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过年(四)
    有了许多有本事的人在杨怀仁身边,能在他的实现理想的过程中出各自的一份力,都能个他帮上忙,杨怀仁自然很开心。

    就像庖厨学院,一开始杨怀仁想的就是用厨子学院作为起步,之后慢慢的发展成为包含理、工、商、军等多学科全方面发展的大型学府。

    起步阶段就幻想着搞的大而全,一来没有那么多师资力量,二来不差钱不代表就有足够的资源,很多资源性的东西,并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

    这样做也是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的,让它自然发展,遵循规律的发展,慢慢积累,慢慢壮大,不然做出来的效果就会变成大而空。

    但这才不到半年时间,那些有点才华的人就开始看到了学院的前景了。

    如今虽然还只是招收学厨的学生,但学厨,实际上在这个时代用不了规模这么大的一座学院,很多建筑和空间都是闲置,没有被利用的。

    那些先生们自然会发现了这一点,他们之所以主动放弃了杨家庄子悠闲舒适的生活搬到还不那么便利的学院去,就是有这方面你的考虑。

    先生们之间,也是有竞争的,尽管都想着把自己从廉复师祖那里学到的知识发扬光大,但他们之间,也有学科门类的竞争,谁都想把自己擅长的学科发展成将来学院最大的招牌专业。

    像搞建筑设计的,搞农林畜牧的,搞机械的,搞经济的,搞化工的,等等等等,这些先生们都想早一点“霸占”学院里最好的资源来研究自己的专业。

    他们搬到学院去住,就是为了抢占那些闲置的教室等资源,搞得柔石和利水两位先生最近非常为难,天天都头疼。

    都是自己的师兄弟,也不好厚此薄彼,更没法拒绝,虽说不是来者不拒,但也基本都满足了这些先生们的大多数要求。

    杨怀仁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这样其实更好,有这么多先生们帮他推动学院的发展,他就放心了。

    学院虽然名义上说是为官家建设的,可实际上谁都知道所有权,还有资金来源其实都是杨怀仁一个人的事情。

    现在杨家的账都在何之韵手里,她本也不想管,可作为长妻,她又不得不为杨怀仁分担这些。

    生意上的事情还是莲儿在操持,只要没有刻意来捣乱破坏的,生意上本来就没有竞争对手,事情虽然多,不过也不算是很复杂。

    特别是家里原有的管事在跟着杨怀仁做买卖之后都有了不小的成长,加上期间又招募了不少有商业才华的人进来,缺人手的情况也渐渐得到了缓解。

    僧儿妹子别看他年纪不大,让她管理了卖菜的买卖之后,她也管理的头头是道。

    赫斯缇雅本来就是商人家出来的女儿家,从小耳濡目染,对坐生意的理解也和精明,成了家之后,天霸弟弟又常常跟在杨怀仁身边四处转悠,她也就自荐来帮僧儿的忙,两个丫头把卖菜这一块运营得非常顺畅。

    杨怀仁现在越来越觉得好心是有好报的,他给别人的恩惠,别人也都加倍用自己的能力来报答他,让他也越来越觉得身边有这么多帮手,很好。

    泡热水澡真的很有帮助,杨怀仁觉得那些疲劳感瞬间就消失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红着脸帮他擦干了身子换上舒适的衣服,便说时辰还早,让他不如躺下先歇一会儿,等到了时辰再喊他起来。

    杨怀仁好久不回家了,心里还装着很多事情,再说现在他还真没觉得累,便搂着两个老婆,一人亲了一口,在身上胡乱摸了一通,这才披了大氅,要去庄子里走走看看。

    两个夫人这个点不好跟着出门,便让几个仆子跟着打打灯笼什么的。

    雪还在下,不过还好没怎么有风,空气很清新,却又不会感到很冷。

    杨怀仁走到前院,发现黑牛哥哥他们几个已经到了,正帮着家里仆子们把腊八泡上的腊药往大堂里搬。

    做腊药是宋代开始一直传下来的习俗,还一个名字叫做“屠苏酒”,其实就是在腊八这一天的时候,从药店里买来中草药泡白酒,然后到过年的时候喝,和泡腊八蒜的风俗差不多。

    说来他们都已经是府上的将军了,本不必做这些普通的事情,可在他们心里,杨府就是他们的家一般,在自己家里干些力所能及的小活,更显得亲切,也显得他们把杨家当自己家一样。

    杨怀仁很欣慰,有这样真心对待你的兄弟们,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觉得满足。

    他走过去,大家也发现他来了,笑哈哈地迎上去和他拥抱,似乎用力拍拍对方的肩膀,才是表达兄弟情义的最好方式。

    天霸弟弟也如往常一样,总是在吃着东西,不过这次拿的是馕饼,据说是小雅亲自烤的,让他给杨府送来了一担子。

    可要让天霸等到三更天才吃饭,就有点难为他了,所以那一担子馕饼他早就截留了好几个,已经吃上了。

    见杨怀仁刚洗了澡容光焕发的,天霸弟弟嘴里大嚼着馕饼,口齿不清地笑道,“仁哥儿厉害啊,听说刚才挽着两位嫂嫂一通回房沐浴,哈哈哈哈”

    杨怀仁一拳锤在他厚实的胸口上,“馕饼还堵不住你的嘴是不?你小子还笑话我呢,你看看你,咱俩是同时进门的,我洗了澡换了新衣服,你不还是一样?别说你没跟弟妹那啥嗯?你懂的,哈哈!”

    大家这才想起来,天霸弟弟如今穿的新衣服有点奇怪,听杨怀仁这么一说,才发觉新衣服应该是小雅新缝制的,虽然是按照宋人服饰的样式做的,不过还是加入了一些她们自己民族的一些风格特点,看起来特别新奇。

    站在一旁的柯小川听罢忙拽着天霸弟弟的袖子嗅了嗅,“我说刚才我怎么鼻子觉得有点怪呢,起先还以为是腊药的味道,现在仔细一闻才弄清楚,你小子一个大老爷们,身上这套衣服香的很,比别人家的小娘子身上还香着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