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激怒
    杨怀仁依旧很坦然,他嗤鼻一笑道,“柴致祖啊柴致祖,你这人真没意思,心口不一。你花了高价请龙门镖局跟着我,如今知道了铁总镖头反水帮我,你心里一定很生气吧?”

    柴致祖似乎没有什么大反应,“啧啧”了两声,“一开始,确实有点不痛快,更想不到龙门镖局这么大的镖局,竟然也不讲信用。

    不过现在知道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惜的,而且柴某人也不得不承认,杨郡公风流倜傥,对女人确实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吸引力。”

    “呵呵,”杨怀仁笑了,“那我就当你是称赞我有本事喽?”

    柴致祖点点头,“这一点我确实得承认,无论从哪一方面讲,杨郡公都是个世上罕有的有大本事的人,只不过嘛,这本事如果是给赵家卖命,实在是可惜了。”

    杨怀仁立即便懂了柴致祖话中的意思,他既然要造反,说出什么抹黑赵家的话来都不足为奇,表现出对杨怀仁的爱才之心,那就是表明了要拉拢一下了。

    杨怀仁装出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道,“唉,其实呢,我也觉得可惜了。”

    柴致祖忽然眼睛一亮,“杨郡公的确聪明人,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杨怀仁早知道他想说什么,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便打断了他,“这话说的不错,一只好鸟,当然要找一颗参天大树来筑巢,树大了才能遮风挡雨,才能住的舒服。”

    柴致祖脸上刚露出一丝欢喜之意,却不料杨怀仁接着说道,“所以我找到了一颗最大的大树,而你,不是我说你,柴致祖,你连颗草都算不上,更别说是棵树了。

    呃……或者准确点说,你明明在这棵大树上住的很舒服,家里有钱有地,生活无忧,却整天想着要造反,你说你,是不是就不是一只好鸟?”

    柴致祖这才听出来被他戏弄了,肚子里一股子火气立时就像发作出来,不过他还是很有定力的,有些人即便他不喜欢,为了他的野心,也要尽力再争取一下,有些事即便他不喜欢,但是也要做。

    他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么骂柴某人,但柴某人还是非常欣赏杨郡公的才华和忠诚。”

    杨怀仁又打断了他,“别,千万别,我受不起。”

    柴致祖强忍着心中的怒意继续说道,“不过你可能还是太年轻了,少年人太有本事,就容易得意忘形,看不清局势。

    有时候你眼里的参天大树,也许只是因为你只看到了一个表面,有句话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相信杨郡公饱读诗书,一定是知道的。

    赵家这棵树,早就从里边开始腐朽了,你这么聪明一个人,柴某人是不相信你看不到这一点的。

    你说的遮风挡雨,也不过是小风小雨,真要是狂风骤雨,怕是这棵树倒得比谁都快,到那时候,覆巢之下,又安有完卵呢?”

    杨怀仁表情不屑地晃了晃脑袋,“柴致祖,别跟我说什么完卵不完卵,在我眼里,你这家伙就是个蛋子,好好的日子不去过,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天这么费尽心思的骗自己,有意思吗?

    你要造反就造反,说那么多废话,放那么多废屁,有意思吗?

    你若是拿出类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理由来造反,我还真不会瞧不起你,率性而活,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起码我敬你是一条好汉。

    可你是怎么想的,又怎么做的?我用眼睛看到的,用耳朵听来的,都不是假的,就算你复周成功,当了皇帝,你觉得你会是一个好皇帝吗?还不照样是一个昏君坯子?”

    “你!”

    “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吗?你眼里只有权力,只有皇位,只有你想象里的,根本看不见摸不着的大周,为了复周你要造反,你做了那么多事,有一件好事吗?

    沧州柴家庄,好大的威风啊,早就听说作奸犯科的人到了你家庄上,官府都不敢进去抓人。

    你豢养那么多亡命之徒,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亡命之徒肆无忌惮。梁山是怎么回事,还用我多说吗?

    梁山泊周边成百上千的渔民,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想必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在意过他们的生死吗?”

    柴致祖咬着牙辩驳道,“你一个黄口小儿,懂什么大道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将来如果我荣登大宝,我一定会成为万世明君!”

    “你快拉倒吧!”

    杨怀仁嘲笑道,“还万世明君呢,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咋就那么可笑呢?我以前还有过好好劝一劝你的心思,可事到如今,我真的没那心思了。

    山南改性难移,你就是这么一个人,你享受的是那种大权在握、玩弄权力的感觉,为了达到目的,所谓的不拘小节,也许要牺牲千千万万的大宋百姓。

    这几年来你四处勾结,还有不少大宋以外的势力,其中甚至有很多是大宋的敌人,你许给他们什么利益,不用想我也猜到了,卖国求荣这个词,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消停点吧!你一没有那个本事,二没有那个命!所以就别给大宋添乱了,到头来受苦受难的,是那些无辜的老百姓们。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也回不了头了,所以你想做什么,就继续做下去,不过话说在前头,到时候你落在我手里,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柴致祖脸色阴郁,额上青筋暴露,眼看就要发飙。杨怀仁却是一脸坦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毫无畏惧之意。

    杨怀仁心里清楚,如果柴致祖要他死,根本没必要和他在这里废话,既然还留着他的命,肯定是在他的阴谋里,他还能起到一个关键的作用。

    所以杨怀仁才敢肆无忌惮的用言语来激怒他,也许这样能让想来自负的柴致祖能透露出点什么秘密的东西来。

    柴致祖脸色黑了好一会儿,忽然又露出了些轻蔑地冷笑,“呵呵,杨郡公说的不错,有些话我听不进去,有些事我也回不了头了。

    只不过现在是你落在我手里,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