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大理国的秘密(上)
    杨怀仁心说这高老头消息挺灵通啊,发生在他身上的大事高老头门清。

    “高相国太抬举小子了,不是我要自谦,是实在我就是运气太好,瞎猫总是碰上活鲜鱼,你说奇怪不奇怪?

    要说做菜的本事,小子也就是凑合还能拿得出手吧,不过也只是仅仅到不至于让师父气死的程度,要说其他方面,那都是被别人道听途说传来传去夸大了的。

    前段时间还有人传说我生吃了一万多西夏俘虏呢,这个能信吗,是不?”

    “杨郡公倒是心胸坦荡,老夫实在是佩服,佩服。”

    “唉,坦荡算不上,没心没肺就比较贴切了。既然高相国话说道这份上,小子也不好说些绕弯子的废话了。

    小子来大理之前,本以为大理段氏执政那么多年,若是忽然间换了高相国掌权,大理国上下民众应该会有比较大的反对之声。

    可小子来了大理这几天,发现之前的想法真是太理所当然了,高相国在大理德高望重,百姓里竟没几个说你不好的。

    高相国深受大理百姓拥戴,这一点才是真正让人佩服的地方呢。”

    高升泰微微皱了皱眉,想来杨怀仁应该不是反讽了他,旋即又笑了,“杨郡公此行大理的意思,老夫算是明白了。有些事,说出来杨郡公可能不信,甚至事到如今,连老夫都有些不敢相信呢。”

    “哦?这是为何?”

    “也许大理国之外的人不了解,所以把老夫看做了一个阴谋篡位的奸佞之人,可实际的情况,是老夫从未想过要谋得大理国国主的意思,而是……”

    “是什么?”

    高升泰叹了口气,“是保定帝执意要让位给老夫,我这么说,你信吗?”

    杨怀仁讶异地张开了嘴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不信?高升泰的口气完全不像是撒谎,而且他也没有这个必要,将来杨怀仁接触到段正明,一切自然会明了。

    信?可这又是为什么呢?全世界的人都在执迷于权力,但凡是有机会让你登基做一国的皇帝,除了杨怀仁这样的,还有谁会不愿意吗?

    段正明当年为了当上大理国皇帝,也是费劲了心思的,要不然延庆太子一家一夜之间被灭门,就没有道理了。

    可他既然当初为了当皇帝付出了那么多,到了今天,为什么又要禅位呢?而且他并没有禅位给他的弟弟段正淳,或者是大理段氏任何一个后辈,而是高升泰这位相国呢?

    高升泰问道,“从杨郡公的表情里,似乎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吧?”

    杨怀仁下意识的点点头,高升泰像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一般示意杨怀仁喝茶,才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我相瞒,也瞒不住的。将来的某一天,事情自然会大白于天下,现在先说给杨郡公知道,也并没有大碍。

    不知杨郡公可曾听说过大理曾经有位延庆太子?”

    “延庆太子?呃……听说过,他好像多年前就已经过世了吧?”

    高升泰摇了摇头,“外边传说是这么传的,但实际上,延庆太子并没有死,或者说,他可能还有后人在世。”

    杨怀仁糊涂了,“这话又如何讲?”

    高升泰要说大理国的一段不堪的往事,总是有点羞愧,声音似乎都不那么平稳了。

    “当年延庆太子全家被害,其实并不是保定帝的本意。大理段氏既然作为大理国的皇室家族,家族庞大,旁支繁多,人数以万计。

    杨郡公在大宋身居高位,也应该知道,在皇室之中,关系复杂,有些事,并不是一个皇帝就能说了算的。

    在皇族的传承之中,总会出现支强干弱的局面。当年家父借乌蛮兵攻回大理城,杀杨义贞复大理段氏皇位,本应该助延庆太子复位为帝的。

    但当时延庆太子年幼,背后势力薄弱,在大理段氏强大的家族压力之下,只能把保安帝之侄段寿辉的位置扶正,让他入登大宝,要不然,延庆太子也许那时候就家破人亡了。”

    杨怀仁听到这里似乎并不惊讶,一切跟他想象的都差不多,只不过他原以为是高智升当时兵权在握,扶植跟他更亲近的段寿辉,是想把段寿辉当做一个傀儡,以实现他的政治目的。

    原来这里边还有这么复杂的原因,照此说来,当初的事情就怪不到高智升父子头上了。

    而且这样也似乎更说的通另一件事,高智升当初弑杀杨义贞之后,就有机会自立为帝的,他并没有这样做,也许高氏父子真不是有野心的人,而是对大理段氏非常忠诚的。

    高升泰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我们大理白族有三大家族,第一便是大理段氏,他们的势力范围便在大理城以及中部人口最密集的地区。

    大理杨氏,原本是第二大家族,势力范围在大理国北部和西部,长久以来杨氏一直掌握了大理的兵权,但在杨义贞造反弑君之前,杨氏都是非常忠心的。

    而杨义贞之后,杨氏就没落了,不但没了兵权,杨氏子弟也渐渐退出了朝政的权力中心,如今也只能偏安一隅了。

    最后便是我们高氏了,我们的势力范围,在大理东部拓东一代,要说在大理城,还真不如段氏的实力强大。

    我们高氏子孙,也大都是习圣人之书的,自然知道君臣之礼,不敢背信弃义,若不是保定帝苦苦哀求之下,我高升泰又如何敢独掌朝政呢?”

    杨怀仁虽然觉得高升泰说得这些话很诚恳,但也不能因此就确定他说的全部都是真话。

    想了想,他还是试探道,“事情也说不定,大理段氏不肖子孙多了,失了民心,而高相国一直以来为国为民操劳,老百姓是看得见的,如今万众归心,就算谋了段家的皇位,恐怕也是顺应天意。”

    高升泰竟然嗤鼻一笑,完全不认同杨怀仁的说法,“杨郡公说笑了,大理国虽然比不上大宋幅员辽阔,人才众多,但和相邻的几个小国比起来,也算是个像样的国家。

    一国之主,并不是谁说想当,就那么容易能当得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