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岳母驾到(上)
    杨怀仁苦笑道,“我说归鸿啊,你咋还老娘老娘的叫呢?不大点丫头片子,也不嫌臊得慌。”

    “老娘就是喜欢这么叫,怎么啦?不服和老娘单挑!”

    归鸿嘟着嘴,犟着脸,脸蛋儿气呼呼的都红了,可看样子这么被人制住了却没有丝毫要求饶的意思,依旧非常嚣张。

    “小丫头片子!”

    杨怀仁咕哝着,“我不跟你计较。单挑?那更没意思了,反正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我没那工夫陪你疯。

    再说就算你打伤了我,将来等你见到你师姐,还有你大外甥,你又要如何交代?”

    归鸿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可她被人抓住了,丝毫动弹不得,也没有其他办法,耍起了小丫头脾气来。

    “呸呸呸!”

    归鸿一连三口吐沫,冲着杨怀仁身上就吐了过来,幸好杨怀仁早有预备,向后退了一步,才没有中招。

    “你个丫头片子,还有这阴招呢?看着不大点人,一口吐沫竟然这么多,你属蛤蟆的吧?嗯?你师父教了你那么久,就教你这招数了?”

    说完杨怀仁哈哈大笑,忽然从撞破的窗外吹来一阵阴风,不知怎么就让人感觉浑身发冷,接着屋顶上传来一个让她既熟悉又感到可怖的声音。

    “杨怀仁,你长能耐了啊?!”

    也许说话的人在屋外,加上刚才那阵凉风,让这话显得虚无缥缈,又阴森恐怖。

    杨怀仁自然知道是谁来了,忙对着窗外的空空如也行了一礼,“小婿迎候岳母大人大驾。”

    屋外那人“哈哈”狂笑几声,忽然一个黑影从窗户窜了进来,几乎没让人看清一个影像,只听铁香玉和兰若心“啊”的大叫一声,两人身后各中了一掌,不由自主地向前一个趔趄。

    归鸿自然也解脱了她们二人的束缚,站到了来人身边,“师父……”

    来人板着脸对她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又转向了杨怀仁,“你这张巧嘴,是越来越厉害了,唉……”

    杨怀仁扶住了兰若心和铁香玉,见她们二人并没有受伤,便知道他老丈母娘并没有下重手,这才稍稍安心。

    铁香玉自然是不清楚其中缘由的,听到杨怀仁喊刚进来的这个武功高强的女人岳母,心中有些惊讶,也有些慌张。

    兰若心在杨家庄子住了挺长时间,是知道一些情况的,看清了来人的面容,便很快猜出了眼前的女人就是何之韵的娘亲了。

    她忙起身按江湖规矩行了一礼,又按家中规矩福了一礼,才开口说道,“若心见过夫人。”

    铁香玉见兰若心口气,也猜到了什么,便也自然而然的学着样子福了一礼。

    这位虞美人虽然年逾不惑之年,却依旧风姿绰约,即便当前是一身朴素的藏青色的夜行服饰,却仍然挡不住她的女人韵味。

    她看着兰若心和铁香玉恭敬施礼,心中不知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儿。

    杨怀仁在她眼里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是早有定论的,能为了他的燕儿宁愿舍了命的,恐怕这世上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

    但要由此就断定了他是个好男人,起码在她的标准上,是远远不够的。不过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执着于此了。

    男人地位越高,越是有本事,越是在人生和事业上取得成功,自然也就越是吸引身边漂亮的女人,当年南阳郡王十几房妻妾,不就是因为他的郡王地位吗?

    所以凭杨怀仁现在的身份地位,将来有个三妻四妾,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而最让她惊讶的,是他身边的这几个女人并不是寻常的无知妇女,都是有一定江湖地位的。

    连她们都对杨怀仁死心塌地,就让虞美人心中愈加不爽了。她最担心的,还并不是燕儿要和别的女人分一个官人,而是怕燕儿的性子,将来会重蹈她当年的覆辙。

    见铁香玉也乖乖行礼,倒是让杨怀仁有点发愣,他丈母娘却笑了出来,“哈哈,怎么说你有能耐呢,一个是青莲帮帮主的掌上明珠,一个是龙门镖局的现任总镖头,这可都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巾帼人物,竟然被你迷得五迷三道,连我都觉得不服不行。

    只是可怜了我那个不会看家的傻燕儿,要和这两个女人分享一个官人,可怜啊可怜。”

    杨怀仁自然知道这是他老丈母娘在损他了,可又不能直接说出来,只好装作这话是夸了他,“不分不分,都是一家人,自然应该不分彼此。”

    “哼!”

    虞美人冷哼道,“你倒是装的一手好傻子,心里却一定在骄傲,你享尽了齐人之福吧?”

    杨怀仁心中一惊,这才回想起归鸿说过的,正是丈母娘一句说他“朝三暮四”的埋怨话,才惹得归鸿想着替师父办事,这才有了今天晚上归鸿来杀他的事情。

    归鸿虽然性情古怪了些,但终究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而已,不论人生经验还是江湖经验都还非常欠缺。

    忽悠她根本就不是件很难的事情,可老丈母娘可就不同了,人生阅历摆在那里,又曾经思想极端过,差点把亲生女儿给害死。

    虽然经历了那件事之后她似乎释然而去,可事情毕竟过了很久了,如今她是个什么脾气,有想了什么事情,杨怀仁还真不太好猜,自然也就不敢犯浑去忽悠她了。

    想来想去,杨怀仁总是怕她又犯了疯魔,万一失去了理智真要杀他,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他做出一副谦卑的样子来道,“哪里哪里?小婿可不敢。事之所至,情之所至,说来说去都是人间的缘分作怪。

    既然缘来,不如随缘,小婿可没有什么非分的想法。何况小婿不管将来如何,燕子在我心中的地位,都永远是最重要的,小婿可以拿性命担保。”

    这就是杨怀仁让虞美人不得不佩服的另一点了,这小子看着年轻,可明知道他口灿莲花,但是他说的话还是听起来那么有说服力。

    归鸿见师父被杨怀仁说的接连叹气,好奇的问道,“师父你怎么了?”

    虞美人摆摆手,“没事,咱们该走了。”说完又转向了杨怀仁,厉声道,“至于你……好自为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