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迷烟
    石门外又来了几个人,门内黑暗中的铁香玉就算是个江湖女侠,也难免心中紧张,这一次是主动伸过手来抓住了杨怀仁的手。

    杨怀仁也只觉得这时人在面临未知的危险的时候一种寻找同伴安慰的动作,也并不多去乱想到男女之情上。

    而且作为男人,哪怕他不会武功他内心里也觉得这时候他应该是有责任反过来保护一个女人,便主动反过手来抓紧了铁香玉的手。

    从脚步声上判断,门外的人明明走到了石门前了,却没有像刚才一样小声说话,而是好似扳动了一个什么机关,然后便听见一阵“沙沙”声。

    可石门并没有打开,而是从石门的上方打开了一个小孔,很快便有一束明亮的光线投进了两道石门间的暗室。

    杨怀仁极力地想从小孔往外看,看看门的另一边到底是什么人,可一来因为怕还有陷阱,所以他不敢贸然靠近到石门边,二来小孔大概只有半寸的孔径,石门又非常厚,所以从里边也看不到外边。

    “快,快躲开!”

    铁香玉忽然叫道,而手上则用力拽着杨怀仁和她一起躲到了光线照射的另一边石壁边。

    杨怀仁也明白石门上忽然出现这么一个小孔,很有可能是门外的人在往门里看,或者这个小孔就是门外的人要射什么东西进来攻击他们,便随着铁香玉意思跟着到了石壁边。

    只不过他下意识的保护意识特别强,即便铁香玉是个朋友,他还是把铁香玉挡在自己身后,而他站在了前边。

    铁香玉也没想到杨怀仁竟然会这么做,心中小鹿儿乱撞似的砰砰直跳,被一个男人这样保护,就算她真是个冰冷美人儿,这会儿心里的冰块也融化了。

    可二人盯着那个小孔过了好一会儿,却不见有任何东西射进来伤害他们,杨怀仁疑惑地往前凑了凑,抽动着鼻子说道,“你闻见什么味道没?好香啊……”

    铁香玉也似乎觉得哪里不太对,等闻到了那个沁人心脾的香气时,忽然沉下脸来,“不好,快捂住鼻子,这香气……有毒!”

    她再想拖着身体开始发沉已经向下倒去的杨怀仁已经来不及了,自己也感觉双腿发软,眼前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眼皮挣扎了几下,还是倒了下去。

    ……

    杨怀仁是被刺眼的光线照醒的,他试着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眼前却还是只有一篇空洞的白色,眼睛被耀得流出眼泪来。

    他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久,觉得光线不那么刺痛眼睛了,才缓缓把眼皮打开。

    眼前有几个人,本来正在大声说着话,可见他醒来,便一齐向他看了过来,杨怀仁一眼就看到了柴致祖,而另外几个人,都穿着他也不认识的当地少数名族的服装。

    坐在主位上一个缠了头的中年大胡子汉子笑道,“呦,竟然这么快就醒了,哈哈。”

    “我这是在哪儿?”

    杨怀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下意识的问了这么一句,想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低下头去,这才发现他被麻绳像是包粽子一样捆在了一根石柱子上,麻绳绕着他的身体和石柱得绕了二三十圈,想动弹一下,根本不可能。

    他立即想起铁香玉原本是和他在一起的,立即一副凶狠的样子大叫道,“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呢?”

    柴致祖笑眯眯地走到他面前,扭头看向了另一边,“杨郡公,别紧张,铁总镖头在另一边,好着呢。”

    杨怀仁顺着他的眼神用力向身后望去,视线快要看不到的边缘里,发现是他身后的一根石柱子上,像他一样的方式捆住了一个女人,虽然因为她这时还没醒过来而耷拉着脑袋,可还是看得出来正是铁香玉。

    他长吁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从面前的局势判断,刚才他们俩在密室里,一定是中了对方的迷烟了,那个石门上的小孔,正是对方为了吹迷烟进来才打开的。

    既然如今被人绑住了也无法逃脱,再慌张也是没有用的,他只好冷静地去分析眼前的局势。

    兰若心回头去喊人回来救他们了,杨怀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所以也没有一个时间长短的概念,只能得出结论,兰若心还没及时找人回来,或者回去找人的路上,遇到了另外的阻滞。

    不过既然这里只有他和铁香玉被人家抓住,也能猜测兰若心和天霸弟弟他们应该是安全的,那么只要他能多拖一些时间,就能给兰若心多争取一些找到他们救他们的时间。

    偷偷瞄了瞄地面和墙壁,看来这里还是一间石室,不过空间还是比较大的,石壁上和天花板上挂了很多灯笼,石室里光线非常充足。

    具体是地下还是地上,就有点说不准了,不过柴致祖和那个貌似是个头领的缠头汉子既然是干坏事,那么应该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石室里其实人也不多,除了柴致祖和缠头的大汉,还有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像是个有点地位的,剩下的只有四个像是喽啰的人物站在他们身后,其他就没有别人了。

    背后什么情况,他被绑成了这样也看不见,面前则是有两个明显的洞口,应该是出口了。

    杨怀仁慢慢镇定下来,柴致祖却笑道,“杨郡公还真是有女人缘,连中了迷香昏倒了,都还有个美丽的小娘子紧紧牵着,还真是让我羡慕不已呢。”

    杨怀仁也不理柴致祖的调侃,心说这会儿装怂是没有用的,如果人家真要你死,你也跑不了,装怂只能让自己落了下风,那还不如装逼,说不定能多争取点时间,也多套些话出来。

    “柴大官人啊,原来是你啊,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吧,你这样对我,是不是有点没意思呢?不如你给我解开,不然我下次再来了兴致玩火,可就不是烧了一座梁山了,你家在哪我清楚的很,你说是不是?”

    柴致祖眉头一皱,接着笑道,“杨郡公果然胆识不凡,你是个厨子,如今的情况你应该清楚,是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还能有胆量威胁我柴某人,柴某人不得不说,你还挺让我佩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