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大难不死(上)
    阿满重重摔在地上,也明白过来是中了杨怀仁的“圈套”了,他立即便想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却不料鲤鱼弹起的动作做了一半,人还在半空中呢,鱼尾巴又被杨怀仁猛地用力拽了一下。

    这一拽不要紧,阿满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又一次重重摔在了地上,而且这一次摔得更狠,后脑勺子撞在地面上,那叫一个彗星撞地球,血花四溅。

    接下来的局面说起来真是好笑,阿满也是个一根筋轴得很的人,一次没跳起来,他又重新猛用腰力,非得用一招鲤鱼打挺站起来不可。

    而杨怀仁呢,见阿满的姿势也知道他要做什么,那当然不能让他那么轻松就跳起来,便双手用力拉紧了麻绳,只要见到阿满一个起势,便用力拽着绳子往后跳。

    就这一跳一拉重复了好几次,杨怀仁的手上都快要磨出了水泡来,而阿满则是后脑勺子不断的亲吻地球表面,估计脑袋里都碰成一锅皮蛋瘦肉粥了。

    这还不是最好笑的,铁香玉被夹在中间,之前她也没想到杨怀仁竟然有这样的急智,会想到利用一段绳子来反击阿满。

    所以两个男人来来回回一个拉一个摔,她被夹在中间竟一时有些发蒙,那条麻绳一会儿放下一会儿又绷直,铁香玉也只能跟着麻绳的一起一落跳来跳去。

    那情景有点像女娃娃跳皮筋,只不过差了点配乐,比如“小皮球,架脚踢,马莲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期间又传来了几声巨响,听起来好像从外边攻进来的人连破了几道石门,离的这间最中间位置的密室好像不算远了。

    杨怀仁连拽了几下麻绳,发现阿满仰面躺在地上,已经不动弹了,手上闪着红蓝光芒的双刀也掉在了地上,看样子,大概是他后脑连摔了几次,被摔晕了过去。

    杨怀仁又拉了几下绳子,确认了阿满已经晕了,这才松开了麻绳,看看自己的手掌心,水泡都磨破了,渗出不少血水来。

    他这时才感觉到手臂和双腿都已经酸麻了,方才那几下看着很普通,可为了活命那可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肌肉很容易酸麻,也有可能早已经拉伤了说不准。

    杨怀仁喘着粗气,耷拉着脑袋瘫坐在地上,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放松一下无比紧张的心情。

    铁香玉见状赶忙去拉他,“别歇了,快,趁现在咱们赶紧走!”

    “唔,让我休息,休息一小会儿,手脚都麻了。”

    铁香玉哪里肯让他休息,立即站在他对面,伸出手去拉住了杨怀仁的双臂,试图把他拉起来。

    杨怀仁心里也知道当下他们还没有完全脱险,肯定不是休息的时候,只得无奈地抬起手臂来。

    突然!杨怀仁看见铁香玉身后一个身影飞了起来,双手中紧握的一柄利刃刃尖向下,正冲着铁香玉的后背刺了下来。

    杨怀仁心里暗骂,阿满你小子竟然耍诈装晕,我特么草你十八辈仙人板板!

    说时迟那时快,杨怀仁也没想别的,下意识的双手用劲拉着铁香玉的双手向自己的方向死命地一拉,就是想让她能躲避开阿满雷霆万钧的一击。

    铁香玉哪里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虽说她武功不错,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杨怀仁这么用力一拉,竟双脚不稳向前摔了出去,身体正好撞在坐着的杨怀仁面门上,也把他带倒在地。

    一秒钟,啊不对,是零点零一秒之后,杨怀仁的正脸被两团丰满又极具弹性的东西压在了地上。

    也许有人说桃色的幸福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可杨怀仁真是的感受却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脸上自然是满满的温柔,可蛋蛋上,却传来一股抽走了魂魄般的冰凉。

    昏暗里阿满飞身跃起刺下来的那一刀,自然没有刺到被杨怀仁拽着向前摔出去的铁香玉,可是刀锋继续向下,杨怀仁却无处躲闪了。

    也许是下意识里判断了阿满那一刀的轨迹,杨怀仁很自然的分开了双腿。

    可那一刀刺下去的力道还在,没刺到铁香玉却刺向了杨怀仁的下半身,他那条蓬松的黑裤子上,被刺出了一个洞来。

    要说谁的运气最好,此刻的杨怀仁一定不认为是那些买彩票中了大奖的人,而是会说是他自己。

    那一刀刺穿了他的裤裆,却沿着他的大腿跟内侧划过,尽管划出了一条血口子,可就是那么巧合的贴着那宝贝话儿,竟丝毫未伤到半分。

    杨怀仁这会儿哪里有心思去享受铁香玉胸前的无限温柔,只能用力推开了她,就这么半躺着赶紧向后退了几步。

    “刺啦”一声,刀刃把裤子给划破了,杨怀仁就这么穿着开裆裤似的磨着屁股退出去好远。

    铁香玉心里慌慌地,也意识到阿满刚才是在装晕,就是为了这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

    不过这一击没要了铁香玉或者杨怀仁的小命,他再要爬起来,铁香玉反身一脚踹在他胸前,把他踹出好几步远去。

    阿满立即便又爬了起来,从嘴里吐了一口血沫子,捡回了另一把利刃,这才蹲下去割断了绑在他脚上的绳圈。

    他蹲在那里抬起头来看向了杨怀仁,竟露出了凶狠又诡异的笑容。

    铁香玉感觉她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跳得这么快过,“砰砰砰砰”比敲花鼓还快,不知道是刚才被杨怀仁救了一命她在位大难不死而兀自后怕,还是因为刚才她的胸脯跟杨怀仁的正脸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而羞热难当。

    可眼下也顾不上琢磨这些,她赶紧拉起发愣的杨怀仁来往洞口跑,错过了这个机会,面对一个发了狠的恶人,不知道他们还能抵挡多久。

    杨怀仁被铁香玉拉拽着跌跌撞撞向洞口跑,却不断的回头去看蹲在地上像是恶狼一般的阿满。

    看到他那个阴森恐怖的笑容之时,杨怀仁竟感到一种彻骨的寒意从下向上袭来,不自觉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心里暗骂道,我勒个去,面瘫会笑了,笑得还真特么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