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一线生机(下)
    兰若心稍作停顿,铁香玉早急不可耐的追问道,“丐帮那位姓苏的长老,后来怎么样了?可是找到了解除阴阳花毒的秘药?”

    “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啊?!兰当家的,你可真是要急死人了,眼下可是你的仁哥儿中了阴阳花毒,又不是我铁香玉”

    铁香玉话说一半,也说不下去了,黑暗里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感觉有一双奇怪的眼睛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她在看。

    杨怀仁虽然没插上话,却又好似在笑她说,“你也明白是我中了毒,那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是喜欢上我的玉树临风了吗?”

    她使劲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胡思乱想了呢?

    兰若心也知道杨怀仁中了毒,她最是心如火烧,但有些事她只是听说过,也没有搞明白,便犹犹豫豫地继续说道,“据说苏长老当时中了阴阳花毒的阳花毒,按照帮中其他长老的江湖经验来看,他只剩下一天可以活。

    苏长老是我们净衣流里的代表人物,性格上斯文儒雅,向来都自恃清高,做人做事也一向都是本本分分的。

    但是当他得知中了毒只剩下一天的性命之后,便性情大变,当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去了一家青楼吃花酒,打算放纵自己享受剩下不多的人生。

    帮里人反正谁也没办法能救他,便任由他去青楼纵欲逍遥,哪里有人会拦他?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苏长老在青楼里纵欲一夜,第二天却并没有毒发而亡,除了整个人好像憔悴了些,却是再没有阴阳花中毒的迹象了。

    就这么奇怪,他身上的毒竟然不必用药,自然的解除了,可事后苏长老自知那一夜败坏了自己一生的清名,身体虽然好了,可心里如何也过不了这一关,便从此归隐,退出江湖了。”

    “这”

    杨怀仁糊里糊涂地嘀咕着,“这没道理啊,阴阳花既然是剧毒,以往中此毒的人是不是都死了?怎么那位苏长老就没死呢?

    青楼的花酒也是从外边买回去的普通酒,怎么进了青楼就成了解毒的神酒了呢?想想这样的江湖传闻还真有点可笑。”

    兰若心也只是复述他曾经听过的一个丐帮中的秘闻,具体当时苏长老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会儿她还没出生呢,又如何得知?

    铁香玉却感觉身上的肌肤烧起来了似的,不知是想到了一些让人害羞的男女之事,还是她刚才给杨怀仁吸血排毒之时也感染了毒药,让她觉得非常奇怪。

    “话也不能这么说,经年之前的江湖传闻是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大理国部族繁多,不过绝大多数修炼武功的部族,不论外功还是内功的修炼方式,也都来自西边的天竺。

    我听说乌蛮各部里,修炼的武功就是传自一个叫做伽摩陀沙的国家,我们龙门镖局行走江湖多年,是识得许多各地的武功路数的。

    可刚才我跟阿满交手,便发觉他的路数非常奇特,当时没想明白他一身武功的渊源,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正是来自伽摩陀沙的一种怪异刀法。”

    杨怀仁这会儿觉得身上热了起来,脑袋晕晕地好像是发烧的感觉,听她们俩江湖女侠说了许多,越说越跑题,便不耐烦道,“管他什么伽摩陀沙还是摩托袈裟,跟阴阳花毒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

    铁香玉辩驳道,“江湖上都知道有阴阳花这么一种异域毒花,也听过过中了阴阳花毒之后十二个时辰之内必死无疑的传言,但从没有谁听说过有解药的说法。

    那是不是说,这种毒花根本就没有解药,而是有一种解毒的其他做法?”

    杨怀仁身体热得很快,头脑被烧得有点不清醒了,随口胡乱说道,“没解药?那我不是死定了?可你又说能解毒,那怎么解?眼下也搞不来青楼里的花酒吃啊!”

    兰若心似乎听懂了铁香玉的意思,“你是说,阴阳花之所以被人称作无解之毒,只是因为人们一听到剧毒,便立即想到解药,却从未想过其他的方法?”

    “对!”

    铁香玉越来越相信她突如其来的这个想法,“阴阳花毒在中原本也不多见,都是一些异域的异人在使用,而他们修炼武功的体系里,都有一条禁欲的要求的。

    这跟咱们中原有些内功修炼的要求也相仿,被咱们称作童子功,修炼这样的武功或内功,必须保持童子之身,这样可以增强修炼的功效,而破了身,也就破了功了,再想继续修炼,也就事倍功半了。

    这世上的剧毒之物一样品类繁多,而阴阳花毒,也许正是用来针对修炼童子功的人的,他们为了不破功,自然不会下想到要解除阴阳花毒的办法,正是破身。”

    兰若心恍然大悟,“似乎这样的说法开始变得有道理了,苏长老当年就不曾娶妻,他为人淡泊,在中毒之前,也不像曾经去过烟花柳巷之人。

    而他在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之时,万念俱灰之下,才破罐破摔,放纵自己来结束最后短暂的生命,却没想到歪打正着,反倒是救了自己一命。”

    兰若心刚要为她和铁香玉找到了解除阴阳花毒的方式让杨怀仁还有一线生机而高兴,却又想起来,如今跟杨怀仁在一起的是铁香玉,而她,却在厚重石门的另一边,忽然间便又有些嫉妒伤心起来。

    这一段沉默也让铁香玉意识到了什么,再想说下去,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想起中毒的杨怀仁这会儿又没了动静,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是不是心中沾沾自喜呢?

    铁香玉伸手摸索着去抓杨怀仁,可当她抓到杨怀仁手臂的时候,却发现他浑身发烫,人已经迷迷糊糊打起了摆子,整个人一会儿抖似筛糠,一会儿又僵硬没有反应,这才呼喊了起来。

    “杨怀仁!杨怀仁!能听到我说话吗?你快醒醒!”

    杨怀仁脑子里早烧迷糊了,开始出现了幻觉,好似头顶满天繁星,脚下又是悬崖峭壁,可他却没有力气站稳,晃晃悠悠一头栽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