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回家过年
    好不容易被赵煦放出宫去,杨怀仁急匆匆的往庄子里赶,忽然想起来原来的南阳郡王府,也就是现在的通远郡公府应该已经重修完毕了。

    若是在城里过年,也许会方便了许多,也不用再赶几十里路才能回家过年。

    可后来一想也不对,那地方丈母娘太熟,而且还是她的伤心地,真让她在那地方常住,怕是她要不肯了。

    今儿是三十了,大街上小商小贩也都不再出摊,留在家里过年,大大小小的商铺也都上了门板。

    街上行人不多,有手里提了一挂半肥瘦的猪肉的,有搀着娘子抱着娃的,他们脚步匆匆,脸上却无一例外的带着喜悦,因为回家,是一件越走越感到急切和幸福的事情。

    杨怀仁想起随园里的徒弟和伙计来,便先折道去了城南。到了店里才发现,只有几个住在城里的伙计在店里看店,大掌柜的王明远听了杨母的主意,早都领着其他人去了了杨家庄子上过年。

    厨子曹安是主动要求留下来看店的,而且还把家里老婆和女儿都带到了随园来过年。

    杨怀仁很欣慰,曹安这一年来变化真的太大了,从当初来随园当内鬼,到后来被杨怀仁收留,他的性情也变的和顺正直多了。

    如今他在随园当厨子的收入比之前高出不少,而且不论杨怀仁还是其他伙计也都没有看不起他,而是因为他的能力重新尊重他,让他从物质和精神上都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他也越来越把随园当成了自己的家。

    杨怀仁从这件事上想到了许多,人心都是肉长的,谁都有私心,可谁也都有良心,谁对你好,你总要感激,总会为谁卖力。

    像柴致祖一样的野心家毕竟是少数人,绝大多数老百姓,虽然也没读多少书,没有多么高的文化水平,但是基本的做人道理还是不差的,他们的追求也很简单,一日三餐,吃饱喝足,就是最大的快乐。

    国家和民族的隔阂,从某种角度看,其实都是束缚了人类自由发展的桎梏,最基层的百姓能过上越来越好的日子,才是他们每一个人内心的真正期盼。

    杨怀仁客客气气地跟大家寒暄了几句,拜过了早年,给他们家人留下了些过年的赏钱,这才向南从南门出城,赶在天黑之前回家。

    出了城,天上就飘起了雪花,一片片,一团团,好似乘着风翩翩落下。果然是北方的雪更温柔!

    杨怀仁一路感叹着,车外漫天飞雪已经把天地装点的银妆素裹,苍莽掩映下官道旁的庄子里炊烟袅袅,这人间烟火让整个风景变得妖娆起来。

    看不见山,也望不到河,可就是这些朦胧中的小村庄,让杨怀仁似是看到了山河壮丽的美景一般,因为山河是死的,人是活的,正是这些淳朴的百姓顽强的生存并快乐着,才让山河有了生机……

    归鸿和她师父到了杨家庄子,心情都紧张起来。归鸿本来就是和师父系出同门,却因为门派凋零,偶遇虞美人才又重新拜入门下。

    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被人抛弃后才被捡进了门派的,在山上这一呆就是十多年,直到遇上了虞美人,才带她下山来到了人间。

    对很多人来说是最热闹最幸福的过年,对她而言是这辈子不曾经历过的,可回到杨家庄子之后,她却从心底里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亲切,好似这里,原本就是她的家。

    虞美人有过家,可后来又失去了。她仇恨那个让他伤心的家,所以对家的概念,和寻常人又有了极大的不同,也就有了之后她想尽办法毁了那个不幸福的家。

    可杨家庄子给她的印象,似乎又颠覆了她原本对家的概念,从进了庄子,就发现每一个庄户脸上都笑呵呵地忙活着年三十晚上的家宴,孩子们三五成群的在野地里燃放这各色的爆竹和烟花。

    见到跟着杨怀仁出去办皇差的家人们回来,庄子里更热闹了,大家都纷纷迎上来打听着他们在外的有趣见闻,不时的有抱着婴孩的小娘子们踏着雪从家门跑出来迎接他们归来的丈夫。

    一切都是那么和谐,一切又都是那么热闹,连雪天里清新的空气里,都弥漫着快乐洋溢的味道。

    让虞美人开始轻叹,难道说家,真的是在外流浪的人的最温暖幸福的港湾?

    早有庄户人家的汉子们奔跑着大叫着去杨家大宅里给老夫人报喜,等杨母和何之韵等人冲出来迎接,才知道杨怀仁进了宫向官家复命,回来的是下属们,还有两位“贵客”。

    杨母听说是从未见过的何之韵的母亲,便也认真的吩咐人迎接这位亲家,恐怕失了杨家的体面。

    可虞美人到了杨家大宅门口,却更加心情紧张了。

    一来她从来没经历过以这样的身份受到这样的迎接,二来她还在担心,飞燕是不是还在记恨着她这个不合格的当娘的,是不是还没有原谅她以前对她做过的一切呢?

    她伸出手去想拉开帘子下车,可手伸到一半,却又犹豫了,一路上想象了不知多少次再见到女儿的场面,可真要见到了,却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归鸿见师父还在踟蹰,也安静了下来不敢说话,很多事情她还不太清楚,不过她从来没见过师父如此优柔寡断,便也只能疑惑不解的等待着。

    帘子忽然被掀开了,露出一张让虞美人既熟悉又陌生的脸来,何之韵见了母亲,温暖的微微笑,喊了一声,“娘,到加了,女儿扶娘下车。”

    就在她喊出“娘”的那一刻,虞美人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仿佛一生的苦难都在这一声“娘”之后都变得不再重要了,那些怨恨和执念也仿佛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总从旁人嘴里听到的家的感觉,家,并不是多么好的房子,房子里又有多么好的陈设和财富,而是你心底最在意的那个你爱的和爱你的人,在他或她心里总有一个地方,为你等待,为你守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