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一线生机(上)
    杨怀仁认识的铁香玉,一直是个严肃认真的人,她嘴里说出来的话,不用怀疑,一定不是玩笑话。

    也就是说,如果他真中了阴阳花毒,如果方才铁香玉的吸血排毒的方法也不能奏效,那么他真的就只剩下一天可以活了。

    那种感觉很奇怪,一开始知道会死的时候心中还是很恐惧的,就像你的前边有一口深不见底的深渊,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你往深渊里慢慢走去,无论你如何挣扎,都没法停下迈向死亡的步伐。

    可当你确定了这一点的时候,反而不那么害怕了,脑海中还是有一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面容不断出现。

    另一个世界的老爸,这个世界的母亲、妹子、老婆和一双嗷嗷待哺的儿女,还有许许多多曾经和你并肩战斗的兄弟们,你总是记起他们最快乐的样子,让你的心境渐渐放松下来。

    “铁香玉,有几件事我要拜托你。”

    铁香玉从杨怀仁略显反常的,又淡然镇定的语气里,似乎听出了点不对。

    “怎么?你身体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了吗?”

    “不适?那倒没有,我也说不上来来,反正感觉还行,不痛不痒。”

    铁香玉有点急了,“那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是要托孤吗?你倒想得开,不过我可没那本事,不如等石门打开了,你自己去说。”

    “唉”

    杨怀仁苦笑着叹了口气,铁香玉的语气就有点故作镇定了,说到最后,她竟然差点失了声,还带着点哭腔。

    “别哭,没事的,你们江湖中人不是经常说,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嘛。”

    “胡说什么?!那是山贼无赖说的,我们江湖中人可从来不这么说,你少赖到我们头上来!”

    铁香玉哽咽了,听出来有点无助,也听出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是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杨怀仁有些无语,还是嘟囔了一句,“我死了之后,帮我告诉我的母亲和妻儿,帮我说两句话,第一句是对不起,第二句是谢谢。

    当然还有若心,还有天霸他们,也有你,我想说对不起不能陪着你们走下去了,谢谢你们曾经陪我走过的日子。”

    杨怀仁忽然多了许多的感慨,人生的路,无论宽窄,无论平坦还是崎岖,总会有个终点。

    他死过一次,也不确定这一段路程的终点,会不会是另一端旅程的起点。

    也许就这么结束了,也许会是另一个崭新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上他爱过的人们,都再也见不着,摸不到,停留在了这一刻的记忆里。

    石门里的气氛有点伤感,石门外兰若心已经跟着血点找打了石门。

    兰若心惊奇的发现,两种不同的血迹在这里出现了转折,一条痕迹回头走了,而另一条痕迹则走进了石门里。

    她大声冲着石门叫喊着,焦急地等待这回应。

    杨怀仁听出了是兰若心的声音,便也大声的回应,具体情况也说不清楚,但只要让外边人知道他和铁香玉被困在了石门后,当下也没有危险。

    兰若心和天霸弟弟等人大喜,立即命人四处寻找打开石门的机括,可从石门往后找了很长一段距离,并没有发现能打开石门的机关。

    那剩下的,也只有用笨办法了,这道石门和他们闯进来时那几道石门可不同,不是一根树干就能撞得开的,而且石门在一个拐角处,用原来的办法,也没有足够的空间。

    他们只得命人赶紧回地面上四处去找来锤子和凿子,几个壮汉便开始从石门中间的合缝处开始“叮叮当当”地凿门,不用全凿破,能凿出一个洞口来让被困的人爬出来就行。

    石门太厚,石头也太硬,兰若心判断了下他们凿门的速度,估计起码要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才能把石门凿透,凿出能让杨怀仁和铁香玉钻出来的洞口,那需要小半个时辰。

    她嘴巴贴着石门对里边喊道,“哥哥稍等,一个时辰之后,便能凿出洞口让你们逃出来。”

    杨怀仁心想一个多时辰能出去也不错,便回应说让他们别着急慢慢来,这一边虽然很黑,但他们还是安全的。

    他想了一下,又对天霸弟弟吩咐说,和柴致祖勾结密谋的是乌蛮王,他们走另一条路逃走了,密道应该还有另一个隐蔽的出口。

    另外,杨怀仁特备吩咐天霸弟弟乌蛮王是黑布缠头的,他身边还有个同样缠头名叫阿满的缠头汉子,这小子后脑壳受了伤,他的武器是双刀,刀上抹了剧毒,要他们追击的时候小心。

    重点是一定要把这个阿满给抓回来,杨怀仁说他要找这小子报仇。

    天霸弟弟既然知道杨怀仁被关在石门里是安全的,便点着头应了一声,和小七领了手下自己人顺着另一条血迹追了出去。

    兰若心留下来,忽然想起杨怀仁刚才的话里似乎哪里有点不对,仔细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惊道,“哥哥是如何知道那个阿满的双刀上抹有剧毒的?难道是你受了伤,中了毒?!”

    杨怀仁一开始不说,便是不想让兰若心在另一边担惊受怕,可她既然想通了问起来了,那杨怀仁也没有理由再瞒着她。

    “我啊,是受了点小伤,不过也没什么大碍,中没中阴阳花毒,现在也还说不定呢,你别瞎琢磨,我没事的。”

    兰若心却大惊道,“你说什么?你中的什么毒?”

    “怎么了?听铁香玉说好像是叫阴阳花毒。”

    “什么?!阴阳花毒?那你知道中的是阳花毒还是阴花毒?”

    杨怀仁有点好奇,连兰若心也知道这种毒花,看来从他对江湖的了解来看,还是有些孤陋寡闻了。

    铁香玉忽然冲到了石门前,大声问道,“兰当家的你也知道阴阳花毒?那你可曾听你们帮中人提起过,这种毒又有没有什么解药?”

    “我,我”

    兰若心咬着牙挤着眼努力回忆着,“我也只是听父亲提起过,很多年前丐帮一位姓苏的长老和一个域外的异人交手,那异人就是刀上有毒,而且正是一种叫做阴阳花的剧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