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乌蛮王
    杨怀仁知道再跟柴致祖说下去,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也许因为他被俘,柴致祖又想到了什么更好的主意,或者利用杨怀恩的被掳变相帮助了他来实施他的大阴谋。

    既然这密道和密室都不是柴致祖的,那么坐在密室里主位上那个一直不曾说话的缠头汉子,应该就是柴致祖在大理国找的合作伙伴了,也就是这里的主人了,或许他们在大理的阴谋,这一位才是关键人物。

    杨怀仁不理柴致祖的威胁,仰着头朝那缠头的汉子喊话道,“哎,把脑袋缠得跟印度阿三似的爷们,你是哪位?”

    缠头汉子自然是懂汉话的,方才杨怀仁和柴致祖的对话,杨怀仁也不断瞟了这汉子几眼,发现他好似皱着眉头认真听,猜想他应该听出了个大概。

    乌蛮王确实能听懂汉话,只不过汉人那些文绉绉的东西,他就不那么懂了。

    刚才他听着柴致祖和杨怀仁对话,也大致能听出来是柴致祖想拉拢杨怀仁,但杨怀仁似乎没有同意,而且还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来反讽了柴致祖。

    可他们话里那些什么好鸟不好鸟,又什么蛋子不蛋子的他就听着头疼了,心说这帮汉人说话就是喜欢拽些让人脑壳疼的东西,听着就费劲。

    到后来杨怀仁跟他喊话,他也没听懂阿三是什么意思,只当是跟他打招呼,便笑哈哈地回道,“杨郡公的大名本王早就听说过,只是从来没想过杨郡公竟然还知道本王在家里排行老三,还真是让本王开了眼了。”

    杨怀仁听罢笑喷了,一口气没喘匀和,都笑咳了出来,他清了清嗓子,“你听过我的大名,那你还真不一般,哦,对了,你是个什么王?”

    乌蛮王真以为杨怀仁是在称赞他见多识广,便得意地说道,“别看我们乌蛮部地处偏远,但你们大宋的事情,我乌蛮王还是小有所闻的,你便是大宋通远郡公杨怀仁,我没有说错吧?”

    杨怀仁笑着点点头,“没错没错,我就是大宋的通远郡公杨怀仁。乌蛮王,话说来的就是客,我不远万里来到大理,也应该算是个客人吧?你看你还把我绑着,这难道就是你们乌蛮部的待客之道?”

    杨怀仁对柴致祖和乌蛮王的态度截然不同,也是出于类似于远交近攻的策略。

    他口中所说的乌蛮部,杨怀仁没听说过,不过从广义上来讲,古时候汉人喜欢对生活在偏远地区的部族统称为蛮。

    蛮这个词用来形容一群人,原来的意思是没有贬义的,表达的就是一种差异,一种不同。比如这些少数的部族,生活习性、信仰、文化等习惯都跟汉人不同,所以就称呼为蛮。

    而直到后来,特别是近现代,这个蛮字渐渐变成了一种贬义词,理解上越来越脱离了原来的语义,而是当做了野蛮或者蛮横无理中的蛮来理解。

    所以汉族人有时候骂人,就叫人家蛮子,意思是说这个人不讲道理,行为野蛮,没有文化,举止粗鲁等等意思。

    乌蛮,准确的说是当时宋人对生活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西南地区众多没有定义种族属性和分类的部族的统称,因为西南这些部族的信仰里,大都崇尚黑色,所以就叫做了乌蛮。

    听到乌蛮这两个字,杨怀仁便立即想到了当初大理国被权臣杨义贞篡权之后,高氏父子引乌蛮兵回朝救主的故事。

    也由此联想到了一些事情,比如是不是生活在大理国偏僻之地的一些小部族已经结成了,或者被某个实力比较强的部族不断吞并壮大,形成了一种部族的联盟,才有了一个乌蛮王的存在。

    而乌蛮部当初出兵帮助高氏父子从新夺回大理国政权,他们并没有得到高氏父子许诺给他们的好处,或者对既得利益感到不满意,才有了更大的野心呢?

    杨怀仁觉得很有可能!特别是像柴致祖和乌蛮王这样野心勃勃的人,凑到一起密谋些什么事,实在王八看绿豆,很容易对上眼。

    杨怀仁猜想到这里,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因为越是有野心的人,就越是自私,越是贪婪,也越是多疑,不会轻易相信和他一样有野心的人。

    柴致祖和乌蛮王之间的合作,也不过是相似的利益驱使下促成的而已,如果他们之间的利益有了明显的矛盾,也许这种合作也就很容易土崩瓦解了。

    对柴致祖,杨怀仁没必要和他客气,在他眼里,不论杨怀仁多么有能力和本事,也不过是被他利用来达到他的目的一个人而已,被他利用完了,不可能会有好下场的。

    但乌蛮王不同,他的利益和杨怀仁本身是没有矛盾的,也因为这样,乌蛮王变成了杨怀仁求生的突破口,所以对他的态度,也就不同了。

    乌蛮王觉得杨怀仁说的有道理,他要成就他的大事,能得到更多有本事的人的帮助,是他和柴致祖想法不同的地方,所以他想也不想,便开口说道,“来人啊,给杨郡公松绑。”

    “什么?”

    柴致祖简直不能相信他的耳朵,对乌蛮王质疑道,“乌蛮王,这个人看着老实厚道,其实诡计多端,即便是把他绑着,他都能想出一些你我都想不到的鬼主意来欺骗我们。

    如果给他松了绑,怕他若是想逃走的话,根本就不是难事,而到时他叫了人来,我们就危险了,如此轻率地置你我二人于危险的境地,实不是明智之举。”

    乌蛮王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他既然敢给杨怀仁松绑,就有足够的把握来认定杨怀仁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这里本就是地下的密室,而且据他所知杨怀仁只不过是个不会武功的书生,再说他手无寸铁孤立无援,他又能怎么样?

    柴致祖今天办事不利,他本来也没放在心上,但眼下竟然敢质疑他的决定,就让他很不爽了。

    “柴致祖,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谁才是那个说了算的人!”

    柴致祖也意识到刚才的话有点鲁莽了,正要解释,忽然听到杨怀仁说道,“乌蛮王啊,我听见姓柴的说你不智又不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