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乘间投隙
    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一刹那之间,杨怀仁便从乌蛮王和柴致祖的对话里,判断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正好可以来一计乘间投隙。

    从他们二人的生活轨迹来看,他们以前是不认识的,不知道是什么机缘,让两个有野心的人走到了一起,一开始也许是有中间人负责联络,两人之间并未谋面,而只是秘密的书信来往。

    后来大理事发,乌蛮王意识到他最好的机会到来了,事前又做了诸如挖掘密道这样的准备工作,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更好的谋划。

    这时候柴致祖得到这个消息,自告奋勇来给乌蛮王助力,帮着他出谋划策,为的便是乌蛮王能在事成之后,给他的大计划带来好处。

    所以柴致祖便匆匆出发赶往大理国,恰巧这时京城之中他的消息来源告诉他杨怀仁奉旨巡视西南,他便起了戒心,自己人不好露面暴露身份,便花了高价请了龙门镖局来监视杨怀仁。

    龙门镖局在江湖中的信誉,他是从没想过龙门镖局的当家人铁香玉会反水帮杨怀仁的。

    不过他漏算了一点,铁香玉这个开口不离江湖规矩的江湖中人,也要为了龙门镖局的利益着想,为了钱得罪一位郡公,不论从里从外,账都不能那么算。

    当铁香玉知道杨怀仁发现了她在监视她之后,便有了说出实情的心思,只不过为了能心安理得,才给杨怀仁设置了些障碍罢了。

    这件事在杨怀仁看来,就是他自己的个人魅力比柴致祖高出几个档次了,年轻长得帅又有钱,就是可以这么任性,你说气人不气人?

    柴致祖来到大理国,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也不可能只有一层思维逻辑。第一层,那就是能和高升泰攀上关系,利用高升泰逼宫篡位的野心,来帮助他实现他的野心。

    如果高升泰不肯帮忙,他才会屈尊帮助乌蛮王这样在他眼里的荒蛮之人,尽管比和高升泰联手需要做的事情更多,但越是这样的蛮子,他越是容易说动他,也越是容易在整件事里掌握主动权。

    而这里柴致祖也漏算了一点,乌蛮王并不像他想像里那么无知和野蛮,能统一了诸多小部族自称为王的人,光靠蛮力肯定是不行的,乌蛮王也有他的智慧,只不过因为文化和习惯的差异,和正常理解上那种智慧又很大的区别而已。

    乌蛮王眼里,柴致祖这样精于算计的汉人来帮忙给他出谋划策,自然是一件好事,把他当做一个狗头军师来看待,事成之后给他点好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这其中谁是主谁是从,他还是心里有数的,或者说很计较的,他也明白柴致祖这样的人,给他助力也是为了以后能利用到他的势力,所以他们之间的合作看上去利益紧密,但各自心中,却很难把对方当做是朋友般的看待。

    所以柴致祖在听到乌蛮王要给杨怀仁松绑的那一刹那,情急之下的话,也许才是他的心里话,而乌蛮王也最忌讳别人认为他鲁莽野蛮,这便让杨怀仁找到了机会。

    “乌蛮王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听见姓柴的说你不智又不举,这话可真是太狠了啊。不智就是骂你蠢,不举嘛,就是说你那里不大行了。”

    乌蛮王脸色立即变的阴沉起来,他确实分不清“不是明智之举”和“不智又不举”之间的差别,便真的以为柴致祖情急之下说出了心里看不起的他话。

    柴致祖骂道,“杨怀仁,你曲解了我的语义,来蒙蔽乌蛮王,你当在场的人都是傻子吗?”

    杨害人撇了撇嘴,“嗯嗯,我们都是傻子,就你姓柴的自己聪明行了吧?我被你们抓住捆在这里动都动不了,你笑话我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你连乌蛮王也不放在眼里,觉得人家和我一样傻,你是不是也太自大了点呢,嗯,柴致祖?!”

    “嗯?柴致祖,你什么意思?”乌蛮王站了起来,叉着腰指着柴致祖质问道。

    柴致祖也意识到他越说越错,跟一个蛮人讲道理,只会让杨怀仁越描越黑,便用最简单的话解释道,“乌蛮王,这个人,很会说话,很会搬弄是非,他是故意在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请乌蛮王千万不要相信他。”

    乌蛮王心里忽然很舒坦,柴致祖一直以来对他都算是比较尊敬,但这种尊敬里他最想看到的敬畏,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但眼前的柴致祖,话语里却表现出了那种敬畏之意,两个人虽然是合作的关系,但他处在一种主导地位上,让他感到一种很爽的感觉。

    汉人们一些词语他也许理解的不那么透彻,但他心里非常明白柴致祖这个人不能完全信任,而杨怀仁,就更不能去听信他的话了。

    只不过此刻他要摆架子显威风,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来,才能显示他的主人地位和威严。

    在他心里,柴致祖别有用心,而杨怀仁在搬弄是非,两个人斗心眼而他在一旁看热闹,他似乎尝到了一种玩弄权术的甜美味道。

    “我怎么会轻易相信他的话?柴官人当我乌蛮王是蠢货吗?”

    柴致祖忙低头施了一礼,“柴某人不敢,乌蛮王阁下千万不要误会。”

    “那就好,”乌蛮王伸展了一下粗壮的身子又重新坐了回去,“本王说给他松绑,就给他松绑好了,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

    柴致祖盘算了一下,确实如乌蛮王所说,杨怀仁不会武功,更是连身在何处都不知,密道里机关重重,就凭他自己,想逃跑还真是难于登天。

    他也不敢在违拗乌蛮王的意思了,否则把关系搞得太僵,对他的计划也没有任何好处。

    两个喽啰走上来解开了捆住了杨怀仁的绳索,杨怀仁笑嘻嘻地对乌蛮王道,“乌蛮王阁下说的太对了,我就一个柔弱小书生,怎么逃得出乌蛮王阁下的手掌心呢?”

    绳子解开了,杨怀仁浑身早已经被捆的酸麻无力,他伸伸胳膊蹬蹬腿,让血脉顺畅了,才赶忙扭头去看铁香玉,发现她还没有醒来,不过看样子也不像受了伤,这才稍稍心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