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密室大战(下)
    高升泰的侍卫果然很快找到了地道的入口,城外的密道入口宽大了许多,深度也浅了一些,不过摆在大家面前的,仍旧是一道石门。

    不过侍卫队长用刀柄敲了几下试了试,从回声里判断,这道石门并不算厚,大概只不过三寸厚的样子,并不像另一边的石门那么厚重。

    当然刀砍枪刺是破坏不了这样一堵石门的,高升泰果断命人把院子里的一颗一人抱那么粗的大树砍了,制作成临时的攻城锤用来做撞门之用。

    近两丈长的一段粗树干,两头和中间用坚固的绳索固定好了,两边各三个壮实的侍卫,把树干提起来,利用跑起来的冲击力,去撞击石门。

    “砰”地一声过后,石门虽然没有被立即撞破,却也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侍卫们信心大振,从新退后,又呼喝着冲刺起来撞了几次。

    到第四次撞下去,石门便被树干撞开了一个大口子,大大小小的石块散碎了一地,这时后边的侍卫便走上去准备把碎石块清理带出密道,腾出空间给撞门的侍卫撞击下一道石门。

    可他们跨过石门的第一步,不知踩到了什么,便触动了密室里的机关,两侧石壁上突然各露出几个指头粗的孔洞,从孔洞里射出了几支短箭来。

    走在前头的几个士兵发现有冷箭射了过来,再想躲却也来不及了,只能眼见着短箭射在了自己身上。

    短箭射穿了外边的硬皮甲,生生射进了肉里,中箭的士兵便应声而倒,后边的兵士赶紧举着小盾冲上前来举盾防护,让跟上来的其他兵士把同伴拖回去。

    中箭的士兵虽然不至于伤及性命,但这么一来相国府的侍卫们也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这便大大影响了将士们的前进速度。

    兰若心和天霸等人被士兵们挡在后边,见到前边出了状况,心中更是焦急,可如今这种情况,他们心中就是急出火来也无济于事,只能等待这前边的士兵一道一道石门的慢慢攻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兰若心能做的只有祈祷,不管是何方神仙都念叨了一个遍,乞求他们保佑杨怀仁万事大吉,能逃脱此劫。

    ……

    铁香玉护着杨怀仁步步后退,面对阿满凌厉又奇怪的刀法,手无寸铁的铁香玉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忽然远处传来“砰”地一声巨响,整个密室里都跟着震颤起来,不断的开始有碎石和尘土从室顶散落下来。

    这时从密室之外冲进许多人来,除了柴致祖那两个扮作了轿夫的手下,其他都是穿着黑色乌蛮部服饰的汉子。

    阿满稍稍收了攻势,对手下人吼道,“你们护送大王从另一个出口离开,我解决了他们便马上就去追你们。”

    乌蛮王瞪了一眼杨怀仁,又瞥了一眼柴致祖,“哼”了一声,便拂袖而去。

    柴致祖脸色也不好看,眼神阴郁地看了一眼杨怀仁,也领着自己的手下悻悻地跟上了乌蛮王。

    密室里只剩下阿满、铁香玉和杨怀仁三人,又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是不知什么倒塌了声音,这一次密室的震颤之感似乎更剧烈了,挂在墙上的几盏油灯都被震得掉落了下来,让密室变得更加幽暗。

    阿满眼珠子转着似是算计了下剩下的石门能抵挡多长时间,然后对杨怀仁和铁香玉冷道,“没工夫陪你们玩了,我立即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杨怀仁则是死鸭子嘴硬,明明是处于劣势地位,可他仍旧毫不畏惧,竟反过来叫嚣道,“阿满啊阿满,就怕是阎王老子不喜欢我下去给他捣乱,说不定他更喜欢你这样的面瘫,收了你去给他看个门啥的,倒是能吓到不少不老实的小鬼。”

    “收拾的就是你这样的小鬼!”

    阿满边骂边攻了过来,这一次的招式更加凶狠了,也更加凌厉了,似乎使出了他全部的本事,目的就是要了杨怀仁和铁香玉的性命。

    铁香玉这样的武功和轻功底子,就算手无寸铁无法反击,若是要独自避开阿满的攻势,却也并不算难。

    但她要护着杨怀仁,那就越来越落入了下风,眼见着好几次都快要躲闪不及,让双刀的刀锋离着她身体不到一寸的距离划过。

    杨怀仁边退边埋怨道,“你这个女人真是奇怪,我又不是你家官人,你舍了命留下来不走是几个意思?”

    铁香玉自然知道这是杨怀仁在用激将法让她赶紧舍了他独自逃生,心里不但没有半分生气,竟还有一些温润的暖意拂过了心头。

    可她没工夫听他说这些不知道算不算是情话的语言,只得狠狠地回了一句,“你给老娘闭嘴!”

    阿满这边手上双刀攻势不停,却木然道,“你们这么深情,还真是让我感动,不过你们命不久矣,可惜了。”

    杨怀仁骂道,“你个面瘫话也忒多,小心待会儿见了阎王老子,让人家割了你的舌头!”

    阿满毫不在意杨怀仁的威胁,正要回怼回去,却忽然发现杨怀仁看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坏坏地笑意。

    杨怀仁其实正是不停的东一杆子西一棒槌的说些浑话,意图打乱了阿满的心绪,趁着他只顾着一步一杀招的时候,杨怀仁边后退着便偷偷拾起了刚才绑着铁香玉的一段麻绳来。

    他一边后退,一边悄悄用麻绳绑了个活结的套圈,又趁着阿满没注意他的工夫,把那个套圈随手丢在身后。

    他和铁香玉步步后退,阿满便步步进逼,也许是密室里的光线因为摔了几盏油灯变得昏暗了,他又只顾着手上双刀的招数,却浑然没看到地上有一个绳圈。

    等他一只脚走进了那个绳圈,杨怀仁便露出了小聪明得手了的坏笑,他双手抓紧了绳索的另一头,猛地向后跳去。

    那条绳索立即受力绷直,而另一端套圈的活结也立即收紧,竟飞起来牢牢捆住了阿满的右脚,就这么被一股力量拽飞了起来,而阿满的身体则向后仰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