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过年(二)
    杨怀仁唤过莲儿来,让她把大官先交给旁人抱着,她也跟着一起来。

    莲儿稍稍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接着便乖巧地跟在了杨怀仁后边,何之韵掩嘴笑笑没说话,归鸿在一边哼哧道,“切,沐浴更衣还要两个人伺候,姐夫得多笨啊……”

    她是小孩子不懂怎么回事,可老丈母娘可就尴尬了,这情形让她没法不往那上边想。

    可毕竟女儿已经嫁给了人家了,是人家杨家的媳妇儿,而且女儿这个当杨家大妇的都没说什么,她这个当丈母娘的怎么说也只是个外人,就算再看不过去,也不能在这会儿发话。

    她也只能哀叹自己个儿生的女儿不争气,偏要让杨怀仁这小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虽说他出去办皇差刚刚回家,想念媳妇儿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刚一回来就不顾旅途疲劳,立即就要做那等事情,而且还是左拥右抱一次牵着俩媳妇进房,更甚的是当着娘亲和她这个岳母的面就这样要回房,是不是也太那啥了?

    当丈母娘的也没法说,只能瞪了一眼啥也不懂的归鸿,忍不住又去用眼神狠狠地剜了一眼杨怀仁的背影。

    杨怀仁刚要迈步出去,忽然就觉得脊背上发凉,好似被人泼了两盆冰水似的,刹那间也意识到这么做似乎比较容易让别人,特别是那位脾气怪异的老丈母娘误会。

    他停住脚步,转过头来嘻嘻笑着,眼神也不知道是看的哪里,说了一句“我找她们回去谈点事情,呃……是生意上的事情,不干别的,嘿嘿……嘿嘿……”

    归鸿也没搞清楚师父为什么忽然瞪了她一眼,再去看杨怀仁嘿嘿地扭过头来傻笑,也跟着笑了起来,“就说姐夫傻,笑起来都傻愣傻愣的,哈哈!”

    虞美人自然知道杨怀仁虽然没看她这边,可这话却是专门对她说的,心说你这话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她只好一个劲地猛咳了几声,又去尴尬地端了面前的茶水喝了几口。

    杨怀仁回过头来耸耸肩,心道他干嘛不好意思呢?本来就没想干啥事,就算是真想了,又有何不可呢?彪悍的人生,根本就不需要向别人解释。

    走出中堂向韵儿的房间走,这会儿雪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黑暗的天空里密密麻麻的雪花儿飘飘然落下,像极了挥舞这翅膀降临人间的天使。

    一路上不时地遇到正忙活着扫雪的仆子们,他们见到主人一手一个牵着两位夫人,忙放下手里活计给主人见礼。

    杨怀仁便点点头示意,也吩咐他们不用扫了,雪扫了还要在积,不如让他们回房休息去。

    等杨怀仁走过去,一个仆子对另一个仆子问道,“公爷真是心疼咱们这些小底们,过年分了那么多利是,还每人都给做了新衣服,这不见咱们年三十晚上还要扫雪,也让咱们回去歇着去。”

    老一些的仆子摸着下巴上一缕小胡子呵呵笑着,接着一巴掌拍在年轻一些的仆子脑袋上,“你也真能废话,公爷对下人好,全京城里谁不知道,还用你说?不过嘛,今夜大夫人房子周围,也确实不用咱们打扫了,呵呵……呵呵……”

    小仆子捂着脑袋没想明白,老仆子早就拽着他往回走了……

    杨怀仁回到房间,丫鬟们都心细着呢,早就准备好了澡桶,也灌了大半满的热温水。其实热水也不缺,府上温泉池子里就有,倒是省了不少烧水的柴火。

    韵儿和莲儿开始服侍着杨怀仁沐浴,杨怀仁也好久没这么享受过了,只是越来越发觉自己有当地主老财的潜质。

    韵儿作为大妇,自然是神情自然的,可杨怀仁看的出来,她虽然看着表情轻松,可脸上也早就红晕了起来,小别胜新婚,这可不是瞎话。

    莲儿就有些扭捏了,总是低着头,却掩饰不住双颊似有火烧,虽然是已经当了娘的人了,却还是那么害羞。

    杨怀仁还真没想那些房第之事,或者说不是不想,而是他想了更多其他让他操心的事情,根本没心思去想别的事。

    “我出门这俩月,家里都挺好的吧?”

    杨怀仁闭着眼睛躺在澡桶里悠闲地问道,韵儿一边拿着布巾往他身上撩水搓着身子,一边淡淡地说着,“家里能有啥事?如今方圆百里之内谁不知道你是个出了名的大愣子,谁敢触你霉头?”

    “啧啧……”

    杨怀仁装作老大不乐意,却笑呵呵地说道,“哪儿的话,我杨怀仁一直以来都是以德服人好不好?”

    韵儿抬手一巴掌拍在他胸膛上,“啪”一声拍得水花儿四溅,“庄子里的人当然说你有德,庄子外边人可就……算了,不说了,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咱们也掉不了一块肉。”

    杨怀仁捂着胸口,“哎呀,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也知道外边有人看不惯我很多做法,背地里说些酸不溜秋的废话,那是他们嫉妒,是他们小心眼,我怎么会在乎呢?”

    “是啊,官人想开就好,都是些不相干的人,爱嚼舌头,早晚都得把自个儿舌头嚼烂了不可。

    家里真的一切都好,官人不用操心这些。这不今年庄子上各项收成全都很好,庄户们家里粮食够他们一日三餐,餐餐可着劲的吃也吃不完。

    以前养不起鸡,后来是拿碎麸子喂鸡,到最后都快用陈年的粮食喂鸡了,你说庄户们日子好不好?”

    杨怀仁点点头,“好是好,可就怕真这么做,怕被人又要说我领着头败家了。名声我倒是不在乎,可要是朝堂上有心的人拿这事当官家那里说事,怕是我又要挨骂。”

    韵儿莞尔一笑,“还有你怕的事情呢?不过你不用担心,廉先生的一个叫汐竹先生的弟子,最是懂饲养家禽。

    汐竹先生早就想到这一点,便在庄子西北角一个偏僻的地方让人盖了暖房,在那里养蝇卵喂鸡。

    奴家一开始听说这事的时候,可觉得真是反胃,不过话说回来,那东西养出来确实是最好的鸡饲料,你看看东京城周边这些养鸡的庄子,大冬天里谁家的鸡能比得上咱家鸡场的鸡壮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