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吸血解毒
    杨怀仁瞬间又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要是放以前,他大大咧咧地那种性格还真不会这样,有时候没心没肺的也挺好的,起码无忧无虑。

    不过如今他是真的怕了,娶了老婆还当了爹,人不知不觉之间就开始变得惜命了。

    杨怀仁忍不住瞎琢磨,要是我死了,我老婆孩子怎么办?家里的老娘妹子,还有那么多跟着我吃饭的兄弟们怎么办?

    现在是官家护着你,你才显得有钱有势,没人敢惹你,要是你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你的上百万贯的家产呢。

    这些人平时看着跟你和和气气,可你真要死了,他们还不都变成了豺狼,为了巧取豪夺这些钱财不知道要使出如何卑鄙的手段,那你家人不知道要面对什么样的灾难。

    杨怀仁越想越怕,特别是一双儿女胖嘟嘟的小脸一直不断的在眼前闪现,让他不得不担忧,孩子还那么小,老子还没来得及看着他们长大成人、成家立室呢,怎么能说死就死呢?

    他忽然反手抓紧了铁香玉的双臂,也顾不上形象啊面子啊这些身外物了,口气焦急的问道,“铁香玉,你告诉我该怎么办?你可曾听说这种阴阳花毒,有什么解药没有?”

    铁香玉也是心中担忧,仿佛比杨怀仁还要慌张的失了分寸,虽然有些难以启齿,却还是咬着牙说道,“你中毒时候还不算长,要不我帮你吸出来?”

    杨怀仁心里油盐酱醋锅碗瓢盆摔碎了一地,是又复杂又感动又尴尬。

    他之前虽然觉得铁香玉是个成熟又冷傲的大美女,可一直并没有对她产生过什么非分的想法。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两个人之间话其实也不算多,但是两个人之间却都感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和默契。

    铁香玉总是能一句简单的话,就能把他心中所想点透了,给杨怀仁一种失散多年的老朋友的感觉。

    但时至今时今日,在如此的情况之下,一个美丽的女人愿意为你把伤口的毒吸出来,而伤口的位置那么尴尬,你又如何能不感动呢?

    “这伤口的位置”

    铁香玉自然知道杨怀仁方才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也清楚明白伤口大致在什么位置,不过她心中也是复杂的,感动中夹着一丝愧疚。

    “这时候还计较这些做什么?大丈夫成大事不拘小节,我都不在乎,你一个大老爷们还介意什么?快,脱裤子!”

    这要求从一个大美女口中说出来,又是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隐秘所在中,换了任何一个男人也无法拒绝,但杨怀仁竟正义凛然的拒绝了!

    “我不脱!呃裤裆早被刀子划开了,那个不用脱。”

    黑暗里铁香玉白了他一眼,“你先躺下,然后拿着我的手按倒你伤口的位置。”

    “哦。”

    杨怀仁知道他自己尴尬,铁香玉也尴尬,但为了活命,尴尬就尴尬吧。

    他听话地躺了下来,左手捂着那话儿,右手抓着铁香玉的手按在了大腿根部附近的伤口上。

    铁香玉虽然如今还是处子之身,可对于男女之事,闺房中的情趣还是有些了解,她埋下头去,也觉得他和杨怀仁这样的姿态实在是太那啥了,可为了救杨怀仁,再羞愧尴尬的事情,她也不去多想了。

    她找到了伤口,从出血的情况,大致判断出了伤口约有一寸余长,也并不算深,觉得如果伤口并没有伤及大血脉的话,及时把被毒药沾染的血液吸出来,也许杨怀仁的中毒量就不足以让他致命。

    铁香玉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按在杨怀仁捂着那话儿的手上,另一只手按着他的大腿让他尽力打开,然后把樱唇贴上了伤口,用力的吸允起来。

    她吸出一口血来,又抬头吐了一遍,又埋下头区继续吸,一连往复了几次,当他感觉从杨怀仁的伤口里越来越吸不出血液,而且血液的味道也非常纯净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杨怀仁也自觉地从已经划破了的裤裆上扯下一条布条来,绑在了大腿伤口上。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杨怀仁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道谢,便尴尬的说了这么一句。

    铁香玉又吐了好几口,把嘴里的毒血都清理干净了才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我不用你谢。”

    杨怀仁以前是有点花痴,却并不是白痴,一个女人心口不一,做的事和说的话又截然相反,那她心里想的什么,也就不言自明了。

    这年代的古代,二程礼法已经开始盛行,一个良家女子如果和一个男子有了亲密接触,或者发肤之亲,在她潜意识里就会为了自己的名节而去守节。

    这种思想虽然有些迂腐,可在当时看来,却是一件美名之事,对于铁香玉这种出身名门的女子,就更注重自己的名节了。

    她嘴上说“不用你谢”,杨怀仁听来就是埋怨他不该把两个人如今的关系还界定的那么清楚,要道明了谢意这么见外了。

    按道理杨怀仁作为男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总是要给人家一个名分,以圆这个女子的名节。

    可眼下杨怀仁要是信口就对铁香玉许下一个承诺,似乎会让铁香玉误会是他在为了报恩才给她一个承诺。

    可反过来说,如果铁香玉都这样对他了,杨怀仁也不肯给人家一个承诺的话,那跟渣男又有什么分别呢?

    杨怀仁这会儿觉得男女之间的感情事,还真是复杂,即便他已经大致明白了他们两个人的心境,任凭他如何的伶牙俐齿,才思敏捷,却也组织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了。

    “我”

    他刚要说话,黑暗里铁香玉却语气有些僵硬地打断了他,“你什么也不用说,我懂。”

    杨怀仁心里忽然之间有了一种释然,而那种感动,也更加深刻了,正是“我懂”二字,让杨怀仁明白铁香玉心里跟他一样的复杂,他所想到的,铁香玉也想到了。

    人生最难得,便是一个懂你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爱人,他或者她懂你,不需要瑰丽的语言,也让你的心中,变得春风化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