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救命的味道(下)
    杨怀仁做的酱烧弓鱼还没有端到石室里,乌蛮王便已经闻到了那个香味,炖煮过的酱料和鱼香草的味道,他都非常熟悉,却从不曾想过两种食材融合在一起,会是这么一种奇香。

    杨怀仁还是蒙着眼被带回来的,不过一条路走两遍,总也能留下些脚步和方向的记忆,如果这时让他转身再走一遍的话,他一定会自己走回那间厨房的位置。

    蒙眼的黑布条被摘下来了,杨怀仁也不怨怼,还冲着阿满笑了笑表示感谢,然后便满脸得意地请乌蛮王品尝一下他做的这道美味,酱烧弓鱼。

    乌蛮王在这里呆的时间也不短了,弓鱼自然是吃过很多,但这样的酱烧方法烹制的弓鱼,他还是头一次见,弓鱼段被浓稠的酱汁包裹着,色彩亮丽,看着就惹人食欲。

    他是个粗人,虽然酱烧的手法并不是多么高超的厨艺技艺,但他也确实没尝试过,那道菜端到他面前,他便开心地立即要动筷品尝。

    柴致祖走上前来,伸手挡在了那道菜之前,狐疑地望了一眼杨怀仁,对乌蛮王道,“姓杨的小子诡计多端,小心他在菜里下毒。”

    杨怀仁一脸鄙夷地笑了出来,而阿满则面无表情地说道,“我用银针试过了,没有毒。”

    “那也不一定!”

    柴致祖冷笑道,“乌蛮王你可能不知道,姓杨的小子有一种自制的毒药,无色无味,却剧毒无比,而且用银针是试探不出什么来的。”

    乌蛮王脸色稍变,心中起疑,便放下了刚拿起来的筷子。

    杨怀仁走上前来笑道,“柴致祖,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小肚鸡肠,阴险狡诈呢?弓鱼这么美味的食材,在我一个厨子看来,要放了别的什么东西进去,就影响了它原来的美味的话,那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而且你是不是也太蠢了?我被你们绑来的时候,你们一定也搜过我的身了,发现了什么没?我又从哪里搞来的毒药?

    好吧,就算有毒药,我毒死你们一个,总不能把你们所有人同时都毒死吧?还有别人可以杀我的啊,难道我自己的小命,也不要了吗?反正我可没有那么傻!”

    柴致祖被他说的无言以对,可他再去看那盘酱烧弓鱼,还是心里不放心,不是不相信鱼,而是不相信杨怀仁。

    杨怀仁无奈地撇了撇嘴,“你们不敢吃,我就先吃给你们看。”

    说罢他拿了一双筷子,先夹了一块弓鱼块放到嘴里,鱼块上包裹的浓稠酱汁十分具有当地的特色,而搭配了肥美的弓鱼,是另一种难以形容的美妙味道。

    喜欢吃鱼的人都知道,鱼肉鲜美,可乱刺恼人。但吃弓鱼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烦恼,弓鱼没有乱刺,只有脊骨一条硬刺,舌头和牙齿相互配合,很容易就能把鱼肉和鱼骨分离开。

    杨怀仁很快便把鱼骨吐了出来,而鱼肉却在嘴里释放着嘴鲜美的味道,甚至也不用咬或者嚼,舌头稍稍用力,软糯的鱼肉便在舌尖上化开了,口感是异常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肥美可口。

    等他完全咽下去,才长大了嘴巴给柴致祖和乌蛮王看,“怎么样啊柴大官人,我是不是中毒了?哈哈……

    乌蛮王,你要是像他一样胆小如鼠,也可以不吃,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们不吃,那我可就自己一个人享用了哦?”

    乌蛮王斜了一眼柴致祖,心道这人比我还多疑,以后得小心着他点,然后重新拿起了筷子,对杨怀仁笑道,“呵呵,他不吃是他的事,我怎么会信不过杨郡公呢?我吃!”

    乌蛮王吃鱼的技艺也是很熟练,夹起一块鱼来,从两边往中间咬,自然而然就把鱼骨留在了筷子上,而鱼肉则进了他的大嘴里。

    这个吃相本来很好,可唯一的不足是这老小子吃得满嘴流涎,不自觉地吧唧嘴,而且一边吧唧嘴还一边咕哝着,“嗯嗯,好吃,真好吃……”

    杨怀仁见状便转身坐了回去,跟大爷似的坐舒服了,伸手指了指空茶碗,喽啰竟不敢怠慢,弓着腰上来巴巴地给他斟满了茶水。

    柴致祖还是一脸疑惑,可不论是乌蛮王的吃相还是吧唧嘴的动静,还有酱烧弓鱼诱人的香气不断的冲进了他的鼻孔,他虽然紧闭着嘴巴,却也不自觉地生咽了一大口口水。

    杨怀仁喝了一口茶,嫌弃地看了一眼柴致祖,便装作一副累了的样子,瘫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他心里想的却是,那个味道,到底能不能救命呢?

    就在刚才,他在厨房里的时候,做好了一大盘酱烧弓鱼,他并没有立即出来,见厨房门关着,便没有立即关了灶,而是塞了很多鱼香草进了灶膛里,然后半掩上灶口,这才端着那片酱烧弓鱼走出厨房。

    门口的阿满见他烧好了菜,便给他蒙上眼,接过来那盘菜领着他走回到石室,而身后的厨房掩上了门,自然不知道厨房里的灶并没有熄灭。

    杨怀仁的判断是,这个时间点,应该不会有人再来厨房了,灶口半掩着,灶膛里不再添柴,自然会慢慢熄灭,不过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

    而这段时间里,那些被他塞进了灶膛里的大量鱼香草,便会因为燃烧,散发出一种刺鼻的气味来。

    厨房关上门,相当于是半封闭的,气味自然会随着通风口散发出去。

    地面上乌蛮王的手下人也应该休息了,就算有值守的人闻到了这个味道,虽然会觉得奇怪,但也绝不会想到是杨怀仁利用这个味道来给外边的人发信号,让他们循着味道来救人。

    杨怀仁想的很清楚,蓝若心就算喊了人来,恐怕从井口那个方向来救人,那一道石门就已经很难通过。

    那么兰若心一定会想到找地下密道的另一个出口,也就是大理东门外的什么地方。如果他们能嗅到这股刺鼻的味道,一定会起疑,也肯定能想到,是他在用一种味道的方式在喊救命。

    果不其然,搜索队很快便跟着气味找到了一个通风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