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大难不死(下)
    铁香玉拉着杨怀仁往洞口外跑,可这边的洞口方向却是跟外边人破门声音传来的方向相反。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另一个方向逃跑的路线正好是阿满蹲着的地方,他们也只能闷头跑。

    另一边的路也许杨怀仁还有些脚步的记忆,可这一边就完全没有印象了,只能看见路就跑,遇到岔路口,也只能凭直觉选择方向。

    阿满很快便追了上来,而且越追越近,离前边的两人不超过十步的距离,而铁香玉也只能尽量选择有弯的路走,可无论怎么跑,都没有逃得出阿满的视线。

    杨怀仁被铁香玉拉着手,那一刻感觉这个女人力气好大,攥得他好紧,明明是他的手略大一些,可还是感觉手上的骨头都快被铁香玉攥碎了。

    杨怀仁也越跑越觉得不对劲,刚才他被蒙上眼被带去厨房,是能明显感觉到走起来有一种爬坡的感觉,可现在逃跑,却是另一种下坡的感觉。

    这说明厨房的位置离的地面不远,也就是离的出口已经很近了,可现在只能说他们越跑离的出口越远。

    可意识到这一点,却也回不了头了,他们身后阿满面目凶狠追得很紧,回头看时,阿满的眼睛里和双手的刀刃上都冒着凶光。

    铁香玉带着杨怀仁就这么左转右转,一路跑来,光线也越来越少,转过了一个拐角,发现前边是一道打开的石门,石门足有一尺余厚,看起来还有点眼熟。

    铁香玉拉着杨怀仁跑进去,杨怀仁忽然停住了脚步往回拉铁香玉,“别跑了,这地方,你有没有觉得有点熟悉?”

    铁香玉也发现那里不太对,快速的四下看了看,讶异道,“是我们被迷晕的那间黑暗密室?!”

    这里的确是太黑了,即便两个人面对着面不足三尺的距离,却也只能看到对方一个大概的人影,面目都看不清晰了。

    阿满追到石门外,自然看到了他们跑进了黑暗的石门里边,但里边太黑了,他终是怕杨怀仁会躲在黑暗里再给他下一个什么圈套,便停住了脚步。

    忽然“轰”地一声响起,密道的另一端似乎又被撞破了一道石门,紧接着听到远远地一阵喊杀之声,大概是相国府的侍卫们已经冲进来了。

    阿满犹豫了一下,用阴冷的声音说道,“你们以为这样就能逃脱了吗?我的刀上有血,姓杨的你一定中刀了。

    中了阴阳花毒之后,从来没有人活过超过十二个时辰,不如就让你们死在里边吧。”

    说完他后退了几步,不知在石壁上触碰了点什么,接着传来铁索绞动的声响,那道石门开始缓缓关闭,而阿满就守在门口,冷冷地看着石门里越来越暗。

    杨怀仁和铁香玉看着对方的在黑暗中的身影,谁也没有动。

    铁香玉深知此时若是往石门外冲,和阿满硬碰硬,她带着杨怀仁一定会处于下风,在狭小的空间里,怕是她根本也保护不了杨怀仁了。

    而杨怀仁觉得阿满说的什么他中了毒的事情现在还没法判定是真是假,但留在密室里,起码还有机会等着攻入了密道的人来救,而冲出石门,他也只能连累了铁香玉。

    两扇厚重的石门最终“咔嚓”紧闭合在了一起,把最后一束微光也关在了门外,这时只听见一个脚步声转身跑远了,他们也又一次被关在了最初来到这条密道被禁锢的地方。

    杨怀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虽然还是被关在了黑暗的密室里,可最少他们现在是安全的。

    他发现铁香玉抓住他的手还一直紧紧攥着不肯松开,便试图也安慰面前的铁香玉放松下来。

    “别紧张,现在应该没事了,兰若心已经喊了人来救咱们,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这里来的。”

    铁香玉还是没有松开,焦急的问道,“那你中的毒?”

    杨怀仁心里是有点担心的,不过也不是没可能阿满只是在虚张声势,这会儿他当然不能认怂露怯,便满不在乎的说道,“什么毒啊,我估摸着就是那小子诈我呢,还阴阳花,我都从来没听说过。”

    “我听说过!”

    铁香玉大惊道,“虽然我也没见过,但我小时候听父亲那一辈的老江湖们说起过,阿满说的你活不过十二个时辰,很可能是真的。”

    听着她的语气开始变得担忧,杨怀仁也开始感到一些害怕了。

    刚才阿满那一刀就差一点点就刺到了他的宝贝话儿,杨怀仁都还没来得及后怕,现在再想起来,还真是有种蛋疼的感觉,如果阿满刀伤抹了毒是真的,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只剩下一天可活了?

    杨怀仁越想越觉得这不是危言耸听,俗话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他刚才明明遇上了大难,既然那都没死,是不是应该有后福呢?

    但大概率他已经身中剧毒,这可算不上是福气,当然能多活一天毒发而死,总是比被人刺中了蛋蛋当即死亡要好很多了。

    “你听说过?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阴阳花名字这么奇怪的花,而且还具有夺人性命的剧毒?”

    “你别管名字奇不奇怪,这种毒花确实曾经在江湖上有过盛名,只不过近二三十年来没再听说江湖上有人中此奇毒而死,便被人们慢慢淡忘了。”

    杨怀仁听罢心里把阿满全家上上下下问候了二百八十遍,难以置信地反问道,“还真有这种毒药啊?”

    “我骗你干啥?!”

    铁香玉激动地给他解释道,“听说这种叫做阴阳花的毒花非常罕见,它只生长在大理国南部人迹罕至的高原山峰上。

    阴阳花非常奇怪,是分雌雄的,雌花非常讨厌阳光,所以生长在背阳的山阴上,而雄花则恰恰相反,它非常喜欢阳光的照射,便生长在面阳的山阳一面。

    明明是同一种花,都是十字形的美丽花朵,可雌花是阴郁的紫蓝色,而雄花则是鲜艳的血红色,而且它们的毒性也截然不同。

    雌花毒性至阴致寒,中毒之人会感到身体发冷,然后慢慢发僵发硬,最后血凝而死;而雄花毒则至阳至热,中毒之人会感觉身体的血液像沸腾了一般,最终只能活活被烧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