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杀手归鸿(上)
    对男人来说,女人是很奇怪,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们就不可爱。杨怀仁觉得这样也好,省的他过分操心将来会家庭不和。

    有些话之前他没想好该如何说,路上想清楚了,既然是男人,就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无论是兰若心还是铁香玉,都得给人家一个交代。

    简单用过了晚饭,众人便各自回房休息,兰若心自然而然和铁香玉住进了同一间屋。

    土木结构的客栈有个坏处,就是隔音效果极差,杨怀仁住在隔壁,被房间两边的动静扰得没法好好休息。

    一边是天霸弟弟震天响的打呼噜声,这小子也不是天天打呼噜的,有点神经刀的意思,但是他真打起呼噜来,那动静也是真热闹,一会儿擂鼓,一会儿敲锣,不知道梦里唱了一台什么好戏。

    另一边是铁香玉和兰若心在说着闺蜜间的贴心话,总不时的传出来两个人的嬉笑声,杨怀仁想不通平时都不爱说话的两个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至于她们在聊什么,当然不难猜,她们作为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女江湖,聊江湖事不可能应该不至于不断的笑出声来,那么剩下的,就只有聊杨怀仁了。

    杨怀仁想到这里,倒没觉得他的过去里有什么值得她们笑的不光彩的事情,当然,除了他屁股曾经中了一刀。

    如果兰若心把这件事告诉了铁香玉,杨怀仁发誓他也要把兰若心屁股中了一刀的事情当做将来的一个房中趣事讲给铁香玉听。

    那个,至于讲完了这个笑话之后的事情,就不能再往下想了,除了涉嫌不可描述,还牵扯少儿不宜。

    实在是没办法,杨怀仁扯了两块布条,团了团塞进了耳朵里,强迫自己躺下来,闭上眼睛睡觉。

    黑暗里“啪啦”一声,杨怀仁立即感到一阵冷风吹了进来,让人一激灵,他侧着身子一看,是窗户被风吹开了。

    杨怀仁不耐烦地掀了被子,趿上鞋子去关窗户,从二楼的房间向下边院子里望了望,两名放哨的随从就在不远处小声闲聊,他便放松了心情,合紧了窗户。

    重新回到床上躺下来,还没来得及盖好被子,却感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冰凉,一把短剑已经贴在了他的咽喉上。

    杨怀仁先是一惊,接着心里就骂道,我勒个去,这哪个乌龟王八蛋又跟我过不去?天天玩绑架这一套,就不能换个别人绑,让我歇歇吗?

    “你是不是叫杨怀仁?”

    听声音是个女人,而且口气冷冷的似是结了冰,杨怀仁心里才开始有点怕了,杀手这个职业和别的职业不同,女杀手似乎更加心狠手辣,也更加不讲道理。

    心脏砰砰跳得越来越剧烈,杨怀仁强作镇定,笑问道,“你找哪个杨怀仁?”

    “嗯?”

    女杀手疑惑道,“还有别的杨怀仁?”

    杨怀仁觉得这女杀手年纪应该不算大,可以试着忽悠一下,便答道,“当然啦,这天底下叫杨怀仁的人多了去了,你找哪一位?”

    女杀手犹豫了一下,接着迅速清醒了一下,“天底下的杨怀仁我管不了,我就问问你,你是不是叫杨怀仁?”

    小丫头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杨怀仁只好继续装傻卖呆,“我……不知道,也不认识。”

    “胡说!”

    女杀手有点急了,也许稍稍意识到这个男人在嘲弄她,便把箭尖往杨怀仁的脖子上又靠了靠,“你自己的名字,你能不知道?骗谁呢?!”

    “我……真不知道。哦,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我……那个……忘记了。”

    女杀手的口气有点生气了,“忘记了?一个人还能忘记自己的名字?你不老实交代,小心我一剑把你喉咙割破!”

    “女侠,啊不不,大女侠,女大侠,我真没骗你,忘记了就是忘记了嘛,这还能骗人吗?难道你就从来没忘记过自己的名字?对了,你叫啥名字?”

    “我叫归鸿,我就从来没忘记过……呃,你敢诈我,放老实点!”

    杨怀仁赶忙“哦”了一声,心里却笑看来这丫头江湖经验也不算多么丰富,接着又装作可怜地说道,“唉……因为我……其实有病。”

    “有病?什么病?”

    “健忘症啊!”

    “什么是健忘症?”

    “健忘症就是……”

    杨怀仁下意识的想抬手比划,可女杀手见他被子里的手在动,立即小声喝道,“别乱动,要不然,别怪老娘手滑!”

    “别!千万别手滑,也别激动,我就是怕我说不明白,想给你比划比划。”

    “黑灯瞎火的,你瞎比划啥?老实回答老娘的问题!”

    “哦哦,健忘症啊,就是人一紧张,一糊涂,就容易忘事。

    比如我,平时还好,只不过是偶尔糊涂,可现在你把一把剑架在我脖子上,我就紧张了,这一紧张,就糊涂了,然后嘛,就记不起来我叫什么名字了。”

    “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世上还有这种奇怪的病?你不会是骗我吧?”

    “骗你?怎么会呢?连名字都能忘记,那不是个大傻子吗?你觉得我愿意当一个大傻子吗?”

    “呃……”

    归鸿好像在琢磨杨怀仁话中的逻辑,一时还没有想清楚,杨怀仁便趁着这个机会,继续忽悠道,“我说归鸿啊,你说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半夜三更的跑到一个大男人房间里来,这要传出去,对你的名声,是不是不大好啊?”

    “本姑娘用你管呢?!还有,别喊我归鸿,我不叫那个名字!”

    杨怀仁忽然笑了,“怎么,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吗?可我觉得归鸿这个名字很好听啊,有首诗不是吟过嘛,‘天涯何处是归鸿?’

    你说那个吟诗的诗人是不是认识你啊,他作了这句诗,是不是他就是你的什么人,想你了啊?”

    归鸿忽然觉得这句话她很爱听,她从小习武,倒是没读过几天书,就更不知道的诗歌里有人用她的名字作诗了。

    她正瞎琢磨的时候,杨怀仁其实也在急切的想着,这客栈隔音效果这么差,隔壁的两位女侠应该听出这边有些奇怪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