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过年(八)
    说是睡觉,其实杨怀仁也睡不了多久,天一亮庄户们就会来给杨母和他这位家主拜年,他也总要露上一面的。

    之后也要去后山的学院和龙武卫大营里看看,昨夜一场大雪,怕他们的生活多有不便,总也要慰问一下。

    莲儿乖巧的侍候着杨怀仁回房稍稍眯了一会儿,等再把他喊起来,杨怀仁的酒劲也还没有完全过去。

    起床洗漱了一下,穿了衣服在门口掏起一把积雪来在脸上搓了几把,才清醒了一些。

    来到前院,庄户们和在庄子里住着的府卫家属们也差不多都到了,虽然各家只派了一个代表来杨府拜年,可还是在院子里站了一大群人。

    相互笑呵呵的拜年祝福之后,杨怀仁便和几个兄弟们一起出门去后山,杨母和韵儿她们几个则留下来迎接陆续来送名剌的人。

    本来一场大雪之后,天气应该是更冷的,好在风不算大,也并没有觉得温度让人受不了。

    出庄的时候正碰上兰若心和她父亲以及兄长来庄子上拜年,如今青莲帮在东京城里混的风生水起,已然成为东京城第一大帮派,帮派生意也做的蒸蒸日上。

    不过兰纳独是个知道好歹的人,虽然青莲帮的买卖有点摆不上台面,但是他已经极力约束手下人,也从来没惹出什么大事来。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兰纳独和他的青莲帮本来也不是像之前黑虎帮那样纯正的街头黑帮,他们毕竟来源于丐帮,一些江湖规矩,自然而然就约束了他们的行为习惯。

    另一方面,现在城里都知道青莲帮的二当家兰若心就快要嫁入通远郡公府,将来兰纳独就是杨怀仁的另一位岳丈。

    所以街面上的混混也好,江湖中人也罢,就算不打算给兰纳独面子,心里也会忌惮杨怀仁这个有名的大愣子三分,也自然就没有人会来故意惹青莲帮,给他们捣乱了。

    杨怀仁其实跟兰纳独父子二人也不算太熟,感觉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兰纳独虽说是青莲帮帮主,可实际上他不过是个痴迷武学的武痴,当帮主也不过是继承祖业罢了。

    而兰纳独的长子兰若弼,和他父亲一样,也是只懂得练武的粗鲁武人,他生得五大三粗,为人内向,话也很少,就更不懂得管理帮派事物了,所以坊间都叫兰若心二当家,而把兰若弼这位未来帮主称作三当家。

    之前帮派的管理上,一直都是兰若心在拿主意,如今兰若心时常跟在杨怀仁身边,眼看着年后就要嫁入杨府,兰纳独自然有些担心女儿嫁做人妇之后,会彻底离开帮派。

    大年初一的一大清早就早早出城赶到杨家庄子,一方面是打算和杨母商讨兰若心过门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想跟杨怀仁沟通一下,希望兰若心嫁过去之后,也还能留在青莲帮帮助他管理帮派事务。

    杨怀仁之前和兰若心私下里聊天,也是听兰若心谈起过这件事的,杨怀仁当时也没太当回事,甚至还想着,大不了把青莲帮也收为己用。

    现在想来,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毕竟很多江湖上的事情,不是他能说的清道的明的,一切都不能太强求,要让它顺其自然。

    杨怀仁觉得既然如此,不如就邀请兰纳独父子二人陪着他一起去后山转转,让兰若心自己先去杨府陪母亲说话。

    一路上十几匹马踩着积雪前行,杨怀仁也跟这位未来岳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兰纳独也不是个太会说话的人,一些事他是想着说得隐晦一点,来试探杨怀仁对这件事的反应,杨怀仁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便跟他打开天窗说亮话,告诉他无论兰若心在哪里,她都是青莲帮的人,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兰纳多听罢似乎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杨怀仁却发现兰若弼似乎对帮派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倒是句句话打听杨怀仁他们在环州跟西夏人作战的事情。

    杨怀仁从他的话里,似乎猜到了些什么,不过当着他父亲面前,也不能把话说的太直白。

    这年头,特别是江湖上帮派,子承父业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管当儿子的是不是对此有兴趣,如果不听从父亲的安排,便会被人冠上大逆不道不忠不孝的帽子。

    雪后的空气很清新,呼吸了这样的空气,让众人心情大好,学院很快便展现在杨怀仁面前。

    虽然他出门才短短两个多月的工夫,可在他眼里,学院的样子似乎又发生了一些改变。

    杨怀仁自然知道冬季因为温度低,没法进行大规模的施工,不过一些配套设施的安装还是可以进行的,学院的设施越来越完善了,这让他越看越觉得心里高兴。

    因为第一届的学生大都是当地的,所以大过年的他们都回了家,只有少数外地来的学生留在了宿舍里,陪着刚搬进来的那些先生们一起过年。

    学院的资金和物资供应,在杨怀仁眼里是重中之重,杨府的管事们也不敢怠慢,不管是先生还是学子,吃穿用的方面,一直都是给学院了配送充足的。

    杨怀仁去拜访了柔石和利水等先生们,给他们拜过了年,这才听他们说了一下来年的打算,以及对学院将来发展的一些看法。

    大年初一的,杨怀仁也没法留下来跟他们细谈,只说年后详议,只要是对学院发展有用的都会尽量满足他们,这才抽身去学生宿舍看望留在学院过年的学子们。

    去了之后发现宿舍里竟然没人,从宿舍的窗户望出去,才发现近百名学生每人都拿着一把扫帚,在楼下扫雪,因为就牛二娘一个女学生,所以显得格外的显眼。

    杨怀仁转身下楼,笑呵呵地冲着牛二娘走了过去,牛二娘正卖力地扫着楼下的一条道路,抬头抹汗的工夫,才看见师父已经向她走了过来。

    她立即激动地扔下手里扫帚,开心地跑了过来,可就快要跑到杨怀仁面前的时候,脚下忽然一滑,向前扑倒在地。

    杨怀仁赶忙去扶,也不忘开着玩笑,“我说丫头啊,你给师傅拜年用不着行这么大礼,师父可没给你准备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