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过年(十)
    兰若弼没想到杨怀仁和他聊天,稍微楞了一下,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挺好,挺好的。”

    答案是肯定的,可杨怀仁听起来,总觉得兰若弼说的有点模棱两可,敷衍了事。

    正琢磨着可能自己想岔了,兰若弼可能并不是他猜想的对禁军有兴趣,这次跟着他来跑步也许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却不料兰若弼又开口了。

    “呵呵,只可惜……为兄昂藏之躯,却只能当个帮派小当家的。”

    杨怀仁听罢笑了,正是这种带着失落感的真心话,才印证了他的猜想,兰若弼练武,也许并不像继承什么青莲帮的帮主之位,而是想着能上阵杀敌。

    “小弟倒不觉得可惜,兰兄今年也才二十出头吧?应该还不算晚。”

    兰若弼苦笑,“二十三了,年龄倒还不算大,只是……”

    杨怀仁又插话问道,“是舍不得家里的嫂嫂吗?”

    “那倒不是,”兰若弼立即答道,“贱内虽说是妇道人家,可并不反对为兄做任何事情,是家父对为兄的期盼摆在那里,为兄无法脱身啊。”

    杨怀仁作势板起脸来,“兰兄这话小弟就听不懂了,伯父堂堂青莲帮大当家,一定是非常明事理的,如何会禁锢了兰兄的自由呢?难道在你手上脚上绑了绳索不成?”

    兰若弼这下就有些惭愧了,摇了摇头,无奈道,“那倒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为兄从五岁时就跟着家父习武了。

    不过那会儿年纪还小,对于练武之所为,并没有想过很多,后来渐渐大了,见识了许多江湖中人,江湖中事,似乎有了点小小的想法,那就是长大成为一位行侠仗义的大侠客。”

    “嗯嗯,”杨怀仁接话道,“男孩子嘛,小时候都有这样的梦想。”

    “是啊,特别是像为兄这样的,出生在江湖,成长在江湖的孩子,这种愿望就更强烈,所以小时候习武之时,不管家父的要求多么严苛,为兄都没有觉得很苦。

    可再到后来,这个愿望忽然之间就渐渐淡了下来,觉得当大侠,也不过是那么回事。”

    “这又是为何?”

    兰若弼轻笑了一下,“为兄这么说也许你不一定能明白……”

    说完他忽然觉得杨怀仁虽然是他未来妹夫,可他毕竟身份高贵,他一个武人这么跟他说话似乎有些不妥,便忙解释道,“哦,为兄倒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说,你们读书人可能不太好理解这其中的缘由。”

    杨怀仁并没有在意,反而从兰若弼的话语和口气中,觉得这个人并没有多少心机,对他这么个相对还不算熟的人也非常诚恳,说话很直白。

    “兰兄太客气了,咱们将来就是一家人,不必介意这些。”

    “哦哦,”兰若弼好似放松了一些,“咱们大宋的风气如此,大多数文人看不上我们武人,觉得我们都是莽汉,只会练武功打把式,是没有智慧的粗人。

    其实为兄觉得吧,大家都是人,智慧上能有多大的差距呢?只不过有人读书,有人习武,有人务农,有人经商而已,大家所做的事情虽有不同,但本质上其实没什么区别。”

    “兰兄说的太好了,就说我自己,外边人看我,觉得我是个什么郡公,什么将军,身上名头背了一大堆,其实这些都是虚的,我自己心里,我就是个厨房里摆弄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的小厨子而已。”

    兰若弼听罢觉得杨怀仁这人还真的是跟外边人认为的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不同,说话很容易让人觉得亲切,也没拽文弄墨,更没有自命清高,倒是跟普通市井里的小老百姓并没有多大差别。

    所以他们的交谈也越来越轻松,感觉上两人之间的距离感也消失了。

    “杨兄弟说到为兄心里去了,人都是一样的,名头也好,职业也罢,不过是像衣服一样,穿在身上的一层皮而已,脱了之后,大家不都一个样?”

    杨怀仁笑着附和着,“哈哈,不错不错。”

    兰若弼接着说道,“我慢慢接触了江湖,才发现什么江湖大侠,都是追名逐利的一帮人自己给自己戴高帽而已。

    有些人呢,行走江湖,只不过是图一生悠闲畅快,把自己当做了世外高人,闲云野鹤般的四处游玩,时不时做些他认为的好事,就当自己是什么大侠了。

    所谓的劫富济贫,为兄是不认同的。你从哪个富豪家里偷了一百两银子出来,自己花天酒地享受了八十两,把剩下二十两分给穷苦百姓,这么做就是大侠了?不见得吧?

    既然要诚心诚意做好事,为什么不把一百两全分给穷苦人家呢?你分了二十两给别人,自己却在烟花之地把另外八十两一掷千金似得浪费掉了,说明你还是为了自己的逍遥,做的那点好事,只不过是给自己赚点虚伪的名声罢了。

    再说偷就是偷,没有通过辛苦劳动就得来的银两,用来做好事就已经不合适,自己还花了许多,就更做的不对了。

    商人大多数也没想象的那么坏,唯利是图的人是有不少,不过还有很多人也是通过自己的辛劳经商赚钱,而且赚得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为什么你就能半句话不吭就拿来用?”

    杨怀仁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商人,兰若弼故意说这样的话讨好他,不过话里的意思,他还是很认同的,盗,就是不对的,不存在盗亦有道这种自圆其说的说法。

    他似乎也开始了解兰若弼的一些想法,便进一步试探道,“那这世上就没有什么真正无私的大侠了吗?”

    “那倒也不是。”

    兰若弼说道,“有,应该是有的,但想来应该也很少。起码为兄活到现在,还没有见过。

    不过即便这世上真有这样的侠客,又能如何呢?帮得了几个几十甚至几百个穷苦的百姓,可天下日子过的不好的百姓多了去了,他能拯救的过来吗?

    大侠尚且如此,剩下那些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江湖混混来说,他们口口声声吹嘘的什么‘替天行道’,就更是挂羊头卖狗肉,瞎扯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