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异想天开
    如果从原因上寻找答案,杨怀仁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一个人。

    如果再假设徒儿的性格是从师父哪里学来的,那么照归鸿这么奇怪的性格来看,那么那个对他不满的人是谁,也就渐渐浮出水面了。

    只不过杨怀仁也不知道他那位老丈母娘的名讳,似乎跟归鸿没法说清楚,也只能用另外一个方法去稳住归鸿。

    “我说归鸿啊,”杨怀仁和和气气地说道,“有些事,咱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你师父,是绝对没有理由杀我的。

    不仅如此,我们还是亲戚,你说说,她有什么理由杀一个亲人呢?要继续说下去,咱们俩,其实也是亲戚关系。”

    “亲戚?”

    归鸿嘻嘻一笑,“你这人扯谎也扯得太远了,老娘跟你是亲戚?那老娘怎么不知道?!”

    杨怀仁也跟着附和地笑着,“这也不怪你,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呗。你要是不信,那我问你,你可知道我和你师父的真实关系?”

    “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你说的亲戚。”

    归鸿虽然这么说,可口气上似乎也有些怀疑,杨怀仁便接着说,“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是你姐夫。”

    归鸿惊讶道,“啊?姐夫?!”

    “唉!”

    杨怀仁答应着,“你这声姐夫喊的可真好听。”

    “你瞎答应啥?谁是你小姨子了?我是你小姨还差不多。”

    “不对不对,差辈了。我问你,你想清楚了,要是我娶了你师姐,你该如何喊我?”

    归鸿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姐夫?”

    “唉,这就对了嘛。”

    归鸿反应了过来,嗔骂道,“对个屁啊,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师姐?”

    “对对对,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摸了也白摸”

    归鸿手里短剑忽然又向杨怀仁下巴底下靠了靠,“说什么呢?!”

    “别急啊,跟你开个玩笑。不过我真是你姐夫,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你师父去。”

    归鸿越听越心里没底,似乎觉得杨怀仁也不像瞎认亲戚,“我以后会问的,不过我怎么还是有点信不过你呢?”

    “怎么能呢?我这人说话最靠谱,你这位师姐原名是姓赵的,而且她不光是你的师姐,还是你师父的亲生女儿。

    你再想啊,你师父就是我老丈母娘,我就是你师父的女婿,这天底下,哪里有丈母娘惦记着要女婿小命的道理?

    唉我也知道光凭我这么嘴上说说,你很难相信我,不过这一点也不难证明,将来你问过了你师父,自然就明白了。”

    归鸿听他说的有板有眼,再想起师父曾经无意间说过的话,好像她之前还真有那么一位师姐让师父经常记挂着,只不过她从来没见过,所以才不清楚详情罢了。

    “照此说来,你还真是我姐夫?”

    “我和你师姐连孩子都生了,这还能有假啊?”

    归鸿忽然很开心的笑道,“啊?你们都生了孩子了?那我就是当了小姨了呗?”

    “对,我儿子,将来自然应该喊你小姨。”

    “哈哈,还是个外甥,不错不错。”

    说道这里,杨怀仁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归鸿应该不会继续想着杀他了,便渐渐放松下来。

    不料归鸿这个女杀手又有了新的想法,她笑眯眯地说道,“那我就不能杀你了。”

    杨怀仁一听心中大喜,心道可算是没白费口舌,嘴巴都说干了。

    “就是嘛,大家是一家人,哪有自相残杀的道理。”

    只不过架在他脖子上的短剑却还没有立即被移开,“我不杀你,可不是因为这个理由,是因为我要收你儿子为徒,把我的武功都教给他。

    这样一来,师父的武功就会传承下去了,而我也有了个徒弟,是不是一举两得?”

    杨怀仁心里那个苦啊,暗骂道,你还一举两得,你快得了吧!我儿子将来那是要继承老子的手艺的,就算不当官,也起码是个超级大富翁,最牛富二代。

    要是说跟他娘学点武功以求自保,那倒是没什么,可是拜你归鸿为师,这不扯呢么,难不成将来让老子的宝贝儿子跟你一样在江湖上打打杀杀?这成和体统嘛。

    再说了,要是换个正经师父那也就算了,可你归鸿自己个还没长大呢,毛都没长齐就想着收徒弟教手艺了?

    而且你这性格脾气,怎么说呢,不光是喜怒无常,而且逻辑混乱,异想天开,老子的宝贝儿子交给你,还不早晚也变成和你一样的神经病?这还得了?

    不过这话不能现在说出口,万一扫了这丫头的兴致,惹了她不高兴,她手上短剑真的手滑那么一下,老子可就死的太冤枉了。

    “是是是,这事我说了不算,你得跟我回京城,你自己个儿跟你师姐商量去。”

    归鸿乐开了花,“嗯嗯,我师姐一定会答应我的。对了,听说你官当的挺大,没想到在家还是我师姐说了算,看来我师姐对你的家教,还是挺严的嘛。”

    杨怀仁只好叹气,总不能这会儿跟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辩驳自己在家的男子汉形象多么高大。

    归鸿想了一下,才缓缓把短剑从杨怀仁脖子上移开,插回了剑鞘里。

    就在此时,房间的窗户和木门同时被人撞开,两个身影在昏暗的光线里闪出,冲着归鸿便攻了过去。

    其实要是论武功的话,铁香玉和兰若心,不一定就比归鸿要高,但是归鸿当时正琢磨着收徒弟的事情,心里正乐呢,所以有些走神,放松了警惕。

    所以等他再想拔剑应敌或者闪身躲避,已经来不及了,铁香玉和兰若心的前后夹击很快便制住了归鸿。

    杨怀仁见状大喊道,“别伤了她!”

    他赶忙披了外衣,打了火折子点上了灯,等房间里亮了起来,才看清楚归鸿的模样。

    这丫头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模样倒也不错,就是被铁香玉和兰若心制住了之后,那幽怨的小眼神有点吓人。

    她双手被人钳住,背后还被铁香玉顶住了穴道不能动弹,却开口大骂道,“姓杨的,你敢跟老娘玩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