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0章:太毒了
    密室里热闹了起来,高相国府的侍卫冲了进来,可除了零星来不及逃跑的喽啰之外,并没有寻见杨怀仁和铁香玉的行踪。

    兰若心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当她看到密室里摔碎的油灯这些打斗过的痕迹,心里立即乱作一团。

    有两根石柱旁边的地上有两团麻绳,看样子不久前这里还绑着两个人,可现在却不知所踪,更不知是死是活。

    焦急和担忧之下,兰若心竟绷不住大哭起来,天霸弟弟见状也变得有些情绪失控,大声叫喊着,“我哥哥人呢?我哥哥人呢?”

    一个侍卫叫道,“可能是被歹人挟持走了也说不定。”

    天霸弟弟对自己人挥了挥手,“咱们去追!一定要把仁哥儿寻回来!”

    兰若心极力控制了下自己的心情,不断的对自己说,杨怀仁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他想来聪明绝顶,又向来好运,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的。

    “慢着!”

    她叫住了陈天霸,忽然一巴掌狠狠抽在自己脸上,让脑子立即变得清醒起来,想着杨怀仁以前和他说过的种种,突然说道,“既然他来过这里,就一定给我们留下了能找到他的线索!”

    天霸弟弟也让自己冷静了一下,想到他们正式因为杨怀仁故意弄出来的奇怪味道才让他们找到了地下密道的位置所在,那么眼下这间密室里,也一定会有别的线索。

    二人开始察看那些麻绳,还有曾经绑过人的两根石柱,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此时忽然一个杨怀仁的亲卫指着不远处的地上喊道,“快看,这里有血!”

    兰若心和天霸弟弟立即冲了过去,发现地上有一大一小两团血迹,特别是较小的那一滩血迹附近还有些扯碎了布条,和他们身上穿着的黑衣的布料是一样的。

    “这一定是仁哥儿留下来的!”天霸弟弟大呼道。

    大的那一团,像是人的脑袋磕在了上边喷发出来的溅射血迹,而那一团小的,则像是某人受了刀伤滴下来的。

    兰若心检查了一下,很有可能那一滩小一些的血迹,是受了刀伤的杨怀仁或者铁香玉留下来的,而另一滩较大的,就说不准了。

    她正疑惑着,又有检查附近地面的侍卫发现了新的血迹,顺着血迹的分布,一直延伸到了另一个洞口的地方。

    天霸弟弟看着那些血迹惊疑道,“这……好像是两个人的血迹。”

    兰若心站起来仔细看了看血点的分布,发现确如天霸弟弟所说,像是有两个人受了伤,但是两个人受的伤都不算重,留下来的痕迹说明,他们好像一个在逃跑,另一个在追逐。

    兰若心有些紧张,不过也幻想了一副画面,他们在攻门进密道的时候,密室里的杨怀仁和兰若心可能用计挣脱了麻绳的束缚,然后和歹人起了一阵打斗。

    打斗之中双方都受了伤,不过他们还能继续追逐,说明伤势并不算重,那么一路顺着他们留下来的血迹,便可以找到他们……

    黑暗里一阵寂静,铁香玉打破了沉默,“你觉得身体有什么变化?是感到了热,还是感觉很冷?”

    杨怀仁晃了晃身子,“我,啥感觉都没有,也许……你刚才已经给我把毒全部吸出来了,也许我根本就没中毒,阿满这小子就是诳我们吓唬人罢了。”

    “话别说的这么满。阴阳花毒会致命这一点,我从来没怀疑过,乌蛮部生活的地方和阴阳花生长的区域也非常相近,阿满能得到阴阳花毒,似乎并不难。

    阿满这个人性格很严肃,也很认真,如果他说他的刀上有毒,我们还是不能大意。再说你也看到了,他的双刀,刀刃的颜色也是有些怪异的。”

    杨怀仁想起阿满的双刀上诡异的色彩来,还是有些心里发寒,不过过了这一会儿,他还没感到任何毒发的迹象,便有些安心了。

    “那也没事,我的伤口本身就不大,就那么一点,而且铁大侠的武功我放心,你都给我吸出毒血了,我现在没法做,不正是最好的证明吗?”

    铁香玉也没去在意杨怀仁话中的歧义,而是有些忧心忡忡,“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那么多的乐观。我给你吸出毒血,是你受伤中毒过了一会儿之后了。

    别忘了你刚才也卖力的逃命了,剧烈的运动会让毒素更快的进入到你的血脉之中,然后迅速扩展到你的全身。

    给你用嘴……咳咳,只不过是做最后的努力,也许吸出一些毒物来,可不一定就能吸的干净。”

    “你可真啰嗦,”杨怀仁没好气的嘀咕道,“我现在不是没事嘛,你还那么担心干什么?乐观?乐观不好吗?”

    “唉……”

    铁香玉叹了口气,“一个人,性格积极乐观是好事,可像你一样喜欢盲目的乐观,就点心太大了。

    况且我的记忆里,这种阴阳花毒最阴毒的地方在于,人中了毒之后并不一定是立即发作的,而是会缓慢的发作。

    一开始你的身体感觉不出来,并不能说明你身上的毒就清干净了。我听说南边这些蛮夷里,有些修炼怪异武功的人,明明有足够的能力对仇人一剑封喉,但却并不喜欢这么做。”

    杨怀仁被她说迷糊了,“这又是为何?要杀一个人,直截了当的结果了他的性命,不是很痛快吗?”

    “所以说你没江湖见识。”

    铁香玉语气似乎有些颤抖,好似再提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听说的江湖旧闻里,这些异人要杀人,偏偏不一刀要了仇人的性命。

    而是想阿满这样,在刀刃上抹了这种阴阳花的剧毒,之后会把仇人打伤,让仇人中了毒之后,便收手离去。

    接下来,他们会躲在暗处偷窥,等待着仇人慢慢的毒发,倒时候中毒之人或是身如火烧,或是冷若寒蝉,都会在无尽的痛苦和折磨中绝望的死去。

    而这些异人,便是享受这一天之内,看着仇人毒发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享受仇人那种绝望无助的感觉。”

    “这他么也太毒了吧?”

    杨怀仁咬着牙骂道,“老子要是死不了,等老子抓到那个面瘫,非得整得他死去活来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