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杀手归鸿(下)
    归鸿清醒了一下,忽然冷笑道,“老娘知道你就是杨怀仁,不要继续装了!”

    杨怀仁现在倒不心惊了,反倒入了戏一般,故作好奇道,“原来我叫杨怀仁?我还真有点记不清了,不过既然姑娘高兴,让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好了。

    只是,姑娘若是收了别人什么钱来杀人,万一杀错了的话,拿不到赏钱,可别怪我没提醒过姑娘。”

    “收钱?收谁的钱?”

    杨怀仁寻思着,若不是有人雇凶,那么难道是这个归鸿跟自己有什么过节?那就更说不好了,这个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就更没见过这位女杀手了。

    “不是收钱,那你又为什么半夜三更来这里杀我?”

    “这个还想不明白吗?我来杀你,自然是跟你有仇,要不然我费这力气跟踪你干吗?”

    归鸿说的理所当然,可语气又不像是跟杨怀仁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样子,让杨怀仁更奇怪了。

    “姑娘一直在跟踪我?我怎么没发现?”

    “哈哈!”

    归鸿忽然开心地笑了出来,下了杨怀仁一跳,心道这丫头既然说跟我有仇,可又嘻嘻哈哈如此天真,这严重不合常理啊。

    归鸿得意道,“老娘要跟踪你还不容易?实话告诉你杨怀仁,从你走出大理城,老娘就跟上你了。”

    杨怀仁糊涂了,这丫头性情太怪异了,不过作为一个杀手,这性格倒也不算稀奇,为了拖延时间,他对她称赞道,“那姑娘的轻功一定非常了得,我身边那么多高手,这一路上竟然没发现别人跟踪,真是不可思议。”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

    归鸿越来越得意,在杨怀仁听来她好像初涉江湖未深,年纪轻轻却对自己的武功也很是自负,所以被杨怀人一夸赞,便不自觉地骄傲了起来。

    “能被你发现的,那都是些笨蛋,如何跟老娘相比?再说老娘的一身功夫系出名师,一定是很好的。

    不过嘛,老娘也不是自大无度之辈,要论起轻功来,老娘也只能说一般般。”

    归鸿的声音确实就是一个小丫头的稚嫩声音,说话的口气也说明她应该就是个十几岁的丫头,可她一口一个“老娘”自称,让杨怀仁越来越觉得这丫头挺逗。

    “你说你轻功不好,那怎么又没被我们发现呢?”

    “很简单,那些笨蛋跟踪人,都喜欢显摆自己的轻功,不飞檐走壁,似乎都不能走道了一般,可殊不知他们越是这样,越是容易被别人发现。

    我师父教我的时候说过,要跟踪人,最高的境界不是轻功多么好,而是把自己隐藏的很好,大隐隐于市的道理,你懂吗?”

    杨怀仁心说大隐隐于市哪里是你说的这个道理?不过你要非用在这里,也不是不行,谁让刀子在你手里呢?

    “不懂,什么意思?”

    “你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这个都不懂?”

    归鸿用稚嫩的声音摆出一副先生教训学生的口吻来,“跟踪人要不被人发现,就要隐藏好自己,让别人,甚至是自己都把自己当做了透明的人一般。

    可这世上不存在透明药水这种东西,也不存在把自己变透明这种神功,所以啊,要想让自己不被人发现,就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最不起眼的人,在别人眼里就成了接近透明的人了一般。”

    杨怀仁听明白了,归鸿根本就没有利用轻功来跟踪他,而是利用了伪装,可以猜想的是,归鸿身形娇小,本就不易惹人注意,如果在乔装打扮,一路上远远的跟着他们的队伍,谁也不会在意这么一个人,所以才没发现她。

    “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扮作了一个小村妇,一路上又不时的改换衣衫,所以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你的存在,对不对?”

    “哈哈,算你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不过也只能说你比笨蛋强那么一点点罢了,是个聪明点的笨蛋。”

    杨怀仁笑道,“那这个聪明的笨蛋有件事没搞清楚,想问问你,不知可不可以呢?”

    “亏你还笑得出来,不过既然老娘就快要送你下去见阎王老子了,你想知道什么,就一气问出来,老娘好让你死个明白!”

    “多谢女侠,多谢女侠!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叫杨怀仁的人?他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非要杀之而后快呢?”

    杨怀仁没想到的是,归鸿听了这个问题竟然轻笑一声,“呵,其实我说的有仇,也不是老娘和他杨怀仁有仇,而是老娘的师父,跟他有仇?”

    “嗯?”

    杨怀仁又糊涂了,“杨怀仁和你师父有仇?此话怎讲?”

    “嗯……”

    归鸿想了想,“老娘其实也没太搞明白……”

    我去,杨怀仁三观碎了一地,心里苦笑道,这特马啥么情况?姑奶奶,你是杀手,能不能有点职业道德?你的节操呢?

    没人给你钱你就要杀人也就算了,开始说有仇,后来又说是和你师父有仇,如今又说你也没搞明白了,你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吗?

    “我说归鸿,你真是个姐姐,你没搞明白就半夜里来杀人,你是怎么想的?”

    杨怀仁其实早就恨不得跳起来扒开这丫头的脑袋看看她的大脑究竟长成了什么奇形怪状,可惜那把冰凉的短剑还架在他脖子上,他也只能作罢。

    归鸿似乎也觉得杨怀仁的话有些道理,可她既然都来了,不杀个人回去,似乎沾污了她这个杀手出刀必见血的名声。

    “你啰嗦些什么?老娘需要知道那么多理由作甚?反正我师父和我聊天的时候,说杨怀仁这小子没事整天朝三暮四的,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我师父对我很好,师父说过的话,不管有没有道理,但一定是对的,我师父说恨不得杀了杨怀仁,那我这个做徒儿的,就一定要满足师父的愿望。”

    杨怀仁忽然从归鸿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些关键的信息,归鸿来杀他,就是因为她师父的一句话,说他朝三暮四。

    可他对于这个理由是不太认可的,关键是,又是什么人会无聊到关心他的私生活,又因为他的私生活的问题而要杀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