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推崇备至
    杨怀仁问道,“如此说来,兰兄是想成为跟小弟一样的人喽?”

    兰若弼惊讶了一下,赶忙摇了摇头,“杨兄弟误会了,我兰若弼有几斤几两,我心中还是有杆秤的,我就是再自大,也还到不了幻想到达杨兄弟这种层次的地步。

    如果有能有机会跟随杨兄弟上阵杀敌,为兄也就知足了。”

    “兰兄太自谦了,小弟哪里值得兄长如此推崇?”

    此时两人还在跑着,已经远远望见了那颗山谷口的老槐树,黑牛哥哥他们也已经绕过了大树开始往会跑了。

    在雪地上奔跑,比平时还要累一些,一来踏着雪要保持奔跑的速度,用的力气要更多一些,二来前头被踩实了的积雪已经很滑,跑的时候还要注意保持平衡不至于滑到,无意间也耗费了更多的体力。

    兰若弼虽说是从小便习武之人,可这样形式的体能锻炼,还是头一次,就这么在雪地上跑了五六里地,已经开始感到体力耗费太大,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有些事,为兄以前打死也不会相信。我是知道杨兄弟你不会武功的,可咱们跑了这么久,为兄都开始气喘了,可杨兄弟竟然还跑的如此轻松,你说我会怎么想?

    外头人都说杨兄弟出任龙武卫大将军是因为战功,以为官家这么做,还是因为杨兄弟你是个文人出身,更多的是因为欣赏杨兄弟你的智慧。

    可外人并不知道杨兄弟原来体能也这么好,可以说即便拿出来和许多练武之人相比,那也是出类拔萃,这就是为兄口中所说的层次了。

    这有点跟江湖中那些传言里的隐士高人有点像,越是武功高到深不可测,越是有本事的人,却越是深藏不漏。”

    杨怀仁听出来兰若弼跟他说了许多话,是有些拍马屁之嫌,可说这些好话的时候,他的相对还是很真诚的,看得出来他对杨怀仁的认知还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

    到现在能到这么推崇备至的地步,也不是完全因为杨怀仁当今的地位和财富,而是真正欣赏了他的才能。

    杨怀仁淡淡说道,“术业有专攻,农民更懂的大理庄稼,厨子更明白如何料理食物,那当兵的,就应该有更强的军事素质。

    要是单个择出来和你们江湖上的人比试武功,这些当兵的自然不是对手,可要真上了战场,一群当兵的对一群江湖人士,摆开阵势打仗,那当兵的未必就回输。

    行军打仗,并不是一个劲的比试谁打仗更猛,或者单纯的比较谁的人更多,影响一场战斗的胜负因素有很多,天时地利人和,也不过是一个概括而已。

    每一个看起来也许不怎么起眼的因素,也许都会无意间影响了一场战斗的结局,我这个半路出道当了大将军的,指挥将士们行军打仗还真没那本事,我能做的也只能是训练士卒,尽量提升他们的自身素质而已。”

    “你看,你看,这就是为兄说的杨兄弟的层次,比我们这些粗汉高明的地方了。一对武人交手也好,战场上两军对垒也罢,在我们看来,比试的就是武力的高低强弱。

    但在杨兄弟这种人眼里,好像武力的高低强弱变成了只是一个最基础的因素,另外影响战局的因素也许还有几种,甚至几十种之多。

    也正是因为只有杨兄弟这种有大智慧的人,才能做出像环州之战里以三千通远边军大胜两万西夏精锐的壮举来。

    杨兄弟口中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为兄懂一些,可并没有身临其境,又不能完全听得明白,不过那个意思,我是知道的。

    所以为兄说不指望成为杨兄弟一样的人,并不是为兄自谦,而是为兄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当将军运筹帷幄,为兄没那本事,不过为兄从小练就了一身的武功,也是大有用处的,哪怕是将来能跟随杨兄弟左右,当一个马前小卒,能上阵打仗,为国为民出到我个人的一分力气,为兄也就知足了。”

    兰若弼说的很真诚,杨怀仁是有些感动的,不过也不可能真的把这位未来的大舅子真的当成一个递凳牵马的小卒那么看待。

    “兰兄若真有此心,小弟倒是可以安排你进龙武卫禁军里来。不过禁军里有禁军里的规矩,兰兄若来当兵,一开始恐怕没法给兄长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还要从低做起。

    当然,从低做起也不是从大头兵开始做,凭兰兄这一身武艺,先进来做个武艺教头,或者队官之类的,还是可以胜任的。

    等将来适应了龙武卫的生活和训练,自然会根据兰兄的实际能力来给与适合的职事。”

    兰若弼听罢先是面露大喜之色,“那可真是太好了,从大头兵做起,我也不会在意。”

    看紧接着他又有点自嘲似的摇摇头说道,“只怕是我高兴的太早了,恐怕家父不许啊。”

    杨怀仁笑道,“兰兄就这一点不好,顾虑太多。你要参军,合情合理合法的情况下,恐怕兰伯父也阻止不了吧?

    只要你进了龙武卫禁军大营,穿上禁军的衣甲,你就是个禁军将士,他就是再不乐意,还能来大营里抢人,把你硬拖回家不成?

    当然小弟也不是让你非得跟兰伯父对着干,破坏你们的父子关系。办法其实有的是,并不一定要玩先斩后奏那一套。”

    兰若弼听罢急切地问道,“杨兄弟有办法?”

    杨怀仁点点头,“说来也不是多么高明的法子,关键是解决了兰伯父的后顾之忧,对于你将来是当帮主还是当将军,也许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在意了。

    小弟听说兰兄家中已有儿子了?”

    兰若弼听懂了前半句,却没搞明白杨怀仁后半句的问题是什么意思,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对,为兄成家很早,贱内也算是争气,这几年给为兄诞下了一子二女,儿子今年已经叫五岁了。”

    “那就好,那就好,”杨怀仁笑着盘算着,“过会儿见了兰伯父,小弟来帮兰兄说项,兰兄只便随着小弟的话说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