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人生百味
    杨怀仁的脑子里虽然没有那部分记忆,可身体和肌肉的记忆,让他知道刚才昏迷之时发生了什么。

    胸前那个累得在酣睡的,自然是铁香玉,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两个人不论是清醒或是糊涂,都不存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所以杨怀仁不会觉得有些问题没法面对,因为他能够坦然面对,自然不会辜负了任何一个在意他,他也在意的人。

    杨怀仁也不知被“叮叮当当”地凿了多久,终于凿透了,一束昏黄的光线从门外照射进来。

    杨怀仁缓了一会儿,慢慢觉得身上有了劲,便轻扶着铁香玉的脑袋坐了起来。

    铁香玉醒了,还是一脸的疲惫,不过疲惫的脸上也还有一抹桃红,借着微微的光线抬眼望了一眼杨怀仁,发现他正带着温暖的笑意望着她,便急忙把目光收了回去,羞怯的低下了头。

    “石门被凿透了,咱们很快便能出去。”

    “哦。”

    铁香玉不知说什么好,故意躲避了杨怀仁的目光,撑着看似有些慵懒的身子缓缓站了起来,背着杨怀仁整理了下衣衫。

    杨怀仁也开始穿衣服,却发现他被划破了裆的裤子和外衣还在一旁,棉夹袄也在,可最里边的白色棉内衬却不见了。

    他疑惑地在地面上找了一会儿,也没有发现,却发觉铁香玉的腰间一侧鼓起来一点点,好像塞着什么东西。

    杨怀仁刚想开口问,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心里无奈地笑了笑,便直接穿起了外衣。

    他刚才从石门上凿出来的一个洞口爬出去,哭成了泪人的兰若心便扑进了他的怀里,见他身体也不发烫了,整个人也不像中毒的样子,兰若心才稍稍安下心来。

    兰若心又转向了紧接着爬出来的铁香玉,低着头说了句“谢谢你”。铁香玉只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并没有多回答什么。

    杨怀仁忽然想起点事,便对一旁几个自己带来的属下问道,“其他人呢?可抓到柴致祖和乌蛮王了?”

    那属下摇了摇头,“陈将军领人和相国府的侍卫们去追了,不过现在还没有回来,应该是还没有抓到。”

    “唉……”

    杨怀仁叹了口气,“又让姓柴的老小子给跑了。”

    这时从后边站出一个穿着大理禁卫服饰的军汉说道,“杨郡公不必担心,人虽然没抓到,但他们开凿了这条地下密道要做的阴谋算计也做不成了,事情总不算太坏。

    事情总会有个了断,这一点杨郡公不必担心,我们高相国一定会差人去办的。”

    “敢问尊下是?”

    那汉子忙抱拳施礼答道,“在下是大理相国府侍卫参将马三虎,见过杨郡公。”

    和杨怀仁之前猜想的不错,兰若心的确去高升泰那里求助,才能这么快找到这里,他也抱了抱拳,“幸会,幸会。”

    马三虎接着说道,“高相国因为明日还要早朝,此时已经先走一步,临走前交代末在此等候杨郡公,请杨郡公和众属下先去相国府沐浴更衣,休息一下,等高相国下了朝,便回府和杨郡公叙话。”

    杨怀仁点点头,他也好,大家也好,折腾了一宿也大都累坏了,高升泰还要早朝,这样的安排也是合适不过。

    “那就多谢高相国盛情了,请!”

    走出密道在见到的天空,是清晨的一片湛蓝,东面的洱海反射了天空的色彩,照射在了另一侧的山峦之上,让景色显示出一种空灵般的优美。

    这片大理城东门外的居民区虽然经历了昨夜的大搜捕,却也没有影响到大家的生活。

    该早起劳作的劳作,做买卖的继续做买卖,大家忙活着各自的生计,除了一些小声的谈论,倒和平常也没有什么区别。

    天霸弟弟也回来了,气鼓鼓地说乌蛮王和柴致祖等人从另一个出口逃走了,他们和相国府的众侍卫循着踪迹一路向南追了半宿,最后还是没追上。

    听相国府的侍卫们说乌蛮王大致是要往南面无量大山里跑,无量山里山高林密,地形复杂,再追下去恐怕意义也不大,便只能先撤了回来。

    杨怀仁安慰着天霸弟弟,乌蛮王的事情不用咱们操心,高升泰比咱们在意。

    至于柴致祖嘛,就更简单了,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咱们回到中原,这个账早晚要上门去找回来的,不怕他欠着不还。

    高升泰也早就给杨怀仁他们准备了车驾,杨怀仁也不跟老高客气,同时拉着铁香玉和兰若心坐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缓缓往城内走,路过东门,守门的卫兵见是高相国府的车驾,也没人阻拦。

    车厢里坐着三个人,却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兰若心眼神有些好奇的不断观察着铁香玉,而铁香玉好似完全看不见似的,扭头把目光瞥向了窗外。

    两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之间的事情,杨怀仁就搞不太懂了,又不好胡乱猜想,便由着她们,只是抓着两个女人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她们也就随着他这么一直抓着,也没谁开口说什么。

    昨夜跟踪柴致祖的时候,杨怀仁也没注意看清楚东门内是什么地方,白天从这里路过,透过了车窗,才发现这一路竟是一个热闹的集市。

    扯着嗓子吆喝着卖布头的,一声不吭蹲着卖柴的,挑着篓子卖鱼的,忙着炸奶扇烧饵块顾不上吆喝的,各行各色的小商贩挤满了道路的两侧。

    也许正赶上了早市,街道上闹哄哄的还有些拥挤,马车也走走停停,不过倒是让杨怀仁心里很欣喜,也很有感触。

    这世上自然是有许多大城小城大集小市的,但不论是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民族,人们的生活总是奔波忙碌着的。

    他们起早贪黑的忙碌,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便是让自己通过这种奔波和忙碌,让自己、父母和妻儿最起码能有一日两餐,让生活继续下去。

    日子虽然过得有穷有富,也同样有苦有乐,正是这样看似普通的一日又一日里,展现出了人生的百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