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过年(九)
    牛二娘也不立刻爬起来,而是笑嘻嘻地就势给杨怀仁磕起头来,“徒儿祝师父来年身体康健,生意兴隆!”

    “嗨!跟你开玩笑呢,你还真磕上了,这都哪跟哪儿呢?”

    杨怀仁心里琢磨着,祝我生意兴隆是没错,身体康健就实在没必要了,我才二十郎当岁,怎么会不健康呢?

    他扶了牛二娘起来,亲自伏下身去给丫头拍了拍裤子上沾上的雪,“这大年初一的,你不去庄子上过年也就算了,怎么还一大清早就下来扫雪了?”

    牛二娘因为师父特地来看望她心里很开心,笑着答道,“徒儿在学院里和许多先生们和同窗一起过年也挺好的,多少年来过年没这么开心了。

    今儿虽说新年头一天,可我们窝在宿舍里也没事,所以就一起下来扫扫雪,省的积雪冻住了,路滑了就不好走了。”

    杨怀仁欣慰地点着头,“不错不错,不过也别累着了。要是觉得身边缺了什么,就去跟后勤的先生们讨要,千万不要不好意思。

    还有,你师母昨儿还提起你呢,让你兄妹两个得空常去庄子里看看,当自己个家一样,知道吗?”

    “知道了。师父,那徒儿继续去扫雪去了。”

    说罢牛二娘又欢快地小跑着回去拾起扫帚来扫雪,杨怀仁笑着摇了摇头,这孩子太懂事了,将来一定会有大成就。

    他沿路跟其他学生们打招呼互相拜年,询问了一下他们留在学院的生活状况,这才和众人告别,又上马赶去了禁军的谷地大营。

    到了之后又吓了杨怀仁一大跳,偌大的营地里竟然空无一人,杨怀仁急忙策马在营地了转了一圈,才发现火头房的将士们在忙着造饭,只是其他将士们早起去跑步了。

    杨怀仁竟有些感动,龙武卫和虎贲卫的禁军将士们真的遵循了他给他们养成的训练习惯,连过年也没有休息,就连昨日才刚回来的那些龙武卫将士们,也参加了今天的越野跑训练。

    在驱马沿路走下去,便看到了将士们密密麻麻的脚步的痕迹了。

    这条越野跑的路,杨怀仁本来是打算让工匠们加紧修一修的,后来是杨世虎将军给拒绝了,说既然从学院到大营的路已经修好了,进出和运送物资都已经非常方便,另一边就不用修了。

    将士们平日里训练越野跑,关键就是越野二字,有了路,反而没有越野跑那种高强度的训练效果了。

    尽管如此,原本通往西北谷口的小路,还是被拓宽了不少,不过这并不是人工修整出来的,而是将士们天天来回跑步训练,硬生生给把路踩宽了的。

    虽然地势依旧有些起伏不定,不过这正达到了训练所需要的效果,杨世虎将军甚至说,什么时候把地势的崎岖也给踩成了一片平坦,才说明将士们的训练有了质变。

    杨怀仁当时就当是他说笑了,山谷里可不是寻常的土地,而是有土地,有河滩的鹅卵石滩,有的就是纯粹的山石地面,要把这些不同类型的地面真全都踩得平坦了踩出一条宽阔的大路来,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杨怀仁还是乐于看到将士们有这样的恒心,从大年初一他们还在保持着训练习惯上看,这些曾经被别的禁军抛弃了的人组成的将士们,思想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不仅如此,现在他们的军事素质也更上一层楼,在良性的竞争环境之下,大多数人不光已经达到了原先通远军边军的体能和军事素质,甚至已经开始超过了原有的水平。

    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这两卫禁军的战斗力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杨怀仁想象里那种精锐之师的水准。

    除了还缺乏必要的实战历练之外,他们可以说是已经是大宋目前相对最精锐的一支队伍了。

    杨怀仁一时心情非常激动,忽然招呼大家道,“咱们也去跑上一圈!”

    说罢把吗拴好,脱了大氅扔在马背上,稍稍做了几下准备活动,便开始跑了起来,黑牛哥哥和天霸弟弟他们几个见状也心中一阵豪爽之情,也下马脱衣,跟着杨怀仁跑了出去。

    兰纳独有点意外,没料到杨怀仁还是这么个性情中人,不过凭他的年纪,倒没打算也跟着杨怀仁去跑步,而是打算在大营里走走转转,等着他们回来。

    兰若弼不知是不是受了什么感染,竟也下马脱衣,跟在杨怀仁他们几个身后,也快步跑着跟了上去。

    杨怀仁回头看到兰若弼也跟着他们跑了起来,便若有所思地对着他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

    跑出去二三里地,杨怀仁觉得浑身舒爽,雪后的谷地美景也还不错,谷地中的小河也只是封冻了一半,河中间依然流水潺潺,灵动的声响让整个山谷显得更加空灵优美。

    很快禁军的将士们便出现在他眼前,众人见杨怀仁这位大郡公大将军也在初一这天来陪他们跑步,似乎浑身又充满了力气。

    杨怀仁摆手跟他们打着招呼,也同时不让他们停下来行礼,而是继续跑下去,还不断的给他们加油鼓劲。

    后边遇上了杨世虎将军,杨怀仁才停下原地踏着步,亲切地跟他交谈了几句。

    原来杨世虎成了虎贲卫大将军之后,官家就在东京城里给他分配了一座还不错的宅子,他也已经把家中妻儿接到了京城居住。

    不过今年是头一年过年,他给家近的军官和将士们放了年假,自己却留在了大营里,并没有回家过年。

    杨怀仁感觉他越来越欣赏杨世虎,这世上读书人里有书痴,练武之人里有武痴,杨世虎就是一个当兵的里边的兵痴。

    约好了过会儿再谈,杨怀仁等人才和杨世虎分开,各自继续跑步。

    杨怀仁想到他应该跟兰若弼这个未来大舅子聊聊,便让几位兄弟前头跑着,他故意稍稍放慢了脚步,等待兰若弼追上来之后,便跟他肩并肩跑步。

    杨怀仁装作闲谈似的问道,“兰兄觉得我这龙武卫的禁军,如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