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密室大战(上)
    柴致祖被这一声怒吼震得头皮发麻,心知现在无论他说什么,乌蛮王也不会再信他了,只得强忍着头晕目眩,对乌蛮王义正言辞道:

    “乌蛮王阁下,我柴某人也不必多费口舌去争辩什么,你自然会知道我是个什么人。为今之计,咱们先设法逃离这里才是上策。”

    乌蛮王是清醒的,能有本事统一乌蛮部的人,也不会听杨怀仁说几句话就完全不再信任柴致祖。

    他这样的人,听什么话都会信一半疑一半,也正是这样的谨慎,才成就了他如今在乌蛮部的地位。

    他侧脸转向了身边的阿满,“阿满,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阿满一直以来都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用杨怀仁的话说,这就一面瘫,白瞎了长得这么俊朗的一张脸了。

    阿满头不动,眼睛却转动着看了看柴致祖,又看了看杨怀仁,最后才落在了乌蛮王身上,“大王,不用太过担心,就算是相国府的侍卫发现了地下密室的入口,他们一时半会儿也进不来,但咱们却有另外的出口离开。”

    这下轮到杨怀仁吃惊了,这密道还有别的出口?不过想想也正常,狡兔还三窟呢,一个地下密室,多几个出口也不奇怪。

    只是阿满说外边人进不来,又是什么意思?从构造学的角度上讲,从城内往外挖掘出来的密道,设置石门和机关陷阱都说得通。

    但是在密道的这一边,地下密道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路网,还有众多密室,在这一边再设置石门或者陷阱,结构性就不强了,应该并不难突破。

    乌蛮王歪嘴一笑,“嗯嗯,说的不错,就算外边的人想强攻进来,怕是也要死伤大半。”

    杨怀仁听罢心里就有点担心了,听乌蛮王这话,虽然还不清楚具体的含义,但是可以猜到的是,这边的入口也一定是有机关陷阱的,外边人如果冒冒然冲进来,怕是要中埋伏。

    高升泰的人他倒没心思去担心,他的人一定是急于救他的,特别是兰若心和天霸他们几个,如果他们鲁莽行事冲进密道,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可如何是好?

    阿满这时走到杨怀仁面前,冷冷地说道,“抱歉,还得把你捆上,我才能安心。”

    杨怀仁很无奈,可如今人家掌握主动权,他也没办法拒绝,转过身去,把手放在背后表示配合,看见铁香玉仍旧耷拉着脑袋还没有醒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阿满,那铁总镖头呢?”

    “也一起带走,不过得麻烦你驮着她了。”

    杨怀仁很配合的笑了笑,“没问题,那也得先把她解下来吧?”

    阿满扭头给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个喽啰便走过去把铁香玉从石柱上解下来。

    那喽啰见铁香玉的样子还在昏迷着,也没有防范,刚松开了绳子,便感觉面门中了一拳,霎时间满天星斗,晃晃悠悠向后倒了下去。

    阿满等人大惊,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意外,他下意识地便扔了绳子抬起手来,想杨怀仁背后钳住他的喉咙,从而达到制住了杨怀仁以威胁铁香玉的目的。

    可不料他手绕过去,却抓了个空,杨怀仁猛地缩着脖子向下一蹲,然后双脚用力蹬地,向前猛扑了出去。

    杨怀仁虽然不懂武功路数,但并不代表他就只能傻等着被人家制住,长期以来修炼廉希宗传授的内功心法,加上在龙武卫长时间的身体锻炼,他现在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杨怀仁逃脱这一下确实身形敏捷,动作迅速,让乌蛮王和柴致祖也吃了一惊,等阿满再想捉他,他已早经冲到了铁香玉身边。

    柴致祖似乎觉得杨怀仁的逃脱,恰是一个证明他的机会,便对乌蛮王说道,“我早就说过了,姓杨的小子诡计多端,给他松了绑,哪怕是个很小的机会,他也能逃脱。”

    乌蛮王虽然生气,却也并没有惊慌,“逃脱?他逃不脱的,他们只不过才两个人,如何逃得脱?阿满!把他们抓回来!”

    面瘫阿满这下终于有了表情,不过这表情有点可怖,目光锐利,却透着一股寒芒,他双手从腰间拔出两把锋利的短刃来,做出了进攻的架势。

    铁香玉把杨怀仁拉在了身后,“你小心点,这小子的双刀,可能有毒。”

    “有毒?”

    杨怀仁讶异道,这才仔细去观察阿满手中的利刃,发现这里两把刀确实有点不同,右手的一把隐隐透着红光,而左手的一把却微微透着蓝光,就像是……在刀刃上涂抹了什么。

    “要不然,你自己跑吧。”

    杨怀仁说道,“凭着你一身的功夫和过人的轻功,怕是这里也没人能捉住你,但若是带上我这么个大包袱大累赘,那八成要拖累了你。

    看见右手边的洞口了吗?从那里冲出去,向右顺着墙上的挂灯走,遇见岔路走向上的坡路,总能找到出口,你跟外边人汇合了之后,再来救我也不迟。”

    “不迟?你说的什么话!”

    铁香玉声音有点颤抖,不知是被绑了太久身体还在酸麻,还是听了杨怀仁的话心情有点激动,“我们江湖中人,从来没有抛下朋友自己逃跑的道理。”

    杨怀仁和铁香玉之间就是有种难以说明的默契,就像刚才,连眼神交汇也没有,杨怀仁便知道铁香玉早已经醒了,只不过是在装昏迷罢了。

    他似乎也明白了铁香玉心中所想,叹了口气道,“你还真是个姐姐,这会儿还跟我讲道理呢?你们江湖中人都是傻子吧?”

    “你?!”

    铁香玉说不下去了,可双颊却变得红润起来,这会儿她也没空搭理杨怀仁了,阿满已经慢慢挪动了过来。

    铁香玉手上也没有武器,只能双手握紧,随时准备应对阿满的抹了不知什么剧毒的双刃。

    阿满忽然大喝一声,一个健步腾空而起,交叉着双刃攻了过来,铁香玉发觉阿满的武功路数非常奇怪,和中原的双刀刀法大有不同,一时之间也看不出他刀法中的破绽来,只能一边闪避,一边后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