高相国府离开,是不是不能完全否定这条密道和高升泰无关呢?”

    “应该是和姓高的没关系的。你注意过没,这条密道的方向,是自西向东延伸,咱们方才走到石门的距离,差不多离那个井口有近三百步。”

    铁香玉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这是一条秘密出城的密道,对高升泰来说,没有必要费力挖这样一条密道出城。”

    杨怀仁笑了,“对,就是这个道理。有能力挖一条这样的密道的人,一定有很强的人力和财力资源,又不是大理国前后当权的段氏和高氏,那么就可以猜测,是另一股对大理国皇位有野心的势力了。”

    “那柴致祖造访了高相国府,却又走了这条密道出城,那他在高升泰和这股神秘的势力之间,又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杨怀仁陷入了沉思,本来他来大理国的目的,在他看来是很简单的斡旋,成功与否,其实只要对大宋没有影响,他都可以交差。

    但现在他似乎不这么想了,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目前得到的信息也实在是太有限,他一时之间也无法想明白其中的缘由。

    “这一点,我目前就想不通了,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柴致祖干的一定不是好事。”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唉……”

    杨怀仁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还是先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再说吧。”

    杨怀仁深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想再多也是徒劳,光凭猜,也猜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不如放松下心情,先脱身再说。

    他稍稍放松了一下,才发觉他一直都紧紧攥着铁香玉的手,手心里都出汗了,想到铁香玉一直就这么被他攥着,也从没把手收回去,心里又觉得十分好笑。

    不过这样攥着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的手,总是有些失礼的,他装作出并没有注意到的样子,收回了手来,“唉,刚才石门后有人,紧张得我手心都出汗了。”

    杨怀仁松开了手,铁香玉心里竟隐隐有些失望,有点不自然地也随着说道,“哦,哦,我也是。”

    这时,石门另一侧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