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海天乐章
    听到石门后铁香玉的吼叫,兰若心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声嘶力竭地问道,“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杨怀仁,他……好像开始毒发了。”

    铁香玉边说着边扶着杨怀仁慢慢倒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和脸颊,比胳膊还要烫手,人即便躺在地上了,却还在无意识地不断晃悠,嘴巴嘟哝着什么,却已经听不清了。

    兰若心双手撑在石门上,眼泪止不住地奔涌了出来,嘴唇都咬破了,却她在门外,一点办法都没有。

    “铁姐姐,求求你救救他,我今生做牛做马,一定报答你的恩情!”

    铁香玉第一次听到兰若心喊她姐姐,心里五味杂陈,搞不清是什么滋味,摸着这个浑身发烫的男人,她从一开始就想到了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会怎么做了。

    “我……一定不会让他死的。”

    她脑子里很乱,可只想到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是对兰若心说的,也是对她自己说的,这时候她才发觉,男女之间的感情,应该是怎么一回事。

    曾经气他,怪他,疑他,可事到如今,才知道自己的内心里,早就已经开始在意他,时时刻刻念着他,做了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他。

    从未曾想过要和别人争一个男人,也从未曾想过她会把自己的一生交代给一个早就有了家室的男人。

    但是那颗真心,就被他无形之中悄悄地偷走了,想要,却要不回来了。

    不能让他死,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了一切也不能。

    要让他活着,活着见到他日思夜想的儿女,活着过他的大好人生,活着去办他的大事,活着是去实现他从来不曾说出口,却一直在努力的梦想。

    她静静地解开了自己的衣衫,又解开了他的,缓缓伏下了身去,她眼睛里不知为何有些温润的泪水,从韵红的脸上滑落,滴在他的胸膛上……

    杨怀仁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站在一根从大海里拔地而起的一根石柱上,石柱的顶端不算大,却很平坦。

    大海的上空风很大,吹的他头发飞舞,衣衫猎猎作响,但那根石柱却巍然而立,没有丝毫的抖动。

    天空中是一轮皓月,像一个明亮的大圆盘,凄白的月光撒向海面,让海洋的深蓝浪涛里不断反射着白色的光芒。

    夜空里没有星星,大片的七色云彩从远处快速的飘了过来,色彩变换里,彩云遮住了皓月,当茭白色的光芒被掩盖在彩云之后,海洋又成了望不见尽头的漆黑。

    忽而一道接天的闪电,从彩云里射向了海洋,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轰鸣,让整个人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豆大的雨点随即从天而降,砸落在杨怀仁的头上,身上,石柱顶端的平面上,发出“扑答扑答”和“啪啪”的声响,而雨滴落在海洋上,却是清一色的“呼呼”声。

    前奏刚过,骤雨夺步而至,雷声,雨声,风声,交响辉映着好似海天共同演奏的一曲震撼的交响乐章。

    杨怀仁在骤雨里昂起了头,张开了双臂,让骤雨砸在脸上,是一种激烈的清爽,好似生命都随着这一曲交响而沸腾了起来。

    忽而一道红色的亮光从背后照射过来,照亮了整个昏暗的海面,把雨滴都染成了血红色。

    他忍不住扭头去瞧,却发现身后是一座海上的小岛,或者说,是海上突起来的一座山。

    山脚和海面相接的部分还是黑色,可山尖却已经被烧得通红,骤雨落在山上,瞬间便烧散成了一团一团的白雾,瞬间却有看不见了。

    是一座火山!杨怀仁心里惊讶道,看样子好像就快要爆发了!

    山尖越烧越亮,好似从红色变成了白色,接着整座山开始震动了起来,海浪一遍又一遍不肯停歇的拍打在山脚的乱石上,白色的泡沫翻腾着被巨石推回到海面,消失在浪涛之中。

    突然一声山本地裂的巨响,白色的山顶像烟花一般被喷射到天空之中,碎成了无数滚烫的碎片,散落在海洋里,点亮了整个天空和海洋。

    接着不断的从山顶迸发出火红的岩浆来,顺着陡峭的山脊,气势磅礴地奔向了海面,吞噬一切它经过的事物。

    海天的乐章在这一刻也变得浩大起来,每一个节拍都震撼着人的心灵,让人恐惧,感动,快乐,悲伤,忍不住感叹生命无常,大爱无疆。

    火山持续喷发着,源源不断的滚烫的岩浆追赶着前面的伙伴,迎向了翻天巨浪。

    岩浆和巨浪终于碰撞在了一起,可谁也没有惧色,拼尽了全部的力量,勇往直前得想着对方冲奔!

    乐章的节奏越来越快,让心脏也跟着它跳动起来,岩浆冲进了海面,浪涛也冲天而起,然后落下来覆盖了岩浆。

    整座火山被蒸腾起来的热气围绕了起来,像一张大幕,在骤雨里被染成了火红色,让人分不清是火焰,还是海洋。

    顷刻之后,骤雨忽然停了,火山也安静了下来,海洋也变得温柔,彩云缓缓散去,皓月也渐渐隐去,东方出现了一片祥和的昏黄,把山,海洋和天空都点亮。

    杨怀仁的头发和衣服不知怎么立即干了,浑身也变得十分舒畅,再去看时,天空和海洋都会一片宁静的淡蓝,而原本黑色的火山,也平静地矗立在海上,看不出曾经的磅礴。

    山脚开始出现了淡淡的绿,这片绿在晨光里逐渐蔓延,转眼间便爬满了整座山,微微的海风带来了淡淡甜香,杨怀仁便昏昏欲睡了。

    梦醒了,杨怀仁只听见旁边锤凿急匆匆的敲打声,头脑很清明,却感到身体有些累,竟不能动弹。

    裸露的胸前好像趴着一个人,她呼吸均匀,似是睡得特别香甜,不知怎么,杨怀仁便自然而然的抬起手轻轻抚上了她的脸颊,拇指缓缓抚弄着柔嫩的肌肤,竟又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再去回忆刚才那个奇怪的梦境,似乎还心有余悸,可黑暗的现实世界里,却让他无比的平静了。

    仔细去回想那个梦之前的事情,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铁香玉和他被关在了两道石门之间的黑暗密室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